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七章昙花刹那芳,烈焰灭淫僧
    “杀了你!”

    沙哑着声音,一位村民来到萧凤,扬起锄头就要落下。

    “各位,对不起了!”

    声音细微,几乎为雨声淹没。

    却见此刻,那萧月手中长剑凌空一挥,当即就在村民手腕之上挑出数点血液,砰的一声那村民摔倒在地。

    “只是挑断手筋,让你们失去行动能力。之后只需要好好治疗,自然会恢复的。”

    萧凤看着那躺在泥水之中挣扎不已的村民,低声说道。即使是被挑断了手筋,然而这人却还在挣扎想要冲过来,口中依旧咆哮不已,那庆元果然有些手段。

    “无论如何,还是抱歉了!”

    身形忽闪,萧凤又是避开砸来的三柄镰刀,于身形后掠时候,长剑自对方膝盖上面掠过,顿时让这几人跪倒在地。

    只可惜那村民却无论如何,都听不见她的话语。被大慈大悲千叶手洗脑之后,这些人无论如何都不会听从其他人任何话语,完全是以庆元的话马首是瞻。

    慈悲为怀,拯救苍生!

    或许当年那创造这么绝学的高僧是怀着这样的心境,然而若是落入了邪徒手中,却也不免化作如今这般德行。以邪法惑人心,并且操控其言行举止以此牟利,这般行径和那邪魅之人有何区别?

    古拙不动,庆元抬起眼睛看了一下在雨中挥舞长剑的萧月,似是早就晓得对方选择:“终于还是动手了吗?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受着戒律不曾杀人。我应该说你傻还是执着?不过等到将这些村民击败之后,你的实力也应当会下降到极限了吧。到时候,我自然会亲自出手,让你傲然凌霜的侠女,跪倒在我的脚下。”

    一个又一个,终于所有的村民全都躺在了地上。

    纵然他们依旧咒骂不已,然而萧月却终究还是感觉气力衰竭的可怕,体内之中绝无半分的力量可言。

    半只膝盖跪在地上,萧凤杵着长剑佝偻着背,胸腔之中燥热不堪,自嘴中不断吐出粗重的气息。淋落的雨点越发淋漓起来,早将她那长发润湿,一缕缕秀发缠在一起,贴在了冰冷的面颊之上,越发衬托着那张脸惨白无比,几近透明的雪玉肌肤混无半分的血色,真真如同只生长于天上之上的雪莲。

    “对不起,师尊!我想我还是无法继续陪着你。”

    呢喃着的话语细弱蚊蚋,再无别人听见,只在她的心中回荡。

    只是那庆元却缓步走上前,平静的陈述道:“终于结束了吗?”

    “呼!呼!呼!”

    剧烈的喘息声,萧月却半分回应都无。

    此刻,于她来说昔日傲骨凌霜的英气全都褪去,只留下那孤冷的身影。

    庆元笑道:“你知道你多么的美丽吗?美丽的让人惊叹,惊叹为何这个世间会诞生你这样的精灵。只可惜,为何偏偏就要和我们作对?难道乖乖的臣服下来就不行吗?”带着叹息,纵然他千方百计终于让眼前少女几近枯竭,然而此刻她却依旧没曾屈服。

    那高傲的头颅,依旧未曾垂下!

    “不过正是这样,我反而对你待会儿的表现更感兴趣。”

    转而发出猖狂的笑容,庆元将脸逼近了萧月眼前,却自怀中取出了一个袋子,啧啧说道:“你知道吗?这里面装着足以让每一个女子都会发狂的东西。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女性,被这里面的东西一沾染,那就会彻底变为男人的玩偶。我想,你应该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吧。”

    “要知道,我为了炼制这‘**合卺散’,可是着实耗尽了许多的珍惜材料。只消将你这厮抓住,那么我下半生的荣华富贵可就是指日可待了。”

    随后,他一抖手当即将这袋子轰破,凝聚出一阵烟尘直接朝着眼前少女拍去。

    纵然这个女子如此俊秀,然而对庆元来说,只有让这种高贵冷艳的少女臣服,才更有征服的快感。

    “嗯……”

    听见这话,萧月顿时惊起。

    她蓦地立起身子想要避开,却终究未曾避开烟雾,立刻被烟尘整个罩住,虽是勉强闭住了呼吸,却终究未曾避开,吸入了几缕药粉来。

    哈哈笑着,庆元知觉心头畅快无比,当即将那粗壮手指伸出,想要触摸一下这令自己垂涎欲滴的女子,口中连连说道:“很好。很好!你知道吗?待会儿你就会情不自禁起来,并且向我臣服。”

    却在此刻,远方一只凌厉火凤扑面而来,顿时将庆元吓得退后数丈,就连距离此地百丈之外现出一只灼热火球。只是一刹那,那火球立刻来到了他的面前,轰然间火球陡然裂开,却露出其中穿着军装的萧凤。

    她望着元庆,冷声说道:“我若是你,可断然不会这样做的!”见到萧月惨状,当即将其抱在怀中,几许火焰窜入其体内,当即令其神色舒缓下来,盯着元庆的目光越发冷漠了起来。

    “你,你是真凤娘娘?你不是正在双水镇吗?要知道那里距离此地至少有两百余里,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来?”庆元却惊讶起来。

    他和元通曾经和李守贤约定时机,商定过一起进攻,也好能够牵制对方。

    然而距离约定时候才不过一天时间,眼前女子就迅速敢来,这般速度也未免太过惊人了吧。毕竟从对方获知消息,再到赶到这里的时候,可以说对方仅仅在一个时辰之内就赶到了这里,如此速度绝非常人能够做到的。

    “是你打伤她的?”

    掌心扣在萧月背后,萧凤仔细观察其身体内脏情况,忽的问道。

    喉头一动,庆元低声说道:“你想干什么?要知道我可是少林寺的人!”掌心之中暗扣一点之前的“**合卺散”,脑中心思依旧不曾停歇。

    “我问你,是不是你打的?”萧凤厉声呵斥道。

    猛地一挥手,庆元当即吼道:“没错,就是我打的。而且你以为你能抵抗我这春药吗?”只是那些粉末只被一阵火焰凌空扑中,就瞬间燃尽,分毫作用都没有。他诧异之下,当即窜出将一人整个抓住,手腕作势欲要捏下去,吼道:“想杀我,你想让他死吗?”

    只是又一道火焰将其整个裹入其中,两人身上顿时冒起无尽火焰。

    许久之后,那村民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口中剧烈的呻吟着,至于那庆元?早就化作一缕青烟,彻底消散在空气之中。

    收起清净琉璃焰,萧凤缓缓说道:“谁生谁死,什么时候由你来决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