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八章心劫起苍莽,双凤共蝶舞
    “师尊,我——”

    微微睁开惺忪双目,萧月就看到眼前的萧凤。

    她张了张口,正要说着什么。萧凤却似乎早有察觉,当即回道:“莫要说话,你且仔细注意自己的身体。”

    被这话一说,萧月立刻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之内的异状。此刻,她只觉得在自己的体内有些暖洋洋的,仿佛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之中,定下心运起冥想术,当即察觉到身体内部的状况,只见她全身经脉尽数断裂,乱七八糟的浑然没有一个定性。

    而在这经脉之中,却有无数火焰燃烧不定,烤的经脉酥软下来,却又随后重新恢复原状。

    萧月虽觉有些肿胀,却也明白这乃是萧凤的清净琉璃焰。而这般状况,应当是萧凤正在助她治愈伤势,痊愈起来。

    “弟子鲁莽,让师尊担忧了!”

    神念一动,萧月满是歉意。

    萧凤当即回道:“无妨。只需要你安全就可,我便万事就好。”在这般冥想时候,她们两人不需要以话语交流,仅凭神念自然就可以交流。

    稍微放下心来,萧月却疑惑起来:“可是,师尊。我的身体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虽然和那元通、庆元厮杀惨烈,然而她却并未遭受多么严重的伤势,似如今这般全身经脉寸寸皆断,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萧凤满是叹息:“唉!你之前实在是太鲁莽了,明明自己心劫已起,就应当静心调养,否则如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心劫?难道说,我已经踏入羽化境了吗?”

    萧月吓了一跳,她曾见到自家师尊度过三劫时候的场景,心劫、身劫以及人阶,个个都是惨烈无比,自然晓得其中危险,却没想到今日里自己居然就开始渡劫了?

    “嗯!”萧凤回道:“你也知晓,我等武者若要操控真元达成诸多不可思议之奇迹,须得以冥想之术感应真元。但若是心境处于极端状态,就会令那真元产生奇异变化。因心而动,随心而成。我昔日之所以能够于丹田之内炼出丹劲,全赖当日刺激。”

    想着当初她若非被那萧逸守城而死的壮举刺激,萧凤又如何能够看破心劫,就此成就地阶强者?

    萧月愕然,不觉想起当初被逼迫时候的近乎绝望的表现,说道:“师尊,你是说在之前的战斗。我体内真元因我的表现,出现了状况?”

    “没错。只不过你却并未生出丹劲,反倒生出了一缕剑意。这剑意委实太过于锐利,一经产生就在你体内肆意破坏,否则如何会变成这般状况?幸亏我那清净琉璃焰具备痊愈恢复之能,倒是及时将你救了下来,将那缕剑意封入丹田之中。”萧凤应道。

    萧月念道:“以心为炉,以身为鼎,谓之丹鼎。这就是丹鼎境吗?”

    “正是如此!你也知晓,我等武者身躯本就存在极限,若是修炼到一定时候,那真元就会困于身体限制无法再次寸进。而且真元更随年龄有所变化。其中在九岁至二十岁时候,增长最猛。其后若是不苦苦修持,真元便有亏损之虞,若是踏入天年时候,其亏损更甚,实力一落百丈,直到晚年凄凄苦苦,让人怜悯。”

    萧凤缓缓解释道:“而你苦修十年,真元已然达到极限。若要再次进步,那就需要将真元彻底炼化,化作一枚种子。并且以这枚种子锻炼凡躯,进而褪去凡躯成就道体。至于这么种子?可以是丹劲,可以是剑意,更可以是舍利,至于别的东西也是不尽相同,全凭个人造化。”

    说话间,她仔细控制着那清净琉璃焰,一点一滴将那破碎经脉重新修复。而萧月也是陷入冥想之中,仔细感应丹田之中,那股霸烈的剑意,纵然被清净琉璃焰封在丹田之中,它却依旧横冲直撞,甚至稍不注意就将清净琉璃焰冲破,将丹田整个摧毁。

    若非清净琉璃焰瞬间修复,只怕这一下就令萧月就此葬生。

    渐渐的,萧月开始恢复身体的技能,五脏重新恢复功能,而那经脉也是接续起来,比之之前更是坚韧无比,就这样她发青的皮肤重新恢复原来的玉润光泽,僵硬的手指也开始动弹,昔日迟滞的神经也恢复正常,可以接受到经由皮肤所感应的各种信息对方状况。

    空气之中弥散着檀香,身下乃是轻柔丝绸,应该是某处大家闺秀的闺阁之中;远处传来打更声音,只怕也重新回到了襄垣城中;空气中,更有一股清香窜入鼻息之中,正如那空谷幽兰,自然是萧凤的体香……

    身体感应着这些信息,萧凤这才放松下来,清爽的空气随着呼吸纳入肺中,让她感觉曾经困扰着自己的毒素终于被完全解除。只是这时候,她却感觉身体有些燥热,隐隐间居然透着兴奋,尤微微睁开眼睛,就见萧凤已然褪去外衣,仅穿一件贴身薄衣的玲珑躯体,不由得生出一股渴求。

    “怎么回事?为何我会变成这般样子?”

    脑海里忽然浮现的画面,萧月顿觉得羞耻,只是心有却不由得冒出一股渴望。

    想要永远将那温暖的气息留在身边,想要永远的将对方的眼神吸引在自己身上,想要……

    嗅着芷兰般的幽香窜入鼻息,萧月只觉心有欲念更甚,气息不免有些粗重了起来。

    “小月儿,我不是说了吗?让你仔细冥想?”萧凤睁开眼睛,就见萧月此刻脸颊绯红、皮肤之上泛起红晕,呼吸中有些急促,不免有些担忧:“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有什么状况,尚未修复?”玉手抬起,就要去看一下萧月此刻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傅,请恕徒儿冒犯了!”

    萧月有些迟疑,刚刚抬头看见关切目光,当即鼓起勇气抬起头靠了进来,将那红唇贴了上来,直接将那剩下的话语封入其中。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含糊着,萧凤说道,被这轻轻的一吻,她那尚存的理智一瞬间就呆滞了。

    “我知道!”

    萧月直愣愣的盯着萧凤那对黑眸,仿佛星夜般神秘而又悠远,然而此刻它却像是被陨星点燃,无穷的火热崩射而出,简直就要将她完全燃烧殆尽。

    她不由得将手环住萧凤,将身子贴的越发紧致起来。

    感觉到触动着自己唇舌的东西,萧凤且见萧月那朦脓的目光,那是充满依恋的目光。她不忍心拒绝,不由得轻轻的张开了嘴唇,就察觉一个滑腻火热的东西钻入口腔之内,不由自主自己仿佛也被撩拨了起来,当即缠绕****,彼此互相抵住,蠕动中更是从鼻息中透着沉闷的呼吸,最终终于传出一阵长长的呻吟,两人方才放开。

    萧凤抬起头目光灼灼望着身下的萧月。

    “你要知道,这是一段艰难的路途。”

    “我知道。但是我愿意永世相随!”

    “那就好!这一次,我要你的一切。”

    萧凤再次俯下身子,一时间整个闺阁之中鸾凤鸣啼、鸳鸯戏水,相互中吻颈相缠、龙蛇相交,一起踏入生命中的大和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