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九章身陷军阵中,战意渐高涨
    一刹那,数百驽箭凌空射出。

    萧月一挥手将长剑丢出,旋即默运玄功手段,当即令那长剑犹如旋转风扇一样在空中不住旋转,将迎面袭来的万千弩箭纷纷绞碎,化不复之前威势。

    忽睹都似是早有预料,虽见萧月手段了得,却也混不在意,问:“姑娘武功果然了得。既然如此,何不弃暗投明?弃了那妖女,归顺于我?本王念你这般实力,或许会饶你性命。便是日后随本王君临天下,也犹未可知!”话语中颇为真切,倒是他心中真实想法。

    毕竟他乃是草原子弟,抢夺别人为妻子本来不过习俗,更何况萧月如此优秀,他身为男子如何没有那些觊觎心思?

    “好个鞑子,昔日未曾杀你。今日就取你狗命!”

    且看到造成眼前一切元凶,萧月却决没有半分欢心,反而因对方污蔑自己的师尊而勃然大怒,一头青秀长发随风而动,凌空中莲足轻点,整个人顿时好似弩箭一般飞射而出,万千青芒骤然间凝聚在一起,旋即爆射而出,起目标正是那忽睹都。

    张弘范当即跨步,手持一件足有拇指粗细的沉重铁盾,整个人挡在忽睹都面前,低喝道:“诸位,列阵!”身后数十位士兵纷纷走出,一个个也是拿着图同样沉重的铁盾,将忽睹都整个人挡在后面,一层有一层就像是洋葱一样,将他保护的是安全无比。

    须臾间,剑芒已然来到众人面前。

    它好似一枚闪烁着璀璨光芒的钻石一般,仅仅在那铁盾之上一钻,当即撞破这足以挡住神臂弩的沉重铁盾,之后直接刺入手持盾牌的士兵身体之中,砰地一声爆裂开来。漫天血雾泼洒开来,让那忽睹都全身都溅满鲜血。

    被这一弄,忽睹都恼怒起来:“谁杀了他,封千户,赐黄金千两。”

    听见这话,巴格达迪当即应道:“多谢殿下赏赐。今日里,我俩定然会为殿下擒住这妖女。”将体内力量催动起来,他通体如同沐浴在圣火当中,一扬手当即将那尸体灼烧的干瘪下来,至于周围的那些士兵也是口干舌燥的,仿佛置身于六月流火的时候一样,烤的人滋溜溜的冒出油光出来。

    “没错!似这玷污了世界的肮脏卡勒菲,必须处死!”

    默罕德更是如同那疯狂的狂信徒一样,手弯刀旋转不定,早就化作一轮弯月朝着对方直接撞去。本来是漆黑的刀身,此刻却像是镀了一层银白的锌箔一样,银亮无比让那弯刀锋利程度陡增数十倍,仅仅逸散而出的刀芒,就将地上的地板砖整个裂成两半。

    纵使置身于几人围攻之下,萧月却面有不屑,且道:“若要杀我,莫非以为仅凭你们就能做到吗?”手中韶月剑也被裹住一层薄薄的青色剑气,凌空一挥当即打在了那弯刀之上。锐利无匹的剑气骤然飚射而出,当即就像是迅猛无比的台风一样,将那弯刀之上的白色光焰全数摧毁,一星半点也不曾留下。

    在失去了圣光加持之后,弯刀当即失去了力道,更因为收到了外界因素的影响,其整个的运转轨道就被对方挪移开来不曾伤到那些百姓,却一头撞入旁边的一间三层酒楼。大抵是因为酒楼中的支撑用木柱被整个削断,所以这酒楼轰隆一声就彻底崩塌,遍地都是破碎的瓦砾,浓厚的烟尘飘在空气之中,显然是被彻底摧毁。

    默罕德暗自咂舌,心想:“这小妖女居然如此年轻,就达到这般境地。想必是因为他的师傅吗?若是不铲除这些人,如何能够服众?”眼中露出凶狠,他信手一招,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当即就令那弯刀自废墟之中窜出,化作一道浮光,只在身体周围轻轻一绕,刀身之上的白色光辉重新回复原来的样子,又是迅猛的朝着萧月打去。

    这一下,速度、力量以及射程陡增数十倍,若是被真的打中,少不得断胳膊断腿的,就连被杀死也是有可能的。

    “莫要迟疑。大家一起上。”

    巴格达迪轻撮口哨,当即让那些鞑子狼嚎而起,朝着地面上的那群流民打去。

    虽然他们并非萧月对手,然而对抗这些被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刚刚被萧月救下来的寻常百姓来说,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犹如狼入羊群一样,让整个菜市场又是添了一些亡魂、生灵来。

    萧月顿时焦急,将身一纵就落到几人身前,手中长剑凌空刺出将他们全数杀死在这里。

    然而此刻这一幕却被巴格达迪窥见。他当即催动全身力量,却令那浓郁白光汇聚成为一轮日月,灼热的力量越发浓厚。他低声轻喝一下:“真神在上。断不可让你这等肮脏东西存在于世。”手中炽热白球越发的浓郁起来,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却变成了一具身披铠甲、盘腿立于战马之上的骑兵模样。

    这玩意刚一现身,坐下战马就撩开蹄子,立在上面的骑兵也是抽出腰间宝剑,虎视眈眈望着萧凤。

    虽是和法相有些类似,然而萧月且看那虚影若隐若现,当真是一阵风就会被吹散,就晓得对方不过是以特殊手段造成这般场景,并非他的实力当真就跨入了地阶境界。否则的话,他们又何必以大屠杀为由布下陷阱,并且借此一击致命杀了萧月、萧凤等人呢?

    感应到对方强大的实力,萧月自然不敢懈怠,将宝剑收回,却是反手一掌拍出。

    这一拍无铸劲风当即咆哮起来,卷起万千碎石朝着对方砸去,想要将那虚影彻底阻住,以免会影响到身后的百姓。只是那虚影却浑似没有真实存在的实体一样,直接将那卷起的狂风还有漫天碎石无视,浑似一个幽灵一样,挺直枪就要将萧月击杀于此。

    萧月愕然,暗自想到:“这两人究竟是谁?怎么武功路数竟然和我华夏相差如此悬殊?只是这些人来到中原,所求得到底是什么东西?”心中充满挂碍,且看着这两个奇装异服的异族之人,她再一次感觉到那蒙古的可怕之处。

    只是这犹豫转瞬即逝,留下的却是最为鉴定的决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