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一章敌寇作鼠窜,杀意正当时
    “这就是世界,这就是现实。我也没办法!”

    摇着头,王权满是叹息,为眼前的这两位感觉无奈。

    似她们这般优秀女子,若是能够辅助那些英杰成就一番事业,或许日后还有能够得到一个誉满天下的荣耀。然而萧月、萧星却执意走另外一条道路,却不免让人恼火。至于她们两人的师尊一手创建这赤风军的萧凤?

    除了恐惧,只有害怕!

    萧星且看着王权那灼灼目光,冷言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去死?”

    “呵呵。我若死了,那这个潞州城又该由谁治理?毕竟我可是这里的父母官啊!”拢起袖子,王权挺起胸膛浑然无视了周围的血腥场景,俨然一副忠诚义士一样,朗声说道,话语之中分毫没有半分的自责。

    呻吟一下,萧月转转悠悠醒了过来。

    可恨我此刻身受重伤,否则非杀了你不可。”

    “唉!”王权却叹声气,颇为可惜道:“你们这性子,真的是太过执拗。不过等到日后进宫之后,可不能这般作态,否则的话可是会遭罪的。毕竟后宫无情,你们可要好好的相夫教子,切莫再想这些战乱事情。”话语中,俨然将两人视作掌中之物,随时随地都会被忽睹都给彻底俘虏。

    “你——,噗!”

    被这一激,萧月再难压抑体内伤痛,一张口就有血丝自嘴角沁出,脸色煞白煞白,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青气。萧星顿时紧张起来,将萧月抱在怀中,练练催动力量将真元输入萧月体内,全力助其恢复体内伤势,撇过不远处依旧站立的王权,手指轻轻撵住铁琴上用来固定琴弦的固弦锥,低沉着声音斥责道:“当日未曾杀你,真乃我一生之痛。今日里,定然要让你灰飞烟灭!”

    说话刚落,她就要将固弦锥丢出。

    只是那王权却“哎呦”一声,整个人跌倒在地,脑门上插着一根弩箭。

    忽睹都顿时惊愕,连忙躲入众人之中,喝道:“是谁?”而他身边的那些弩手纷纷反应过来,取过身后背负着的反曲弓,张弓搭箭寻找突然来袭的敌人。萧星亦是惊讶,顺着弩箭所射方向望去,就将远处街道之上正有十数人,粗壮手臂将一只沉重黝黑、近四尺长的强弩握住,一只黝黑弩箭早已上膛。

    她不由叫唤了一下:“是王允德?”

    “王允德?是当日逃走的那个人?”张弘范当即醒悟起来,一转身当即抄过一具盾牌。而那些怒弓手亦是松开弓弦,将漫天箭雨全数射出,欲要将这人彻底灭杀在这。

    “没错,正是你爷爷!”

    王允德鄙夷一笑,微微挪动手中弩箭,当即扣动扳机。

    那枚精铁打制的弩箭登时射出,刚一脱弦而出,就自其中冒出无数火焰,令其仿佛燃烧了一样,在空中急速飚射而出,速度亦是越来越快,最后在弩箭前段出现了一层层厚重的水雾,明显无比宛如一道水墙一样,硬生生挡在了这弩箭前头,最终“轰”的一声那水雾顿时消散,无形的冲击波立刻席卷了整个菜市场,不仅仅将铺面而来的弩箭全数摧毁,更是气势十足直接冲入整个军阵之中,令所有人全都痛苦无比捂着耳朵。

    “这家伙,好强!”

    望见这一点,萧星惊诧不已。

    初次见面,她在感应对方实力时候,以为对方不过如此,若是单打独斗未必就是自己对手。然而如今看来,只怕对方只是不善拳脚战斗,若是用上了弓弩的话,其实力估计不必张弘范、张世杰差,若是继续修炼下去,应当可以和那斡烈兀林答一较高低。

    忽睹都眼见自己正要将两人纳入麾下,却横生一杠被别人生生打搅,当即勃然大怒,吼道:“默罕德、巴格达迪、张弘范。速速擒下此人,我有重赏。”对于萧氏姐妹两人,他自恃自己有军队护佑,更何况对方身负重伤,所以也没有多么在意,如今之际最重要的是将那打扰之人抓住,一偿自己数次被欺辱的怒焰。

    听到他的话,默罕德、巴格达迪两人当即狞笑:“合当如此!”说话间,早已经纵身奔去。而张弘范则是紧跟其后,手腕扣着一个盾牌,似有忌惮望着那王允德。

    “哼!先出者,定将眉间开花!”

    王允德哈哈笑着,手中强弩再次拉起,三枚弩箭扣入其中,当即飞射而出。

    默罕德速度最快,只在地板之上踩了一下,整个人就凌空跃出十数丈之远,且看到距离自己不足三十丈的王允德,他正要丢出弯刀结果对方。却没料到,此刻一只弩箭骤然出现在眉间之前。他一时惊骇,赶紧举起弯刀欲要将弩箭挡住,却没料到那弯刀刚刚抵住弩箭时候,就喀拉一下整个破碎,旋即那弩箭就化作一缕黑光,刹那间穿入其脑颅之中,鲜血炸裂、尸骸倒地,显然是死了!

    “死了?”

    巴格达迪顿时惊住,本欲前出的脚步亦是生生凝住,不敢靠前。

    这默罕德虽然实力不及他,然而一身本领也算是出众,如今不过一合之间就生生倒毙于此,不得不说那王允德箭术果然了得。

    “好家伙。当日未曾杀你,果然是我太过疏忽大意了。”张弘范却一步跨出,手中盾牌猛地横在身体之前,顿时有数点火光闪烁,正是王允德那锐利无比的弩箭。只是这足以穿金洞玉的弩箭,却在张弘范的沉重盾牌之下,纷纷被错开挡住,丝毫没有对张弘范造成丝毫伤害,反而被对方一步一步渐渐靠近了过来。

    “好家伙,果然追了过来了吗?”。

    王允德见到张弘范跟来,却微微裂开嘴角,暗自笑道。

    忽睹都却不由感觉有些不妙,他微微扫过周遭的房屋,还有那些尚未恢复的士卒,不由得心中生出一些威胁感,喝道:“巴格达迪!立刻将这两人给我抓住,离开这里。”那巴格达迪当即应声,喝令旁边走出两位士卒,手中带着铁链还有枷锁,显然就要将萧氏姐妹抓住。

    正在此刻,却见一道刀光骤然闪过,自几人面前越过,插入地面之上。

    忽睹都又是惊讶,就听见旁边房屋之中涌来无数怒喝声,一抬头就见眼前一位士兵立于军阵之前,身上所穿的正是李守贤麾下军服战衣,他当即喝道:“李守贤?莫非你想造反不成?”之前李守贤数次顶撞,已然让忽睹都颇为不满,而在这次屠城之中更是借着抵抗赤风军为由率众守卫城墙,如今见到眼前这人居然穿着李守贤军队战衣,立刻就挑起了忽睹都心中的那颗刺。

    “造反?不,是杀你!”

    士兵猛地抬头,且看到忽睹都那满是惊惧的目光,当即将脚下军刀挑起,猛地一扫当即将眼前扑来的数位士卒全部格杀。巴格达迪也市场吃惊不已,虽是勉强抬手欲要运起玄功阻住对方,却没没奈何对方刀光太快,他完全反应不及整个左手顿时被砍了下来,鲜血淋漓不得不退下阵来,暗自休养生息了起来。

    被这一杀,忽睹都身边那些士卒顿时吓住,纷纷后退面有畏惧看着这士卒。

    而这士卒不由得哈哈大笑,朗声吼道:“各位,此刻不上更待何时?”

    随着他的话,旁边顿时跑来数十位士兵,一个个全都是血红着眼睛,手中拿着一柄修长长矛,上亦是穿着坚硬铠甲,除了他们手臂之上全都系着一根红丝丝带外,其余的倒是和忽睹都麾下士卒一模一样,全都是重甲。这些人刚一现身,就像是那猛虎下山一样,口中咆哮不已,浑然忘却了生死直接冲入战阵之中,手中那形似三棱锥状的长矛直接戳破坚甲,插入对方身体之内。

    大股大股的鲜血顺着血槽流了出来,巨量的空气穿入对方肢体之中,就令这些士兵全都是口吞鲜血,快速的失去了体温还有力气。

    等到这些士卒死亡之后,他们有重新拔出长矛,又是猛地冲了过来。

    凶狠、霸道以至于直接,如此惨状顿时让忽睹都麾下士卒吓呆住,他们之前先是遭受了萧星九韶炫音功的摧残,后来又被王允德音速箭震慑了心魂,早就没有之前的勇悍,被这突然而来的十数人一冲,顿时就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被杀。

    “你究竟是谁?”萧星看了一下走到她面前的士卒,问道。

    此刻这人脸上涂有炭灰,说话时候也是哑着声音,故此就连她也不知晓这人究竟是谁。

    那士卒将手在脸上一抹,当即笑道:“是我张世杰!只是之前让两位受苦,却是得罪了。”相貌堂堂,不就是当日里,他们自忽睹都地牢之中放出来的那个人?

    萧星顿觉心中紧张全数消解,身体放轻松了下来:“原来是你。我还以为你早已经离开了呢。”若非这人还有王允德仗义相救,只怕之前她们两人早就落入敌人手中了。

    正在此刻,远处那忽睹都眼见几柄长枪朝着自己直刺而来,当即抽出腰间利刃一划,挡开了长枪,张口吼道:“护驾,护驾!”而他身边的那些鞑子也反应过来,在撑过了初次牺牲之后,也被激起了悍勇,纷纷涌了上来,将那些士兵挡住。

    “好家伙,我居然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远处张弘范斜眼扫过了这里的状况,当即醒悟过来,他当即舍弃了王允德,就迅速来到了军阵之前,眼见几人挡在自己身前,信手一挥就将长矛斩断,借着就要将几人杀死。

    张世杰瞥见这里状况,立刻横刀挡住,喝道:“张弘范!你良心被狗吃了吗?直到这个时候,居然还助纣为孽?”

    “我道是谁!原来是弘武啊!怪不得这里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原来都是你弄的鬼。”

    张弘范却是大怒,凌空一跃就来到张世杰朝他劈去,口中早就充斥着被耍弄的愤怒:“若不是你们执意反抗,我会这么做吗?为什么你们这些人,就这么喜欢抵抗?你是这样,那个妖女也是这样。”猛地欺身,他却跳入空中,自长刀之中陡然射出一道锐利刀芒,就连旁边的石墙也被整个切断,要将张世杰直接斩杀在这。

    “哼!”

    张世杰冷哼一声,长刀上撩,浑然将破入眼前的刀芒视若无睹:“天地有正气,杂然赋予型。我辈之人,岂可因一己之私,而乱天地至理!你如今助纣为孽,更是在这造就无边罪孽。纵然你我乃是一族之兄弟,我岂能饶你?”想着之前血腥场景对方居然无动于衷,他只觉得胸前之内,万千细胞一并燃烧起来,刀芒陡然暴涨数倍有余,当即将那戳来刀芒整个绞碎,就要将张弘范杀死在这。

    正在此刻,旁边却又一道白光横扫而过,正好将刀芒挡住。

    “该死的,当我杀不了你?”张世杰当即就看到远处一副古怪模样的巴格达迪,信手一扫将刀芒朝着对方挥去。

    只是一道白光却迅速升起了这刀芒,巴格达迪脸上泛起一阵酡红,低声对着身边的忽睹都说道:“殿下,我们该撤退了!”

    “撤退?到哪里?”忽睹都且看着眼前一切,早就彻底失了神。

    “如今我们已经算是失败了,再不逃走只怕会被对方给杀了的。”巴格达迪又抬起头,且望着遥远的西方,说:“更何况我们还有广阔的世界,若是就此白白牺牲在这里,岂不可惜了?”说着,他身上就冒出一阵白光,带着忽睹都迅速离开这里。

    张弘范也没有继续战斗,也是一样纵身朝着远处掠去,却在看到张世杰时候高声吼道:“张弘武,总有一天我会战胜你的!”

    “哼!莫非以为逃了,我就杀不了你们了吗?”。

    张世杰见到这几人迅速逃走,只觉得胸中生出无边戾气,且看到远处还在继续抵抗的鞑子,他当即对准不远处呆滞的难民,高声叫道:“各位,你们难道就准备这样等死,而不想报仇吗!这里就有兵器,而他们就在这里。之前他们就是用这些兵器砍下了你的头颅,既然如此为何不反抗,将这群家伙全都杀死!列为,若是想要生存,那么就跟我冲!”一挥长刀,他早已经化作一阵狂风,朝着那些鞑子撞去。

    且看到张世杰身先士卒的动作,那些被抓到这里的难民也纷纷跑了出来,将地上散落的刀兵捡起,纷纷跟在了张弘范的身后,直接冲入了那还在厮杀的战场之中。

    他们也不懂得什么是刀法,也不晓得军阵之术,至于格斗一事亦是不明白,但是他们却知道之前要杀自己的就是眼前这些人,所以在这个时候只需要一个动作就行了。看准了对方挥出大刀就可以了,将手中的长矛刺出也可以,就算是没有了兵器,手臂、牙齿甚至是头颅,只需要能够打死对方,全都被用了出来,所有的一切就是为了杀死对方。

    贪赃枉法、背族欺民者,杀——

    侵夺田产、擅动兵戈者,杀——

    夺民生路、掠人妻儿者,杀——

    冲天的杀意犹如实质,将忽睹都还有他那些忠实的拥戴者全都淹没,一浪一浪越来越高,直到将眼前的一切彻底淹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