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三章国破山河在,三月烽火起
    日光晦暗,昔日里恬静的农庄,此刻却下起了细密的雨。

    淅淅沥沥,细密的雨滴一下又一下的砸在了地上,于那些汇聚起来的水洼之中,溅起一道又一道涟漪,让人心情也似那连绵无尽的雨一般,忧愁无定。

    “官人,他来了吗?”

    怯弱的好似迷茫兔,一个约有十五六岁的少女畏惧的望着那门扇,仿佛那门扇连通地狱一般。

    被这话一惊,旁边的汉子赶紧过来,将其一把抱在怀中,连连安慰道:“莫怕。莫怕!我就在这里呢!”目光扫过门扇,也是一般畏惧不已。这两人身上穿着的全是刚刚缝制的新衣服,鲜红鲜红的透着喜庆,就连那墙壁之上也贴着“喜”字,显然是新婚燕尔的良配。

    只是不知为何,他们两人混无初婚之喜,反倒布满惊惧。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于草屋之上,一滴又一滴溅落下来,打在地下的水洼之中,越发让两人紧紧抱着,一脸忧愁望着门外。

    此处不过是寻常农家,他们所居住的也并非那种高宅大院,不过是以草垛还有黄泥夯制而成的茅草屋,若是平日里不仔细修正,一到这下雨天时候房间之内就会变成水塘一般,到处都是雨水。

    许久之后,两人见门外毫无动静,不由放下心来。

    “他没来吗?那我是不是得救了?”

    “大概吧!毕竟据真凤娘娘已经派遣了她的弟子,想必他也害怕吧。”

    两人彼此对望了一下,想着在这寂静深夜时候,也断然没有安静,就要准备解衣安睡。

    却在此刻,那门却“砰”的一声炸裂开来,混杂着漫天凌厉的雨水,一记呵斥陡然炸裂开来。

    “呵呵!你们两人如今结为秦晋之好,贫僧若是不备齐一些礼物道谢,岂不会被其他人笑我不尊佛法,不识明法吗?”

    于漫天狂风暴雨之中,那庆元缓步走出,他虽是满脸堆笑,然而于两人来,却似地狱之中走出的厉鬼,顿时紧紧抱在了一起,虽是张口想要疾呼,然而却像是被硬生生卡住一般,半分气力都发不出来。

    “唉!也不知你这人究竟为何,居然被那孽女蛊惑起了逆心逆我崇庆寺的佛法规矩,违逆抗税不交田产,然而我佛慈悲,念你居家不易,我当为你咏颂一曲《往生经》!”庆元连连摇头,口中满是悲悯,忽的转目见到那楚楚可怜的少女时候,又是口称佛号:“只是这女娃娃却有些资质,权且由贫僧为你开慧如何?”

    “淫僧!”

    见到自家妻子即将被拉出去,那汉子终究忍不住,自旁边取过一柄菜刀就是劈去:“莫要夺我妻子!”

    “咔嚓”一声,那庆元却只在晃了一下手,手中念珠只在菜刀之上拂了一下,就令这菜刀整个断裂,化作碎铁,就连那汉子也被反震的口吐鲜血。

    他依旧带着浓浓笑意:“贪嗔痴爱恶,乃佛教五毒。施主!你心有贪念,侵夺我寺中田产,又因斥怒拿刀打我,根本着不过你痴念太甚,仅思一己之爱,有此而对贫僧生出许多无解,这却是你太过执着,不如且让贫僧为你超度如何?”一对手,泛起莹莹玉光,真真让人心中混无半分抵抗之意。

    那汉子一见这般异象,顿时痴呆了,俨然已经透着绝望:“大慈大悲千叶手?”

    “正是!”庆元笑道:“你既然五毒俱全,若是不以此超度,只怕日后会再次被那孽女蛊惑,踏入阿鼻地狱!”

    “超度?不如且让我来为你超度!”

    一记炸响正如那雷霆霹雳一般,顿时在这逼仄草屋之中炸裂开来,随着这带着凌厉愤怒的话音落定,当空中数道凌厉剑气屈曲盘旋,汇聚成一张铁网,自四面八方将这庆元整个罩入其中,屋顶上落下雨滴顿时崩碎化作一团细密水雾,“唰唰唰”就朝着他身上直接刺去。

    眼瞅着就要被这漫天剑气戳死,庆元登时鼓足全身真元,一时间肌肉骤然僵硬,衣袍好似灌了风一样整个鼓胀起来,才总算是将这漫天剑气挡在外面。

    虽是如此,他毕竟是仓促迎敌,虽是将剑气挡在身体之外未曾伤到内服,却不免逼的整个自草屋之中蹦出,暴露在漫天风雨之中。

    “我倒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妖女。”立住身体,庆元冷哼一声,分明带着恼怒。

    且看当庭之中的女子,手持利刃、飒飒英姿,不是萧月又是谁呢?

    她望着眼前这僧人,嘴角忽的跳了起来,讥诮道:“一气混元功,少林寺功法果然了得,难怪能够挡住我这玄英九决之中的‘烟雨绵绵断肠魂’了!”只是随后却骤然转冷,长剑应声而出,叫道:“今日里见你擅杀百姓、凌辱女子,岂能够饶过你这淫僧?看招!”

    绵绵剑气纵横交错,就将这元庆罩入其中。

    “好家伙,当日你夺我田产,逐我出寺之仇我又岂能放弃?看招!”

    被这剑气一激,元庆也狠下心,运起十成力气,于双掌之中却弥漫着一股氤氲雾气,其中似乎布满着一股奇妙力量,将那漫天剑气全数吞没了事,分毫伤不到他。

    “区区伎俩,岂能和我玄功相抗?”

    萧凤见到短时间内没曾奏效,顿时焦急了起来。她本就想要速战速决,快速解决眼前对手,如今见到短时间内无法绞杀对方,自然会有些焦急。心念之下,那漫天剑气也却骤然散开,一道变为两道,两道变为四道,劲力虽然变了很多,然而速度却越发迅捷起来,只在空中飞纵就将漫天雨滴全数击碎,化为一层薄薄的水雾,遮在了对方头顶之上。

    那庆元虽觉诧异,却不免有些不屑。

    似这般纵横剑气固然覆盖面极广,然而威力却着实太弱,他只消鼓足劲气、运转一气混元功的护体之法,自然可以护住身体要害之地。只是却在这一霎那,那漫天剑气却陡然间凝聚起来,变作三股足有拇指粗细的剑气,莹莹如玉、璀璨夺目,直接朝着对方脑袋、心脏以及腹之处直接刺去,正是“乱花丛中迷人踪”!

    这一下,立刻让庆元惊惧起来。

    他当即将双掌之中朦脓雾气挥出,漫天雾气就似毫无光线的黑雾一般,“簌”一下就将那三道剑气全数消弭。

    萧凤顿时惊讶起来,暗自想道:“这大慈大悲千叶手果然了得。明明毫无丝毫力量,竟然将我的剑气全部吞没了?”且看着这般奇异现象,她对眼前的庆元越发警惕起来。

    正在这霎那,那庆元却双手一推,漫天云雾顿时横扫而出,其目标正是萧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