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执念成魔障,立志灭罪人
    见到这漫天云雾,萧凤当即纵身后掠,手中长剑却只在空中一绞,当即凭空拉出一道龙卷起来。

    这龙卷吸力极强,数丈之内的雨珠全都被它悉数卷起,更将那袭来的水雾也是一般吸摄其中,屈曲盘旋越来越高,转瞬间就将其整个挪移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正是玄英九决之中的“九曲黄河终不悔”!

    乃是一等一的挪移攻击的法门。

    “哼,我道你有何手段,原来也不过如此!”萧凤冷哼一声,却不免有些失落,长剑之上青芒越发浓厚,于她此刻早已经有些不耐,就等着一招灭掉这肮脏卑劣的家伙。

    只是那庆元却嘿嘿一笑,浑然没有将那剑芒当作一回事,指了指远处草屋道:“你自然厉害,只可惜那两位可就不一定了。”应着他的话,里面缓缓走出一人,手腕扣住那一对新婚夫妇的脖颈,哈哈大笑:“你若是攻击,那这两人也得去死。怎么样?尊敬的仙女大人?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你是在威胁我?”

    低沉着声音,萧凤手中那长剑发出阵阵轻吟,青色剑芒越发凌厉起来,目光灼灼死死盯着那囚住两位新婚夫妻的元通,直欲将那人生吞活剥。只是她却晓得自己若是真的动手,那么对方就真的会下死手,彻底灭杀这两位无辜之人。

    庆元呵呵笑道:“不敢!只是素来听那真凤娘娘麾下又一位仙子,不仅仅武功高强而且身姿卓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实。”目光透着侵略性的意味,自萧凤那玲珑身躯之上逡巡许久,果然不是那所谓的得道高僧,浑然是那般嗜好苟且、修行欢喜佛的主儿。

    被他一掐,那两人顿时挣扎起来,张口叫道。

    “救我!快来救救我!”

    只是随后骤然缩紧的手掌,就令两人闭上了嘴巴。

    “果然,这里是你们布下的陷阱吗?”萧凤暗惊,目光自旁边掠过,就见一人又是缓缓走出,立刻了然:“没想到你们这两个恶僧,如今居然混在了一起?只是今日里,莫非你们两人是想要一起赴死不成?”纵然这两人实力和她相差不远,然而完全处于对自己的自信以及师尊的崇拜,她却浑然无视,依旧高傲无比。

    “当然!”

    庆元呵呵一笑,双手合十对着那元通低首道:“无量寿佛,若非元通师兄及时出手,只怕我已经被这人给杀了。”

    “无妨无妨!”元通回道:“今日里我们只消擒下她,定然可以借助她将那萧星还有萧凤也诱来,一并擒了。好教这般妖女,知晓我佛宗的本事!”

    “哼!有本事就放过那两个无辜之人,和我一起对抗?”萧月抬起剑,挑衅道:“莫非以为就凭你两人,也能够将我擒下?当真是胡吹大气!”

    “不。”元通却摇摇头,笑眯眯的着:“这两人可是重要人质,我为何要放弃?当然,若是你弃剑投降,我就会放过他们两个!毕竟我可是很仁慈的,非到寻常时候,可不会做这种事情来。”喉头一股鼓动,俨然乃是那色中恶鬼。

    这话不过寻常,然而对萧凤来,却似洪钟大吕一般,顿时让她呆立在原地。

    “不放?”

    “当真不放!”

    话音刚落,元通顿觉一股劲风扑面,一道锐利剑气自脸颊之上直接掠过,带出了一道血痕。

    他顿时恼羞成怒,吼道:“你知不知道,若是你不投降,他们两个可是会死的。”手腕一抖一抖,将两人上下摇晃着,具是吓得哭泣无比,一脸的都是鼻涕还有泪水。

    “会死?有种你真的杀了他们两个?”

    萧凤只将那长剑冲着两人,浑然无视了旁边正呜咽着的两人去,漆黑眼瞳之中仿佛又熊熊烈焰燃烧,彻骨恨意盯着元通,昂然而立的身躯之上,萦绕不定的剑气渐渐逸散开来。

    “你还不投降?”

    那元通顿时吓了一跳,手腕顿时捏紧,恰的两人脖颈铁青铁青的,本来呜咽着的声音也顿时哑然而止,那两人虽是努力挣扎却终究还是没有逃出元通铁钳一般的手腕,双脚渐渐的失去了生气,脸上也浮现出青色,双目开始泛白,就连那张口也是努力的张开,像是在朝着天空诉自己的冤屈。

    “投降?若是我放弃了抵抗,焉知你二人还会不会继续这种事情?”

    歪着头,萧凤却似乎神经质一般,明明脸上冰冷的可怕,然而她那张脸却透着笑意。

    这笑容是嘲笑?还是无奈?透着无尽的愤怒,然而当遇见真正的邪恶时候,她却发现自己居然如此的无力,甚至将两个无辜之人卷入其中。

    但是,为何这些邪徒,却将这些事情当作为理所应当?难道这群混蛋,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反复的指责,在她的脑海里面回荡,然而望着这两人,萧凤却分毫不动,依旧持剑对准两人。

    “你若不投降,那我就会掐死他们!这全是你的错,若是你投降,那他们就不会死了!”被那冷漠眼神一盯,元通顿时吓了一跳,旋即就狰狞着脸孔吼道。

    “刷”的一下,一道剑光顿时落在了元通面前,留下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痕。

    萧凤冰冷着脸,漆黑双眸就像是那黑曜石一样,不带着分毫的感情,纯净的毫无杂质:“诡论!为什么你们这些恶徒,就喜欢这些诡论!”

    “诡论?”

    被那冷漠目光一扫,元通顿觉自己仿佛赤身**置身于北极之地,通体冰寒无比。

    庆元亦是暗道一声不妙,张口辩道:“呵呵,你不是要拯救世人吗?现在就有这两个人在这里,只需要你一张口答应下来,他们就可以得救。就连这么简单的方式都不愿意,你还什么拯救世人?”

    “所以我就必须要饶恕你们的罪孽吗?”

    低沉而又沙哑,萧星笑嘻嘻着回答着,一道霹雳骤然炸裂开来,白茫茫的一片立刻将她那诡异的场景展现出来。

    漆黑的双眸直愣愣的盯着两人,,犹如冰雪一般白皙的面容,泛起那亿载也不曾化去的冰川寒冷,而那吊起来的嘴角却充斥着讽刺意味,一张一合最终化作了九个字。

    “你们这群罪人,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