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一章锋芒交错处,战场几人归
    “上天保佑!父亲,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李烈看见盘腿位于队列中央的父亲,不免有些泪目。

    “只不过是侥幸存活,算什么上天保佑。”

    李守贤摇了摇头,却摸了一下手臂。在那手臂之上,生出了一个赤红图像,乃是一个老虎模样,其威武雄壮当真是栩栩如生,旁人望见就觉得仿佛其手臂之中,栖息着一只老虎。想着昨日所遭遇事情,他只觉得胆战心惊。

    若非当时他及时猎杀了一头猛虎,并且以这头猛虎将体内清净琉璃焰以易筋经导出,只怕还未必能够活下去。

    “只可恨大郎却被那恶女人给杀了。今日里我等定要报仇雪恨。”李烈自腰间抽出利刃,刀尖直直的指着天空,高喝道:“诸位,那妖女已然中了我等调虎离山之计,短时间内决计无法回来。此刻正是剿灭对方、建功立业时候,尔等还在等什么?且随我一并灭了这逆匪,博个老大财富!”

    稀稀拉拉,众人虽是声嘶力竭,然而话语之中不免有些颓废。

    纵然他们在李守贤的重新整备下恢复了精气,然而昔日里萧凤纵横时候的英姿却依旧停留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即使李守贤说那萧凤此刻并不在这里,也依旧是将信将疑,心中半分胆气都没有。

    “很好,萧凤!我倒要看看在三路围困之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破局?”

    忽的抬起头,李守贤望了一下远方,那里正是赤凤军把手的山寨。

    而以他为中心,四周围可谓是旌旗蔽空、长枪林立,一个个精壮士兵手持锐戈身披坚甲,黑压压好似蚂蚁一样,只消一句话就会开始行动。其中亦有诸如战车、投石车、车弩之类的大型攻城物件,显然是准备充分,就等着一举攻下整个山寨,彻底歼灭赤凤军。

    “好家伙,果然暗藏杀机!若非主公离开时候嘱咐我仔细查看周围的状况,只怕就被这帮人给暗中偷袭了。”

    藏在了半山腰地方,赵晨紧张不已,心中充满紧张。

    自萧凤因意外事情不得不离开之后,他就被重新赋予执掌赤凤军的事宜,虽然职位上还未恢复,不过也和之前没什么差别罢了。此时,他们全都藏身于山石后面,身上并无半片皮甲,除却手臂之上装备的一个木制圆盾外,也就身边带着一只约有丈余长的长矛,不得不说这些装备委实粗陋不堪。

    潞州城人少地薄,若要生产出装备近千人的武器,着实是困难了。

    李烈且看到这般的状况,当即将手中长刀凌空一斩,破空巨响传荡于整个丛林之中,一颗三丈有余的松树更是应声而断,扬声长笑:“给我一起上,灭了这帮逆匪!”

    随着他冲锋,身后马紧随其后,缓慢朝着山寨爬去。

    这些人倒也不愧是前锋精锐,不敢说是个个都穿着铁甲、手拿盾牌,但是身上也裹着厚厚的麻衣,一层有一层足有数层,正如那喜好在身上裹着厚实淤泥的河马一样,可以借此降低弓弩的杀伤力。

    “所有人。给我杀!”

    见到敌人来袭,赵峰立刻紧张起来,将随身携带着的弩弓取出,经由望山瞄准敌人“咻”的一声,正中脑门。

    随后,他见到其余人还在攻击,当即以脚踩住弩弓前头铁环,双臂扣住弓弦猛力一拉,那弓身立刻整个弯曲起来,等到扣住拉环之后,又将旁边弩箭放在凹槽之内,整个动作行云如水,只是几个瞬息就完成动作。

    重新上好弩箭之后,他将弓弩抬起来经由望山瞄准敌人,继续射击。

    随着他的动作,其余士兵亦是一般动作,将数量众多的弩箭射出,一瞬间整个山坡之上,长箭横飞、血沫泼洒,当即就有十数人躺倒在地。其余人听见旁边士兵惨嚎声,又见那些血肉模糊的凄厉状,心中早就惊恐莫名、逡巡不前,将盾牌挡在身前,小心翼翼防备着那些不知何时会窜出来的冷箭。

    “果然是悍匪,看来不彻底清扫一下,这般乱民就不知道什么才是王法!”

    李烈却冷然一笑,也不管漫天箭矢,当前就朝着前方飞奔。

    纵使他身穿一件沉重铠甲,然而健步如飞,行动速度却丝毫不亚于虎豹,正如那傲啸山林之中的老虎一样,冒着漫天箭雨朝着前方奔来。待到来到了射手眼前,他猛地一挥手中长刀,当即将远处藏在山石之后的射手打死在地,张口怒吼道。

    “杀一个得钱十贯。生擒赵晨等人,赏银三十两!”

    被李烈这骁勇表现一刺激,身后士卒也是哦哦直叫,也是一般跟着上来来到了半山腰间,目光血红血红的撇过周遭藏在山石之中的赤凤军将士,嚎叫了起来。

    在这乱世之中,所谓的官军也和流匪一样,不过是杀人放火金腰带的家伙罢了,若是没有金钱以及女人、权力的刺激,这些将脑袋挂在裤腰袋之上的悍匪,可是绝没丝毫兴趣去杀人。

    将金钱和生命等价,所谓的军队不过如此。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赵晨见到对方汹涌而来的身影,整张脸也狰狞起来,将手中已然拉坏的弓弩丢到一边,抽出腰间长刀直窜而出,吼道:“列位,且随我一起杀了这般畜生!”刀光凛冽,早就化作一团银芒,阻住了李烈的动作。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

    应着声,一众属下亦是纵步飞奔,手上拿着长枪,口中近乎疯狂般的发出最后的呐喊声朝着对方撞去。三五成群,一个个全都是组成了小队,自四面八方径直朝着对方冲刺而出,手中握着的那锐利长枪闪烁着森冷光芒,也不管周遭的一切,就这样笔直的捅了过去。

    “次啦”一下,这长矛当即撞破铠甲,钻入血肉之中。

    “噗”的一声,形似三棱锥形式的长矛当即扎入了对方身躯之中,无数的鲜血应声喷涌而出,就连那长矛矛尖也是被鲜血染红,无数的鲜血自血槽之中汩汩流出,很快的就将对方的生命带走。然后长矛扒出,又重新寻找了新的目标,再次冲锋过去。

    一次又一次,在这个时候,对他们来说剩下的只有战斗!

    眼角跳动,李烈立刻就感到惊讶,为自己牺牲的士兵感到痛心不已,骂道:“怎么可能?这赤凤军怎么如此厉害?”对他来说,赤凤军具备威胁的也就只有那萧凤以及她的两位弟子,至于其他人也不过是庸庸碌碌之徒,只需要带兵一冲击,自然可以迅速击溃对方。

    只是如今,眼前场景却令他大跌眼镜,心中满是惊愕。

    不过是短瞬时间,自己麾下就丧失了一大半的兵力,而对方还有三分之二的战斗力,如此差距悬殊的战斗,当真让他心惊胆颤。

    “鸣鼓撤退吧。”

    摇了摇头,李守贤忽的说道。

    传令兵却惊讶无比,问道:“就这样鸣鼓撤退?可是三郎目前还占据优势啊!”

    “不必了。我已经知晓战局状况。”李守贤却分毫未曾理会,计息说道:“对方的顽强程度超过我们的想象,若是再继续打下去,迟早会败。至于之后的事情,我自有处置!”

    很快的,鼓声阵阵将他号令传递出去,那些士兵听此信号也如潮水一般,留下数十具尸体撤了下去。

    赵晨也不欲纠缠下去,一样的鸣金收兵,坚守山寨绝不外出,以免中了对方奸计。阳光渐渐落下,终于在余晖落定之后,一骑自山腰之中好似流星一般飞窜而出,让那山寨之中的众人具是欢喜起来。毕竟在经过了一日厮杀之后,他们终于盼到了自己的主心骨,萧凤又重新回来了。

    “果然,在我离开的时候,对方指挥军队前来袭击了吗?”

    只一扫,萧凤就见到眼前士卒全都是身负伤势,其中多了许多新面孔,显然正是刚刚经过一场厮杀。

    “没错!”赵晨神色凝重,点点头回道:“依着宫主指令,在你离开的时候我们始终坚守山寨。历经三次战斗,共计灭掉对方三十多人,受伤的兄弟们只有二十多个!”

    之前他们和敌军对抗全都是托庇于萧凤身下,并未当真显露出真正实力。如今的战斗才是真正的衡量战斗力的战场。而能够彻底压服那李守贤所率领的汉签军,赤凤军也算是与有荣焉了。

    “自然如此!”

    萧凤笑了起来,若是在兵力相当时候压倒对方,那她将后世总结的练兵方式拿出来又是干啥用的?

    只是眼前敌人太过强大,也非一时半会能够解决,而且兵械消耗也颇为巨大,需要补给。仅一次战斗,就消耗了大半的弓弩和长矛,这般战斗当真惊人。

    在这次的战斗中,仅一次战役就消耗如此多的资源。

    真不知道那些以为藏在山洼里面就爆出坦克、飞机、大炮的家伙究竟是咋干的!

    为啥她就没有这种待遇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