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章心急入敌阵,妄言曲天理
    “没用的。它会始终追你的,直到你死才会结束!”

    哈哈一笑,巴格达迪猛地睁开双目,全身圣光越发浓厚,只将手对准萧凤猛地一握。那虚空之中浮现出来的神像当即扯动身下战马,须臾间就调转方向,重新朝着萧凤扑来。

    这一下好似幽灵,须臾之间就来到萧月身前,挥动宝剑就是劈来。

    萧月吃了一惊,愕然问道:“这究竟是什么邪术?怎么就追着我不放?”将全身剑气催动起来,在体外结成一重重青色屏障,浑似那晶莹玉石打制的蚕茧,将她护在中央垓心,企图避开这诡异一击。

    “砰”的一声,那宝剑当即砸在那青色屏障之中,道道裂纹顿时现身,一副即将崩碎的样子。

    要知道这“遗世独立隐仙人”坚硬无比,乃是玄英九决之中防御最厉害的一招,就连三弓床弩射出的弩箭也伤不得分毫。然而如今却被巴格达迪召唤出这邪异神像,仅凭一击就被大的是摇摇欲坠,一副即将崩溃的样子,不得不说这两人当真是诡异无比。

    “哼!且看这最后一击,定要要将你灭杀于此。”

    猛地握紧拳头,巴格达迪蓦地一挥,那神像应着他的动作,当即奋起力量直接砸来。这一击自然强大,当即将整个屏障崩碎,一片片零落屏障化作点点荧光,而那之前本是奋勇无比的萧月,此刻却似那孤零少女,毫无分毫生息朝着地面跌落。

    然而那默罕德却狞笑道:“此时不动,又待何时?”弯刀发出璀璨光芒,刷的一下就朝着萧月砍来。

    正在此刻,“嗡”的一声,却不知从何处飘来琴声。

    “就凭你也想杀我?”被这琴声一激,萧月猛地睁开眼睛,周遭那些荧光好似收到了什么东西吸引一般,又重新纳入了她身躯之中。此刻萧月嘴角虽然带着血丝,却依旧坚毅果断,瞥见旁边一柄弯刀凌空劈来,虽是身处半空毫无着力点,然而她却一翻身将手中韶月剑挡在身前,直接朝着弯刀劈去。

    “喀拉”一声,韶月剑顿时崩碎。

    毕竟萧月此刻气力衰竭、后继无力,勉强将那弯刀偏转轨道已然是极限了,若要击败那蓄势而动的默罕德却委实不太可能!

    巴格达迪顿时惊讶起来,吼道:“有援兵?”猛地运起神像,就要朝着萧月砸去。

    然而却在此刻,那琴声陡然锐利起来,铿锵有力就像是刀兵交击时候擦出的剧烈火花,更令那空气好似波浪一样泛起一阵阵涟漪起来,在整个菜市场弥漫开来。被这琴声一摄,那些士卒包括百姓顿时哀嚎起来,一个个纷纷捂住了耳朵、脸上浮现出一道道青筋,显得无比的痛苦。

    就连张弘范还有那默罕德也顿时感觉身体之中好似燃烧了起来一样,不得不闭目养神暗自安抚体内的真元。

    而那巴格达迪却因为一时不察,被这琴声干扰到自己神智,令那神像一阵恍惚险些就彻底消失。

    他顿时恼怒起来:“给我滚出来!”身上圣光骤然冒起,令那神像亦是陡然增长数倍有余,对准那音波传来的方向就是冲去。

    琴声也似乎察觉到此处情况,本就铿锵有力的声音陡然见低沉许多,浑似那低声呻吟、不断呜咽的垂死者临终时候发出的哀求,祈求着上苍,祈求着神明,希望让自己的灵魂得到归宿,只是隐隐间却在周遭有万千厉鬼嚎叫着,当真是瘆人的很。

    巴格达迪被这琴声一扰,顿时感觉脑中一阵恍惚,仿佛有万千的灵魂钻入了他的脑海里面,不断地哀嚎哭泣、祈求着所谓的神明的原谅,被这一弄他再也难以把握身上的圣光也整个熄灭下来,就连那神像也因为这个原因消失不见。

    “我等所求不过是安宁生活,为何尔等却兴兵犯境,造此无边杀孽?”

    凌空中,一个轻灵声音飘扬而来,柔柔弱弱却清晰无比。

    听见这话,张弘范嘴角抽搐了起来,终究还是没有说话。那些鞑子士兵更是满不在乎,毫无半分悔改质疑。至于那默罕罕德和巴格达迪更是不以为然,嘴中充满不屑;“不过是杀卡勒菲罢了,算什么杀孽?”

    至于那忽睹都,他嘴角却翘了起来,俨然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说道:“等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终于愿意出现了罢了。”

    果不其然,于空中又是飘来一人,白衣铁琴,正是萧星。

    她一张手就将萧月整个人揽在怀中,目光扫过整个菜市场血腥场景时候,整个人不由得颤抖起来,脸上也透着悲悯,低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总是要做这种事情?”苍白的脸蛋毫无血丝,紧抿着的嘴,贝齿死死咬在了嘴唇之上,毫不知道俨然已经咬破了唇舌,几滴鲜红血液渗了出来,更让她带着凄冷。

    震慑整个菜市场,定住三人并且自巴格达迪手下包住萧月,依然是她的极限了。

    若要从这里离开,只怕已然近乎不可能了!

    “哈哈!果然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好姐妹。”

    忽睹都终于忍不住,狂笑了起来:“一个是傲然剑客,一个是娇弱少女。不得不说,你们两个真的是让本王着迷得很啊?”说道这里,他脸上却陡然露出狠历起来;“只可惜,今日里定然要将你们留在这里。”说话时候,眼神放肆的在萧星身上逡巡不已,俨然一副色中恶鬼的样子。

    素手抬起将萧月嘴角血丝拭去,萧星显得无比平静,且看着忽睹都,忽的问道:“你不怕吗?”

    “怕?本王怕什么?”猛地站起来,忽睹都张开双手,像是将整个天地都拢入怀中:“这个天下都会是本王的,我有何须惧怕?”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去和我师尊对抗?反而在这里滥杀无辜?”嘴角露出讥讽,萧星忽的说道。

    被这一说,忽睹都当即想起当初自己被撵的如同野狗一样的悲惨下场,当即吼道:“杀了你们,自然会让你那师尊也和你一起下黄泉。”

    “果然和我师尊说的那样。你们这群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颤抖着声音,萧星且扫过旁边的那些虎视眈眈的士卒,当即一翻手就将身后背着的铁琴置于身前,青葱玉指捻起一根琴弦。

    与此同时默罕德、巴格达迪还有张弘范也全都一个个逼近,显然是要将其擒下。她之前本来可以逃走,然而若是逃走,那自己仅存的亲人就会被这群人抓住,至于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无法想象。更何况,若非她没有预料到王权会反叛,如何会造成今日场景呢?

    于情于理,萧星都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至少应该尽到真正的责任。

    大不了她到时候来一个“玉石俱焚”,将这里的所有人全都杀死在这!

    以她擅长的九韶炫音功,纵然无法杀死这里所有人,但是至少也可以带走其中的绝大多数。

    忽睹都虽然不知,然而却也有了一些本能的害怕,尤其是一想到那随时随地都可能回来的萧凤更觉害怕,当即吼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此为天地至理。我蒙古横扫天下,占有这世间的一切有何不可?更何况如今你二人依然被我大军围困,只需要本王一声令下,定然会让尔等灰飞烟灭。若是不快些投降,那就莫要怪本王心狠手辣!”狰狞目光扫过两人,他却并不认为这两个女子敢豁出性命来。

    毕竟南人素来懦弱,所谓的骨气不过是装腔作势。

    而他只需要效仿自己的那些先辈们阵前呵斥相劝,定然会让这些玲珑女子屈服在自己身下。

    正在此刻,却自旁边走出一人,正是那王权。

    他对着忽睹都说:“殿下莫要着急,只需要让微臣出马,定然会让这两位女子臣服。毕竟她们只是女子,自然有很多的手段,让她们屈服的。”忽睹都自以为胜券在握,自然是应允下来。

    王权当即一喜,连忙弯腰好似哈趴狗一样连连道谢,然后转过头看向萧星,脸上却带着怜悯,粗糙的脸上透着祥和,分明就是一位仁德的父母官,劝道:“我知晓你速来仁慈,见不得血腥。而且今日你也看到了如今这潞州城已然重新归于王化之下,只需要战事一结束,那些百姓自然会得到安置的。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继续跟随那妖女身后?继续做那种背德忘伦事情来?”

    “屠戮百姓,也算重归王化?”

    萧星哈哈一笑,手指指了指周遭依旧是血红一片的场景,还有远处一具具躺倒的尸体,满是不可思议看着眼前这位曾经担任潞州城的这位知县。

    “他们只是乱民,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王权却只是皱眉扫了一下,就满是嫌恶的撇过头,仿佛这一地的血腥是什么肮脏的东西:“只是你素来聪慧,更曾和我有过一些师徒情缘,而且一身实力若是就这样抛却了,岂不可惜?既然如此,你何不投降?至少我会在殿下面前苦劝,也让你享受这些荣华富贵。”张开的手露出了他那雍容华贵的官服,俨然一副自得的样子。

    “说实话,你让我恶心!”

    拧过头,萧星却觉得自己半分都不想要看见王权此刻那肮脏的样子。

    为了自己官位,就将整个城池百姓全都葬送,这世间当真是毫无天理可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