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九章时局难勘破,缘定三生情
    青砖绿瓦,高墙深院。

    几颗苍劲香樟,遮天蔽日直插云霄,不知有多少年月。

    门庭之外,立着几十位,皆是身披战甲、手持长戟不动如山,俱是精甲锐士。

    于大堂之中,一人正手持一柄宽刃大刀,细细擦拭着。只见此人生的是威武高大,虽然那一络胡须早已发白,然而顾盼之间依旧是虎虎生威。

    正当此时,一位中年儒士急匆匆踏入大堂,对着他说道:“父亲,已有九郎张宏范的消息。”手中捏着一卷绢布,就递给自己的父亲。

    很显然,这勇武过人的已近天年的老者,正是张柔。

    他扫了一下绢布,随机笑道:“赤凤军?没想到那忽睹都居然惹出了这般的人物?“

    “那不知父亲有何安排?莫非当真就依着九郎的话,派兵援助?“张宏圣问。

    “怎么可能?“张柔摇着头回道:“你也知晓那真凤娘娘乃是地仙一流的存在。似这般强大存在,如何是寻常兵马所能对抗?依我看,若是我们继续增加兵力,也不过徒增伤亡罢了。“

    “但是这样的话,岂不是任由那赤凤军兴起吗?“张宏圣问。

    “若要击败对方,谈何容易?毕竟那萧凤乃是地仙一流的强者。若要击败他,至少也得老夫亲自出马,才有可能。“张柔不免有些得意,却在转念一想此刻情况之后,又道:“更何况我天可汗麾下强将如云,武者众多。区区一个赤凤军不足称道!“

    “那依父亲所言,莫非我们应当……“张宏圣问。

    张柔点头称是:“正是如此。毕竟天可汗日前正领兵西征。若要控制这中原大地,少不得需要我们的帮忙。至于那忽睹都殿下?他本是托雷次子,与当今天可汗窝阔台虽是叔侄,然而起父亲却被那窝阔台暗害。虽在他人眼中貌似至亲,实则与仇寇无误。否则以他的身份,如何就连半只军队都没有呢?“

    张宏圣却起了疑惑:“父亲!可是当年,那窝阔台不是说那托雷乃是萧凤所杀的吗?“毕竟那忽睹都可是打着为父报仇的名号来,而且当年对整个太行山搜山巡检的威势至今也令人心惊胆颤。

    “哼!那托雷途经宋境时候乃是一月,而他九月时候方才病逝。一月下毒而九月发?依我看,那毒药或许是萧凤留下的,然而下毒之人却未必是她。“冷哼一声,张柔却不以为意。

    自一介寻常农民成为北地军阀之一,他可不是和那等村野愚夫一般,会将所谓宣之于众的事情当做真的。

    “若依这般来说,那忽睹都莫非是为了……“守住嘴,张宏圣却未敢继续说下去。

    张柔话语顿时冷漠下来,古拙的脸蛋仿若万仞悬崖透着冰冷的俯视感:“以剿匪为民,借机消弱我等实力。这小子,端的是好算计。“

    “既然如此,那父亲?我们又该如何去办?“张宏圣收敛神色,不露分毫,俨然是忠顺的孝敬儿子。

    “他既然要做,我们为何不去帮他一吧?当然,这其中就会发生什么,那可就并非他能掌握的了。“张柔不免有些兴奋,似乎对他来说那辉煌的未来仿佛就在眼前,只需要一伸手就像摘取黄瓜一般的简单。

    …………

    深深庭院,小桥流水。

    涓涓细流,一弯绿水自万千奇山怪石之中盘旋而出,河岸两侧种植着垂柳,翠绿的草地之中姹紫嫣红,开着不知名的花朵。

    一袭微风吹来,平静的湖泊泛起了波澜,刚刚抽出嫩叶的柳条轻轻扬起,就连那空气中,亦是弥漫着沁人心扉的气味来。

    此刻,在这庭院之中,正立着两人,旁边停着一匹赤红战马。那人正是萧凤,而另一位则是此地的一位豪绅。

    可以说,若非昨夜这位庄主开门相迎,只怕萧凤就有可能要风餐露宿了。

    她倒是不怕,只是那野外环境恶劣,并非治疗萧月的好地方,所以就挑了这个地方来,作为修养地方。

    “昨夜多谢庄主款待,这是一些碎银,就当是我暂住费用吧!“将一些碎银递给庄主,萧凤就跨上战马。

    正在此刻,那萧月神色复杂,自房间之中走了出来,她看到坐在白麟之上的萧凤,双颊浮出不可置否的晕红,张开口嗫嚅的说道:

    “师……师尊!昨夜里,我……“

    自今天清晨起来之后,她们两人就这般样子。对话什么的基本上没有说多少,两人相处的时候动作也相当的僵硬,明明是想要去询问对方,却总是张开口就忘了词,就像在两人之间,隔着一扇窗户一样,不仅仅令两人之间再无之前的温馨融洽,反倒多了一些奇怪的感觉,仿佛稍不注意就会将那那貌似脆弱但又让人充满安全感的窗户撞破。

    “你……“顿了一下,萧凤敛眉下来,回道:“还是叫我姐姐吧。毕竟纯就年月来说,我倒要比你大一岁。“

    萧月心中一喜,又望见萧凤脸上带着的迟钝感觉,不由得感到有些紧张,寒蝉若禁的说:“姐姐,我昨天……“想着当初突然做出的动作,她虽然感觉面红耳赤,然而却觉得当初自己那般动作太过鲁莽,贸然中就夺了一个女子一生的幸福,这未必太过残忍了吧。

    在她那父亲严肃的教育之下,萧月一直觉得身为女子,相夫教子便是女子最大的幸福。这一点,应该就连眼前这位卓越无比的女子也应该一样吧!

    只是她们都已经做了那般事情,待到日后又岂会再如同寻常女子一般,获得幸福呢?

    萧凤忽地笑了,笑的是极为开怀,嘴角中透着蔑视天下的意味:“那些事情无足挂齿。对我来说,只需要你安全,那就一切安好了。至于别的?你认为我会在意吗?“对她来说,争霸天下本就不该,更何况逆**常?

    似这般事情终究是不会放在心上。

    听见这话,萧月那本是忧心忡忡的心情好似阳光驱走乌云一样,立刻就露出笑容来,练练点头:“嗯!萧月定会一生跟随姐姐身后。只可恨那些家伙偏要来搅局,这一次非看我将他们全都杀了!“说到后面的时候,却不免有些狠厉了。

    “那些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只是现在我们先回去吧。“拍了拍战马后背,萧凤说道。

    萧月赶紧点头,一翻身早已落在白麟之上,且嗅着那幽兰空谷般的清香,她只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这浓郁的香气之中,神魂好似波涛起伏的汪洋大海,上下跌宕,几乎彻底沉迷于这醉人的梦幻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