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章危险再复现,双姝难知心
    一路上风驰电掣,两人很快回道潞州城。

    只是城门之处,却立着萧星,而她旁边也立着几人。

    这些人身材虽矮,然而却生的粗壮,两只胳膊相当粗大,给人一种相当强横的感觉。而他们具是身穿皮甲,肩上背着弓箭,一个个面色忧愁走来走去,浑如那瞎了耳朵的蝙蝠一样,乱糟糟的毫无一个方向感。

    拉了一下缰绳,萧凤示意身下白麟停住,正好在距离几人仅有一步之外站定,问道:“萧星!这些山民是怎么回事?”目光止不住有些困惑,扫过了那些不知何处来到这里的山民。

    此刻正值乱世,故此很多人为了躲避流兵、乱匪以及官军,就跑到了茫茫大山之中潜藏起来,借此繁衍生机。只是大抵是因为久居避世,以及诸如祖上叮嘱家规等等原因,这些山民基本上都避开了其他人,俨然一副与世隔绝的模样,向来绝少有人见过他们真正的样子。

    萧凤常年久居此地,也曾经听闻过一些山民的传闻,故此也不陌生。

    当前就有一位中年汉子走出来,问道:“敢问这位可是真凤娘娘?”眼若寒星,面红如枣,身躯比之他人高了一头有余,一件虎皮衣衫裹着上半身,却露出了粗壮的右臂,手臂关节极其粗大,而那一张手上也是布满老茧,当是一位勇悍之徒。

    “正是本宫!你又是谁?”萧凤问。

    “我叫王允德,因为擅长射箭,所以大家都唤我追风箭。”王允德拍了一下身上所背着的弓箭,不禁透着三分得意,只是转念一想自己此次所来目的,就带着些悲痛:“只是前日我族中受到了鞑子袭击,死伤惨重!族中三百余口人,除却了我们这些人外,其余人全都糟了对方狠手。我独自一人难以应对,又听有真凤娘娘挥军抗击,故此前来央求,可否助我等灭了鞑子,重夺家园?”

    萧凤立刻紧张起来:问:“鞑子?你可看清楚对方样子?”

    “若说其他本事我虽不行,然而这双鹰眼却向来精准,我又怎么可能看错?”王允德见自己居然被质疑,不免有些生气。

    总是对方有些冲撞,萧凤却并未放在心上,缓声解释道:“若是你所言非虚。只怕那鞑子并非冲着你来的,反倒是为了我而来。没曾想那李守贤当真了得,居然弄出了三路路线,若非我定下计策直接袭营端掉对方军帐,只怕这次当真会被他生生弄死!”

    “三路路线?莫非那庆元、元通二人,也是受到他的指使?”

    想道昨夜事情,萧月顿觉火大,直欲将那策划这些计划的家伙逮起来一剑灭掉。

    萧凤继续说道:“也许是指使、也许是联合。毕竟我们的敌人太多,他们会做什么事情也可以想象出来的。”紧皱眉梢却想着此刻对方的状况,忽的灵光一闪她又问道:“对了,赤凤军现在情况如何?我昨天收到消息彻夜赶往,曾经嘱咐过他们,在我不在的时候应当小心注意,切勿和敌人交战。”

    “还没有消息传来,所以我也不清楚状况。”萧星摇了摇头,回道。

    “没有消息?这不应该啊!”萧凤却惊讶起来,张口问道:“毕竟我离开时候,曾经嘱咐过他们,就算没事也得每隔一个时辰就书信一封,好教你们能够及时掌握前线的状况。但是此刻距离昨天已经过去了起码有一天有余,为何还没有他们的状况?”想到这一点,她顿时惊讶起来:“该死的,莫非前线出现状况了?”

    “前线出现了状况?莫非对方刻意劫杀探子,以求造成赤凤军覆灭状况?”在旁边听了有些时间,王允德插嘴问道。

    “哦?没想到你居然也看出了这一点!”萧凤轻咦一下,目光扫过了王允德不免有些诧异,当即转过头盯着他,却问了一下:“听你话音以及谈吐,应当是有良师教导。却不知你家传如何?”若是寻常山民,可绝不可能有这般姓氏,更无法培养出王允德这般人物来。

    “我祖上乃王舜臣。他曾经跟随老种相公出战西夏,也曾任过灵州兰州知州。只可惜后来南迁,却不免让祖上产生悲意,故此隐居于此也不入世。”王允德当即回道。

    “原来是忠良之后。”萧凤立刻赞道:“当年贵祖一人一弓毙杀西夏千余人的威风,我向来是铭记于心。”随后面色有些黯然,想着如今糟糕的场景,又道:“只可惜这华夏大地,如今尽为檀腥之地,却不免让人空自悲切。”目光带着忧愁,且看着遥远天空,而那北方之地却不知有多少蒙古铁骑,正在这壮丽山河之中纵横劫掠,夷灭过多少的村庄、城市。

    被这话一说,王允德也想起自家隐居的地方。

    若非这些鞑子四处流窜,他有何至于失去家园,甚至必须要来到这里寻求帮忙。

    当下里,王允德回道:“娘娘心怀慈悲,兴兵抗击自然是大德。只可惜我们不过山民,不知兵事、不明律令,只怕帮不上什么忙!”说到后面,却有些忐忑,隐隐间透着一些抗拒。

    纵然知晓对方乃是那真正为民而战的军队,然而王允德依旧不敢贸然加入。没办法,如今萧凤麾下力量实在是太过单薄,其他人若是想要加入,自然要好好衡量一下彼此实力差距以及未来光景。更何况萧凤乃是一位女性,先天性就远比男性差得太多,自然会让王允德有些疑惑的。

    “无妨!只是我尚有要事,所以要先行告辞。至于你若是有什么需要的,我自然会令萧星帮忙的。”萧凤拱手长辑一下,心中充斥着对前线军队的担忧,也不敢继续停留,赶紧一拍马就朝着双水镇的方向奔去。

    一骑绝尘,卷起万千尘土。

    “好一个真凤娘娘!”

    且见着那威风凛凛的姿态,王允德不由得张口赞道。

    “师尊有事要办,还望您谅解。只是却不知道你究竟有什么需要的?如果是我们能够提供的话,我们自然会提供的。”收敛眼角,萧星微微低头以示明白,就带着王允德回道府衙之中。

    在经过多日的适应之后,她已然已经适应了目前的角色,仪态、待人礼节之类的,浑然和那执掌一家的女主人无误。

    王允德被萧星那浑身上下透着的大家闺秀般的姿态一激,也不免收起了山中养成的野性,唯唯诺诺跟在后面然后被安置在一处厢房之中。

    等到处理了这些事情之后,萧星就拉着萧月来到了闺阁之中。纵然置身于这处私密之处,萧星却依旧透着谨慎压着声音说话,生怕被什么人听见一样:“告诉我姐姐,昨夜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什么事情?”

    萧月顿时紧张起来,之前那冰冷如霜的冰山美人立时土崩瓦解,却似一个正值怀春少女一样,竭力想要掩饰自己心中的秘密来。

    萧星却不由得浮现出一丝红晕,目光灼灼忽的拿住邀月手腕,有些焦急欺身靠近,满是怨念的说道:“别忘了,我们可是孪生姐妹。昨晚上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和邀月乃一乱同生,自小就有感应,而在修炼玄功时候这种感应更是强烈,虽然无法做到心意相通,然而一但是遇到什么古怪事情,却可以感应的相当明显。

    而在昨夜,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莫名的开始变得兴奋起来,血液再沸腾、呼吸有些急促,甚至险些以为自己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只是等到入定之后方才感应到一阵迤逦的场景,更令她险些把持不住,弄得是一宿都无法安睡。

    萧月被这样一问,整个耳朵都羞红羞红的,哀怨说道:“你问我?可是这让我怎么说啊!”想着当初的场景,她也没想到自己胆子居然如此之大,竟然直接就做出了那般事情来。

    若是换了一个场景,只怕她还未必会做这般事情来。

    “不能说出口吗?”神色失落混似过山车一样,萧星却透着一丝渴望,水润的眼中带着一丝落寞,混似那种仿佛被遗忘在角落的布偶娃娃一样。

    邀月被充满哀怒的目光扫着,不免有些不自在,一跺脚就从这里逃也似的离开,口中犹自带着恼意:“你问宫主便是了,她自然会和你说的。”

    “唉!”

    萧星却感觉诧异,想着刚才那般迅捷速度:“怎么姐姐武功进步如此迅速?竟然比之前还要强大?”武学之道,贵在持之以恒,一点一滴都需熬炼打磨,所以功力真气修行,也只有不断熬炼打磨方有进步。

    而她和萧月向来一起,所修炼的也是一般玄功,虽然因为性子恬淡的原因,她并不喜欢剑术,然而却不代表着她的实力就比萧月弱。然而不过一天时间,自己姐姐就脱胎换新,实力算是一日千里,而她身为妹妹,自然会有些吃醋了。

    不仅仅是为了了解姐姐的情况,也是为了自己心中莫名的悸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