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二章人心纷乱显,敌灭城复归
    “殿下!臣有要事禀报!”

    一身戎装,李守贤见到远处狼狈而来的忽睹都,当即走了上去。

    忽睹都却是不耐烦,只将手中的一柄战刀丢到李守贤面前,厉声喝道:“左右,且将这叛臣给我拿下!”左手摸着脸颊之上的火辣辣的血痕,一对虎目透着怒焰,且看着这自称为忠臣义士的汉家男儿,心中犹自带着愤怒。

    李守贤顿时愣住了,一时不察被两位鞑子给走上去按在地上,虽是如此他却依旧努力地抬起头,盯着忽睹都张口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哼!”忽睹都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我看不穿你的那些伎俩吗?暗中扶植赤风军,并且为其提供消息,否则的话我如何会沦为今日这般状况?”猛地一拍桌面,他更觉肺中灼烧至极,见到李守贤张口欲要解释,当即张口怒斥道:“莫要狡辩。否则的话,以你不过人阶巅峰实力,如何能够从那妖女手中逃出?定然是你和对方暗中勾结,欲要在这设伏暗害我。否则为何其他人都死了,就你一个人活下来?”

    朗朗声音,于大堂之中来回传荡,当即就令在场之人纷纷诧异,眼中转而透着怀疑,盯着李守贤。

    旁边李烈感到讶然,当即走上前来,辩解道:“殿下,我父亲他自从知平阳府事,向来是夙兴夜寐、殚心竭虑。所求者不过是百姓安康,天下安平。乃是大大的忠臣,又岂会做出这等事情来?”

    猛地张开眼睛,忽睹都一对虎目露出精光,当即吓得李烈腿脚酸软。

    他只将身边弯刀抽出凌空一挥,那李烈应声倒地、毫无声息,口中毫无丝毫感情的说:“此人暗中相助叛军,当杀!”目光扫过了地上呆滞着的李守贤,他继续说道:“果然!你们这群汉人信不过,全都该死。若非我当初听你所言,今日里又如何可能沦为这般状况?”一步一步走上前,忽睹都嘴角裂开,宛如那厮杀的修罗,手中长弯刀一缕血丝缓缓落下,正是李烈的鲜血。

    “殿下!老臣自以为忠心耿耿,为何殿下要杀我孩儿?”

    李守贤望见那走来的长刀,耳边仿佛还有李烈那央求声音,他不禁感觉悲痛无比,两条手臂咔咔作响爆出连串的爆炸声,随后猛地一扭就将胳膊自两位士卒手中挣脱开来。他看见忽睹都立在远处一副忌惮样子,低沉着声音质问到。

    忽睹都微昂下巴,居高临下瞪着李守贤,斥责道:“杀就杀了,莫非你想要反抗?”

    李守贤顿时噎住,有瞥见旁边张弘范、巴格达迪虎视眈眈的样子,不由的后退一步,低下头回道:“微臣不敢!”

    “不敢?”忽睹都又是恼怒起来,骂道:“那之前屠城一事,你为何没有参与?当时候,你将我的命令当成了什么了?不敢?我看你根本就暗怀鬼胎。否则的话,如何会屡屡顶撞我,以至于我落得今日这般场景!”两次在势在必得的时候被对方杀败,他已然开始怀疑自己队伍之中,是否有人暗中勾连对方,好让自己就葬生于此?

    毕竟他是蒙古二王子,是具备继承蒙古大汗的资格的,当然有人会对他抱有恶意的。

    “微臣!微臣——”

    嗫嚅着,李守贤勉强张了张口,却始终说不出来。

    “禀告殿下,那萧凤带着赤凤军已经回来,将整个潞州城给围住了!”

    正在此刻,却见一位传令兵走来,高声说道。

    听到这话,忽睹都顿时惊起,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低声呢喃着:“赤风军?真的是赤凤军吗?”以他在这潞州城所做的事情,如果被赤凤军逮住,肯定会被杀死,一根骨头都不剩的全部碾碎,这一点忽睹都相当清楚。

    “千真万确。那赤凤军的火凤军旗,还有率领赤凤军的萧凤全都来了,就在城外准备战斗。”

    张弘范亦是感觉通体发冷,当即走上前,问了一下:“殿下,我们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口中不断地念叨着,忽睹都眼光闪烁不定,忽的抬起来看向李守贤,问:“对了,李爱卿。你有什么高招可退那赤凤军?”

    之前是尚且呵斥李守贤乃是叛徒之辈,如今却以爱卿相称,这忽睹都倒也不愧是那素来就会翻脸无情的帝王世家,自由转化之间让别人看了纷纷都感觉冰冷无情,浑然将其视作为凶猛野兽一般,生怕什么时候做错事情被其好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

    摇着头,李守贤一副无声的样子,缓声解释道:“呵呵……,殿下。当日里我费尽千幸万苦,都未曾击败对方。若非是借着调虎离山之计引开对方,如何能够长驱直入踏入这潞州城中?你莫要看我麾下兵马是对方三倍有余。然而若是以战力而论,对方却因为那萧凤所以远胜与我。只需要她在这赤凤军之中,这神州大地除却了少数精兵之外,绝非任何其他人能够击败的。”

    “怎么会这样?”

    忽睹都自座位上腾身而起,颇为焦躁的左右徘徊,许久之后又道:“对了。你不是和对方有联系吗?既然如此,那何不和对方联系。只需要她饶我一命,我便可以让天可汗封她为万户侯,执掌整个潞州城?如果泸州城不行的话,那整个潞州都可以。只要她能够饶过我一命,那就可以了!”

    李守贤只在一边看着,见到忽睹都如今这般狼狈的样子,心中充满着酸涩,说话时候不免讥讽了起来:“呵呵!殿下这是要投降吗?只可惜若是老臣投降的话,或许还可以因为麾下兵马而得保性命。但是以殿下曾经屠戮整个潞州城的事情?只怕对方除了将你碎尸万段外,绝不会有其他选择。”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捂着头整个人呆立坐在座位上,忽睹都觉得自己脑海疼痛的厉害,口中不断地呢喃着:“我只是想为父报仇罢了,为什么会这样?”目光之中透着愤怒困惑,还有对即将被杀死的恐惧。忽睹都毫不怀疑,自己若是被逮住会沦落到这般悲惨状况下,毕竟那萧凤可不是那等寻常女子,说到做到方才是她的本色!

    “算了吧,殿下。我既然奉了命令,自然会出城迎战。至于殿下如何选择,还看殿下吧。”

    李守贤看着忽睹都如今这悲惨样子,脸上忽的抖动了一下想要破口大骂,然而他一念及彼此之间君臣身份,就不免感到了悲哀。一转身,李守贤昂首阔步走出这大堂之中,重新来到城墙之前。

    “哦?终于出现了吗?”

    微微抬起头,萧凤望见城墙之上立着的李守贤,当即捏紧手中的长枪,坐下白麟有些不耐烦的踢踏着脚步。

    被这家伙耍了一通,甚至被占了大本营,她如何能够接受?当收到消息之后,自然石立刻调集兵马,快马加鞭来到这潞州城下,也免得再次被这家伙给逃了。如今萧凤见到这李守贤拿下潞州城,虽然在他人看起来依旧是那般的沉着,然而在她体内那无穷无尽燃烧不定的清净琉璃焰,却早就化作一点点火光,渐渐逸散出来,纳入周围的环境之中。

    而在萧凤的身后,近千名士兵早已经排列整齐,不发丝毫声音。

    相较于之前的穷酸样子,如今的赤凤军因为缴获了忽睹都、李守贤两人留下兵械,可谓是焕然一新,每一位士兵都穿着铁甲,手中也是拿着锐利钢刀,气势如虹盯着占据自己家乡的敌人。

    “放箭!”

    长枪猛地一挥,随着萧凤一声令下,当即有万千弩箭被整个抛射而出,在空中就像倾盆大雨一样,对着城墙落去。

    这弩箭不过寻常,然而当脱离弓弦之后,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一道道炽热的火焰竟然没有被那强劲的狂风吹灭,反而如同那粘性十足的红色油漆一样,死死地附在了弩箭之上,随着它们一并朝着那城墙射来。

    李守贤麾下军队当即反应过来,将半截身子藏入了女儿墙之后,手中亦是擎起盾牌,想要如同过去一样,将这些弩箭挡住。他们随同蒙古大军征战四方,对如何应对弓弩射击早有心得,自然知晓如何应对这些貌似杀伤性极强的弩弓。

    只是等到这些弩箭装在铠甲、盾牌甚至是城墙时候,却猛地爆裂开来,将其上附着的浓烈火焰全数泼洒出来。

    而那火焰浑然无视了铠甲、盾牌甚至是城墙仿佛,一朵又一朵飘了出去,一旦沾到了士兵的身上,就像是那跗骨之蛆一样,死死地咬住其躯体,将本是充满生机的肌体给烧成一片炭黑,而且这火焰还在不断地朝着里面钻入,完全和那燃烧弹以及烧夷弹一样凶残霸道,令每一位沾到火焰的士兵都哀嚎着滚了下去,再无丝毫的生机。

    纵然对方以水扑之,以土掩之,也丝毫阻不住这火焰的持续性伤害。

    一个个除了哀嚎着等待着火焰熄灭外,就毫无半分方法,阻止这火焰伤害自己!

    “没想到,这女子竟然如此快速,就已经摸索出了神通的运用方法了吗?”暗自吃惊,李守贤看着那勒马停在军阵之中的萧凤,却不免有些颓废。毕竟对地仙一流强者来说,他们修炼而成的神通若是单打独斗未必出众,但是若是将其运用在军阵对抗时候,却具备超出想象的威能。

    一人一派,并非妄言!

    仅仅是刚才萧凤将自己神通附在弓弩之上,就起码让他损失了近一半的战力,地阶强者的力量可见一斑。

    正在此刻,一人走过来,对李守贤低声说道:“禀告将军,殿下他逃了!”

    “逃了?这是将我当成了弃子了吗?”满是悲痛,李守贤却不免自嘲起来,为自己居然对忽睹都这般凶残狠辣的人效忠而感到悲凉。

    顿了顿,那传令兵又道:“还有,将军。此刻城中守备全被杀了,虽然有人前去镇压。然而其中两人太过强大,我们无法有效地组织起来,抵抗他们的攻击。”随着他的话,在那城中不时传来哀嚎惨叫声音,而朝着这边闯来的脚步声亦是繁杂无比,显然正是曾经半路截杀忽睹都,令其计划崩溃的两人。

    张世杰还有王允德,这两人实力也算了得,早就将城中百姓组织起来,开始针对那些士兵开始反攻。

    “这是两面受敌吗?”

    低声浅喃,李守贤此刻却觉得异常恐惧,他抬起头扫过了那些跟随自己身边的士兵,然而这些士兵却都是面有惧意纷纷退后,再无之前那骁勇善战的模样了。毕竟那赤凤军实力有目共睹,他们在数次战斗之后,早已经晓得萧凤的强大之处,如今如何还能够继续战斗?

    天空中,火箭还在落下,然而那李守贤却已然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地狱,半老的躯壳蒙上一层青纱,透着一股行将腐朽的气息。

    许久之后,李守贤朗声说道:“传我命令,开城门!”自驰道走下,他率领着身后约有千余人的兵马缓缓走出潞州城,队伍沉默的近乎死寂,就连那些士兵也不晓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忐忑不安看着萧凤,不知道这位打算做什么。

    寒风猎猎作响,却似那地狱冤魂一般,不断地咆哮着。

    它们是在悲痛,是在哭诉,更是在愤怒,愤怒眼前这些人,为何在这造此无边杀孽。

    被这冷风一吹,李守贤却首次感觉到寒意,遍布身体的寒意,一点点慢慢冰冻住了他体内的生机,并且不断地朝着别处蔓延开来,令整个人浑似冰雕一样,再无之前半分的生气。

    缓缓睁开眼睛,萧凤见到李守贤走了出来,就拉了一下缰绳示意白麟走到队列之前。

    “说吧,你打算怎么死?”

    将一柄长枪丢出,她居高临下且看着眼前这位总算是堂堂正正对视自己的李守贤,却不知为何感觉有点遗憾。毕竟这样一位家伙能够将自己逼得险些败阵、甚至被两次戏耍,由此可见对方也算是一位人才了,只可惜了却早早的投入了鞑子的麾下。

    李守贤扫过了那长枪,抽搐了一下问道:“他们会怎么样?”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应当明白,若非你们这潞州城如何会变成今日这般模样?”一字一句,萧凤那声音,就像是沉重泰山一般,压得李守贤不得不低下头:“毕竟我是这潞州城守护者,若是不为那些死者讨还公道,所谓的‘净火焚世,驱逐鞑靼’岂不就是一句空话?”拧紧的拳头,自从知晓那忽睹都在这潞州城中做出的事情来,她就彻底愤怒起来,张狂的清净琉璃焰一时不停在体内燃烧着,就像是那静静的火山一样,就等着那一天彻底爆发出来。

    “我明白了。”

    微微闭上眼睛,李守贤将那长枪一把抽出,朝着自己心脏一捅。

    这一捅当即整个贯穿了他的心脏,嘴角之处一丝血丝流出,整个人顿时跪倒在地,头颅垂下再无丝毫生息。

    一代名将,就这样藏生于此!

    “终于死了吗?那么赤凤军各位,且随我一起回城!”

    萧凤一挥掌,那尸身立刻被清净琉璃焰所包裹,渐渐化作一缕青烟,而随着这一缕轻烟消散,其身后士卒全都丢下手中枪械,茫然立在原地静等着被赤凤军全数抓住,被缚住双手毫无动弹就被彻底压住。

    至此整个潞州保卫战,彻底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