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五章剑术通神明,佛法洗人心
    话音刚落,那元通顿觉一股锐气直刺脑门。

    他顿觉脑袋胀肿胀无比,眼前更是一片黑暗,五指一送顿时让那两人松了下来,哀嚎着:“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不知为何,于那眼眶之中有鲜血沁出,于眼球之上异常显眼,令其感觉生疼无比,甚至就连寻常视物都有些困难。

    这一霎那,萧月当即抓住这个机会,身若流星直刺而出。

    元通当即低喝一声,双掌之中泛起金色光辉,正是那“大力金刚手”,直接将这长剑抵住寸进不得。多年修持,他这大力金刚手浑厚无比,一对肉掌不仅仅力大无穷,而且坚硬如铁,自然敢直掠萧凤那锐意无比的剑气。

    只是萧月旨在灭敌,眼见一击不成,当即纵身后掠,脚下轻轻落在了那水洼之上,莲足不过轻轻一踢,她整个人又似炮弹一般凌空射来,威势比之之前分毫不逊,甚至在刁钻、以及速度方面,更是远胜。

    元通岂敢放松?自然运起力量,以大力金刚手抵住那锋锐无比的长剑。

    不过多久,他顿觉吃力,连忙叫道:“庆元,快来帮我!这家伙疯了。”并非他无能,实在是因为萧凤此刻太过狠辣,剑气犹如滔滔江水一样铺天盖地自四面八方涌来,简直就要将他彻底淹没在这里。

    “我知道了!”

    咬紧牙关,庆元在旁边瞅了半响,正当见到萧月身形落定之后,当即运起全身力量,那朦胧虚影顿时凝聚成型,却化作一个尺许长的掌印,纹路清晰无比,望之犹如泰山压顶,所到之处漫天水汽全被推搡开来,直接朝着萧月抓来。

    虽是势大力沉,萧月却分毫不惧,喝道:“既然如此,不如将你二人一并杀了。“将身一晃,虚空中顿时显出一个虚影,身形秀发甚至包括那相貌,和她都是一般模样,手中亦是握着一柄虚化宝剑,只不过一闪就将那巨掌抵住。

    正是玄英九决之中“形影对立总难忘”!

    以她曾经修行过的《心游万仞》之法凝聚出一个分身,从而借着这分身进行诸如战斗、侦查、试探乃至于其他事情,从而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乃是绝佳的辅助技能。

    “这女人,真的疯了!”

    元通瞠目结舌,以他眼光如何看不出来那具分身需得消耗大量真元方有实现可能,如今被这女子轻易用处,显然对方是下了狠心,定然要斩杀自己。着急之下,他强行催动《大力金刚手》,点点金光弥散而出,正好聚成一只丈余长的手臂,而那手臂骤然落下,却将旁边一块巨柱整个抓住,猛地一下就被整个拔起,朝着对方砸去。

    那巨石乃是这处农户用来拴住耕牛用的,足有丈余长高,方圆也有数尺,足有数千斤之重。

    然而如今却被他强催功力当作武器使用,所到之处当真是所向披靡。

    “些末伎俩,莫非以为就能保住你自己吗?”

    萧月却冷笑一声,长剑轻轻点在了那巨柱之上,身似柳絮仅仅是将脚在石柱之上踩了一下,却自空中转了一圈,整个人就瞬间欺近,手中长剑却在空中挑起无数剑花,将那天空落下的雨滴全都带着,画出了一个有一个的椭圆形水泡,这些被凝聚形成的水泡在她的剑气搅动之下,立刻就激烈旋转起来,边缘锐利无比,只在空中掠起一道道弧形轨道,就朝着那元通射去。

    元通躲闪不及,当真整个人被这漫天水泡撞了个正着。

    若在平时,这些水泡只消一戳就会崩溃,然而在被萧月操控之后,它们却似飞轮一般,带着无比的锐利就破开元通的护体罡气,在他那肥硕的身躯之上留下了一道道鲜血淋漓的伤痕来。

    却在此刻,远处却骤然飙来一阵浓郁云雾。

    望着那浓郁云雾,元通顿时骇住,纵使他被那水泡打的是遍体鳞伤,然而见到这由大慈大悲千叶手制造出来的浓雾时候,却依旧布满惊恐:“庆元,你在干啥?”尚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云雾顿时将其吞没进入,分毫身形都看不真切。

    至于旁边的萧月?

    早在她看到自己剑气被这浓雾吞没时候就依然晓得这云雾诡异之处,自然是直接闪身避开了浓雾。

    这一下,当即庆元抓住机会,只是一招手就将那云雾收去,而那元通也被整个扯到了他的身边。只见此刻,元通双手合十,宝象庄华,低眉谢道:“若非之前师叔及时相救,只怕师侄就要往生极乐了!”神色异常恭敬,毫无任何其他波动。

    “他被你弄傻了?”

    想着元通前后截然相反的神色,萧凤忽的说道。

    之前那元通虽是唯唯诺诺、总是顺从庆元指示,然而他却不免有些缩手缩脚,混无半分战斗的可能。然而如今这人,却面色严肃、心神混一,全身上下弥漫着一股高昂的战斗意志,却不免让人想起了那狂热的信徒一般。

    需要知道之前元通的实力虽然和萧月相差相仿,但刚一交手就被萧凤一直压制,其原因正是两者战斗信念差的太多。

    生死搏命和擂台比斗,终究还是不同的。

    然而那庆元却呵呵一笑,面有慈悲说道:“非也非也!我不过是度其往生极乐,消去人生苦楚,如何算是洗脑?”话音之中,浑然没有将自己的行为当作一回事。瞳孔骤然缩小,他轻声念道:“元通,将他给我擒下!”

    话音刚落,那元通立刻冲出。

    其速度还有力量比之之前何止提升了数倍?

    他整个人状若金刚,早将那石柱抡起,却似擎天巨人一般,轰得一声就朝着萧凤砸来。

    “哼。这家伙果然已经被弄傻了吗?”萧月轻啐一口唾沫,瞧着庆元依旧是那般慈悲模样,越发感觉这张脸是如此丑陋,当即挺剑直刺,凌厉之处俨然已经将周遭雨珠全数催破,荡开一层薄薄的水纱,朝着对方直接打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