<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四章荫城拜访来,道尽铁器难
    笠日,春风不急,晨光温暖。

    萧月早已经领兵前往泽州,准备铲除那里盘踞着的悍匪。

    另一边萧凤带着萧星,来到了长治县荫城镇。

    这荫城镇可了不得,自古以来就有铁出产。

    春秋时,这里属晋国。《左传》昭公二十九年就有:“遂赋晋国一鼓铁,以铸范宣子所为刑书”的记载。汉朝,这里的采煤、冶铁已具规模。在《明史·食货志》及《续文献通考》中言:明朝洪武六年(1373年)全国13个铁冶所,潞州荫城即为其中之一。清朝至民国年间,荫城铁货发展到鼎盛时期。

    据荫城镇桑梓村西庵庙、石炭峪村玉皇庙碑刻记载:清乾隆、嘉庆年间,“荫城铁水奔流全国”。

    “炉火刺破夜幕,与星光共辉;锤声惊醒物眠,与鸡鸣互闻。”说的就是荫城鼎盛时期的景象。

    而若是要实现萧凤心中真正的近现代化军队,绝技离不了这里的铁匠帮助,所以她刚刚平定了整个潞州之后,就立刻来到这里,准备召集此地铁商,借助他们的力量缔造出属于自己的势力。

    缓步走在了街道中,萧月颇为好奇看着周遭,问道:“这里就是荫城镇后圪廊吗?”

    且看着街道两侧,全都是用巨木撑起中间以砖石作墙的店铺,它们林林总总、错落有致,一层层紧罗密布分布在这片狭窄的街道两侧,街道颇为狭窄,仅仅能够容纳三五人并行,但蜿蜒曲折四五百米内,店铺门面一个挨一个,绵延不断。

    由此可见,这荫城镇究竟有多么繁华。

    只可惜因为战乱原因,这里大大小小的店铺早已没有了昔日兴盛时候的辉煌,家家户户都是门窗紧闭,部分的商铺甚至已经长满了杂草,就连那坚实的墙壁也已经倒塌,但这些铁铺一个个都是周正无比、清晰明了的布局,分明透着那只属于铁匠的认真严谨。

    “没错!不过我们这里的人都称它为铁货巷。”前面的当地人应声说道。

    “铁货巷?这倒是贴切。”萧凤扫过了旁边的铁货铺之中的东西,就若有所思的回道。

    只要看一下旁边那些铁货铺当中,就可以见到里面摆着众人所熟知的钉、锤、绳、锁、铃、锅、勺、壶、铲、笼、鍪、匙、铖、盆、桶、刀、剪、锯、斧、犁、镢、锹、锄等等东西,而且还有那些零碎的细杂也有几十个种类。

    这些不同用处的铁器,每一个又按照大小、轻重式样和用途,具体分为上百个型号,名目繁杂,数不胜数。

    如钉类,按形状分枣籽钉、鱼眼钉、卯尖钉、水泡钉、荷花钉、车钉、斗钉、犁钉、耙钉、门钉、柜钉、镰钉等,每类钉中又分为大小、轻重规格各不相同的若干种。再如勺类,则按打水、舀汕、烧茶、炒菜、取米面、舀汤等各种不同的用项制作重量、口面、深度、把长、库长等大小不一的铁货品种,使各地用户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需要任意挑选,找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来。

    这般的存在,铁货巷自然是名副其实。

    “对了,这里的铁器都是如何打制出来的?”萧星亦是看的真切,在心中默默算了一下,又问道。

    以眼前罗列的这些铁器,其数目可以说是相当庞大,若是仅凭这荫城镇是断然无法制造出数量如此多的铁器的。

    那人当即回道:“说实在的。这里的铁器仅有一成乃这里打造出来的,其余的铁器却是由那些散步在周围的几百个村庄、千万户农民铁匠的打制出来的。而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就是将这些距离荫城几十、上百里的农庄之中的货品运过来,并且在这里进行销售。”

    “难怪这里的铁器质量如此之好,想必你们对如何识别铁器质量也有一套标准吧。”

    这时萧凤却走到了一边铁铺之中,取过了一件铁锅。

    这铁锅色泽呈现出灰色,锅底相当厚实,轻轻敲了一下,就有一阵清亮悦耳的声音传出,显然是一件上等铁器。

    而那店家见到萧凤来到这里之后,也连忙活跃起来,开始推荐自己的产品。索性萧凤也没什么意见,而且对日后那些炒菜也颇为怀念,当即就买了一件下来。只是那店家却并未直接将这铁锅售出,而是自一边取过了砂石自信的将其磨光擦净,然后点燃锅灶将铁锅放在上面,又从一边取过食油倒入其中,烤了一段时间之后,又用草木灰将整个锅底熏了一下。

    萧星顿生奇怪,问:“店家,你这般作究竟所为何事?”

    “这新锅只有这样处理之后,以后盛水才不会生锈,遇潮也不会腐烂,这样才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铁锅。”处理之后,那店家将铁锅送给几人。

    萧月自然付了帐,而萧凤却颠了颠旁边的排列的几根椽钉,一个个都是尺寸一般,重量分毫不差,简直就是一个标准化流水线造出来的。能够保证每一个产品质量都一般模样,这荫城镇也算是了得。

    见到两人惊讶样子,那人不禁透着自豪,说道:“‘高平铁、凤台炭、离了荫城不能干’若是没有了我们荫城,又如何能够创造出今日这般名声。东来的西去的、南来的北往的,哪家不是从我们这里进货?若是以前这个时候,在这两侧的馆街之内,全都有人居住。从街头一直连到巷尾,可以说是、熙熙攘攘、客商云集,而镇上的客栈、饭店也是也不会将熄灭烛光,以免有商家找不到居住之地。只可惜现在这……”

    说到后面,他却不免悲叹起来。

    毕竟眼前萧条样子,实在是和他往日里所见到的场景相差太远了,远到他甚至怀疑自己年幼时候所见到的,不过是一场幻境!

    “战乱频繁,世间沉沦。”萧凤不免悲叹一下,回道:“只怕你们就算是打制出来铁器,只怕也没有人过来买吧。”

    毕竟在经历了红袄军造反、金朝覆灭还有蒙古侵袭,如今这北方地域可以说是农耕废弛、水利不兴,就连那人都没有多少。没有人就代表着没有市场,而没有市场那这个依靠全国才兴旺起来的荫城镇,又如何能够恢复往日的盛世繁华?

    这般事情,任何人都能想通!

    萧月瞧着这般状况,不由得起了一些心思,刻意压低声音,问道:“莫非姐姐,你打算让他们打造兵械?”质量好、数量大,虽然这里所生产的多是农具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个时代毕竟是农业时代,兵器和农具相差不是很大。

    若是彻底掌握这里,那么整个赤凤军的武器来源就彻底解决了。

    “打造兵械?这是自然。”萧凤微微点头,目光微微缩紧,扫过了那些暮气沉沉的铁匠铺,却又微光露出:“而我的目的,可不是仅仅满足于兵械啊!”

    至于前面之人却恍然不知,依旧沉浸在悲哀之中,念叨着:“所以我家公子也在想办法,看能不能恢复这里的盛况!让那些铁匠,也能找一个出路来。”

    “你家公子?只是他只派你前来,却不亲自出门,莫非是以为我乃是什么妖魔鬼怪不成?”萧凤嘴角抿起一丝微笑,毕竟她刚刚起意要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恒盛毓的当家就派了这个人过来,带领着她来到了这荫城镇之中。

    不过萧凤也并非那等胆小之辈,当然也是顺着对方的意思走了过来,除却了萧星之外,其余人也没带。

    这天下能够胜过她的,并不多!

    “不敢不敢。真凤娘娘救民于水火,岂是那等妖孽可堪比拟?”那人应声说道,自街道走出之后,就指着不远处一个宽阔大院说:“禀告真凤娘娘。这就是恒盛毓了。”“终于肯现身了吗?”双手背负在后,昂然阔步朝着那边走去,口中朗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那恒盛毓的当家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而在这街道之末,一间大院陡然出现在这里,红墙绿瓦也算是古色古香,每一间大院之间都以砖墙分开,之间有一条幽深的长巷将其勾连起来,隐隐中蕴藏着豪商大贾的深宅大院里那一种特有的诡密般的富贵,而在中院之中更是立着一个四层楼的高塔,在整个荫城镇之中透着一股高踞在上的霸气。

    似乎已经知道萧凤到来,那大门已经打开。

    一位青年男子也是静立在大门中央,看到萧凤当即拜首:“小子李乾承,再次恭候多时!”虽是颇为尊崇,然而这人却只是在鞠躬之后,就抬起头颇为放肆的看着萧凤,混无别人见到她时候的诚惶诚恐。

    萧凤暗道有趣,对这人不由得有些侧目,张口问道:“正是如此。只是今日里,你请我到这里来究竟所为何事?若是只是请我看一下这里的状况的话,那就不必多说。这里的状况我都已经明白了!”不自觉早已经透着几分煞气,却是对对方如此怠慢自己而感到恼火。

    她毕竟是战场厮杀,手上也不知道究竟死了多少人,只不过稍微露出一丝杀意,就让李乾承不由得颤抖起来,心中生出害怕来。

    李乾承话语一凝,当即收住心头心思,回道:“既然如此,还请萧统领堂上说话。”

    几人当即走入大堂之中,各自选定位置,准备商谈接下来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