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五章众人万般像,各自皆有缘
    “该死的混蛋,竟然真的是这帮人搞的鬼!”

    遥遥见着几人交谈,萧月银牙咬住嘴唇,指甲陷入血肉,沁出了鲜血。

    一夜醒来,城市易手!

    她千思百想,总是弄不清楚究竟因为什么原因。就算对方攻城,也会有什么异动,而且自己也向来机警,在城门之上安排有哨探。然而等到那李守贤带着大军过来时候,这些哨探却毫无作用,俨然成了摆设。

    如今萧月见到王权表现,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全都是这位搞的鬼!

    萧星却暗自恼火,灼灼黑眸看着那得意洋洋地王权,亦是心头暗恨:“千算万算!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就在我眼皮底下做出这等事情来。早知道,当初就应该直接灭了这厮。”想及此处,她对自己也是暗恼的很,心中总是念念不忘。

    若是当初,她及时发现此人异象,又无错小说岂会变成今日样子?

    萧月轻轻摇了摇头,叹道:“如今说来,已然是于事无补。”

    “那不如现在飞鸽传书,让师尊前来应付?”萧星问道。

    “此事重大,自然需要立刻禀告姐姐,免得让她无法掌握这里的状况。”目光落在一里之外的潞州城,萧月双眸微微皱起思索了片刻,紧接着就说了自己的计划:“然而若是让这些人轻易夺了潞州城,却未免显得我们毫无手段。既然如此,那就来一次狠的。让这群家伙见识见识,我们赤凤军的决意!”

    冷冽话音,纵使在这已经开始万物萌发的勃勃春日之下,也透着沁入骨髓的冰冷。

    ……………………

    潞州城中,一行人战战兢兢,望着自城门之中鱼贯而入的铁骑。

    高大的战马、血腥的兵刃、狰狞的骑兵,这一切都让人再次忆起昔日里被一度支配的噩梦。毫无尊严、没有怜悯、诚惶诚恐,那是他们在被鞑子占据这里之后就不曾断绝的噩梦,从没有一刻时间停止,只是因为那寒冽的刀芒而短暂停歇,藏入了心中的愤怒就似火山之中的岩浆,总有一天会彻底爆发出来。

    兵过如犁、匪过如耙!

    乱世之中,岂有区别?

    对生命的渴望还有死亡的渴求,塑造了这些百姓们神经而又脆弱的思想,对一切的军队以及流民都先天存在着排斥,哪怕那军队乃是由自己的亲人组织的,也一样的会产生怀疑,甚至会因为某些奇特的东西而被点燃,乃至于爆发出来。

    之前萧氏两姐妹被排斥,也正是因此!

    女子,终究存在着莫大的隔阂。

    然而这一刻,他们却纷纷噤声,丝毫声音也不敢发出。以至于这诺大的街道之上,混无半分的声音,除却了那正在走来的官军!

    “哗啦哗啦”,这是甲胄和兵器撞击的声音!

    “嗒嗒嗒嗒”,这是战马踢踏着地板的声音!

    每一次的撞击都像是雷霆炸裂,每一次的踩踏都像是地震爆发,一次又一次连绵不绝,好像那天灾就发生在眼前一样,吓得每一个人都缩住了身躯,不敢有丝毫的动弹,就连那被吓得要哭泣的小娃娃,也被死死地捏着嘴巴,丝毫声音都发不出来。

    只是在旁边狭窄巷道之内,却藏着数位汉子。

    其中一人望着队列之中的张弘范,立刻就凶狠起来:“大郎?那个人不就是下令摧毁我们村庄的家伙吗?”。

    “真的是他!”王允德顿时惊讶,不由得将手抚摸着肩膀上一个伤疤,那隐隐多疼的疤痕,就是昔日里张弘范领兵灭了他们村庄时候所留下来的。

    “那我们现在就杀了他?”

    旁边当即有人欲要将身后所负弩弓取出,截杀此人。以他们的箭术,在这里发起偷袭的话,应当能够击杀此人。只是王允德却扬手一挥,止住了众人行动,随后说道:“等等!若是在这里攻击,纵然将对方杀了,也会殃及周遭百姓。更何况此刻对方人多势众,纵然杀了对方,只怕我们也未必能够活下去。我们先等一等,看看情况再说!”

    话音落定,他带着自家的一众兄弟,蹑手蹑脚潜入了别处。

    在这个时候,贸然行动总是充满着危机的。

    ……………………

    “话说回来,你有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

    举起手中一瓶装满剑南春的小瓶朝着口中灌了一口,张世杰忽的笑了一下,冲着眼前始终瞪着自己的马云冬说道。

    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也没曾整理自己的头发,任由齐肩长发散落开来遮住了脸庞的愁容,身上穿着的青色长袍也有些污渍,很明显有段时间未曾清洗,整个人透着一股颓废感。

    马云冬一脸困惑,连连打着哈切,问:“什么声音?”

    自当初在蒙古军帐之中“抓”住这人之后,他就被分派出来,始终盯着这人,以免对方会采取什么不轨的行为。

    只是张世杰也不知道受到了什么刺激,终日里只是饮酒作乐,就算是偶然没钱了,他也可以凭借着那优秀的武功还有一手出色的书法弄到几贯铜钱,然后继续饮酒作乐。昨日里,张世杰就在这“醉香楼”之中彻夜宿醉,以至于知道今天中午方才醒来,连带着让他也一脸困顿,只想要睡觉。

    “没什么,只不过你不觉得我们似乎被遗忘了吗?”。摇着手中酒瓶,张世杰噙着笑意说道。

    “遗忘?”马云冬摇了摇头,旋即充满骄傲昂首挺胸回道:“不!要知道主公可是赐予我性命,她是不可能忘掉我的。”目光中烈烈火焰,分明就是对自家主公极度信任的崇敬。

    自当日,他被救下并且解放之后,就将萧凤当作了自己一生的信仰。

    “算了,我说了你也不明白。不过,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嗅见了对方讨厌的气味,这个可真是让人头疼啊。”张世杰猛地将手中小瓶朝着旁边丢去,神色顿时冷了下来,却将目光望着窗外。

    应着话,那窗户顿时打开,露出外面的场景。

    两人自窗户眺望出去,正好见到自大街上穿行过去的蒙古骑兵还有忽睹都、李守贤、张弘范等人。

    被这场景一惊,马云冬当即愕然,暗道:“他们是……”

    “正如你所想的,他们是敌人!”连连叹气,张世杰嘴角噙着一丝嘲讽。

    这嘲讽不知道是针对萧凤,又或者是针对自己,居然让对方直接闯入了自己的城市之内,这般事情也够惊人的。

    “可是他们……”

    马云冬当即愤怒,张开口刚要询问。

    然而张世杰却似早已经知晓一样,朗声接口道:“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依我看,应当是你们的那位首领中了对方调虎离山之计,暂时被困住在了某地,以至于被对方趁机自别处迂回插入了这里来了。”微微抬起头,且看着黑沉沉的屋顶,他又低下头满是酸涩的说:“‘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这话说着好听,但是我可不认为能够实现!”目光暗淡,却不知道究竟在想着什么。

    他毕竟曾经在蒙古军中混过,自然知晓这些蒙古军队以及依附其的势力究竟有多么庞大!

    就凭不到一千的兵马,还有寥寥几位武者,也想要做这改天换地的事情,而且还只是一个女子,这般事情当真是荒天下之大计。

    然而马云冬却安奈不住,猛地自座椅之上站起来,随手将靠在墙壁上的战刀取过来,就要走出这里。

    “你要做什么?”张世杰感觉奇怪,张口问道。

    “击退他们。”

    低沉话音缓缓传出,隐隐中透着几分悲意。

    张世杰嘴角苦涩越发凝重,问道:“就凭你一人怎么击退他们?”

    “所以我们就比西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闯入这城中,破坏这里的一切吗?”。猛地抬头,马云冬哑着声音吼道,眼角之处早被泪水润湿,两道泪痕出现在脸颊之上。

    “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声音带着颤抖,张世杰企图劝解眼前的家伙,然而就连他说出这些话来,都感觉有些酸意,浓浓的愤怒甚至丝毫未曾掩饰:“就连你的那些首领都未曾战胜对方,仅凭你一个,如何能敌?”

    “或许正如你说的,我听不懂!”

    马云冬停住脚步,声音低沉着让人压抑,然而那话语之中却透着执着,执着的犹如泰山,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无法改变他的心思:“但是我知道,如果不去做,那就永远都不知道会不会成功。而且我这条命是主公救下来的,现在也是时候归还了。反正脑袋掉了,也就是一个碗口大小的伤疤!”

    声音陡然高亢起来,却带着昂扬,目光之中分明充斥着希望。

    “不去做,就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吗?”。

    念叨了一下,张世杰有些茫然的目光渐渐聚了起来,且看着那稍显瘦削的身影又问:“但是你要知道,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又如何?反正我只需要知晓,我做到了就可以了。”马云冬回道:“至于先生。我知道先生大才,然而若是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可惜了?”

    浓浓愁意顿时消散,张世杰当即站起身子,微微笑道:“那好!我就试一试,看看这事究竟能不能成?”几许阳光撒落卧室之中,却令他精神面貌焕发一新,混似换了一个人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