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二章好梦留人睡,四面边声起
    深夜已近,然而于那正在城中中央的府衙之中,却依旧有昏暗灯火闪烁。

    仔细一看,便见于那昏暗烛火之下,萧星正伏于桌前,手中正提着一只毛笔于一卷白纸泼洒挥舞,旁边摆放着一摞书籍,足有数尺有余,其上所印着的《潞州县志》、《卷宗》字样。

    此刻,她正在处理这些资料,以便能够及时掌握整个潞州的情报。

    正在此刻,门外却有一人推门而入,萧星也没抬头,张口问:“王知县,深夜拜访不知你有何贵干?”

    “启禀萧主簿,在下有事禀告。”听见那平淡之话,王权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愠怒。

    自萧凤攻下潞州之后,处于安定潞州的情况并未将王权处刑,而是依旧令其履行自己的职责,只不过却让萧星以主簿为名呆在其身后,名其曰辅佐帮助,尽快安抚州中百姓。毕竟无论是萧凤还有其他人,都没有治理一地的经验,若是贸然将如同王权这般经验老道的官员赶走,却不免会引起人心浮动、地方动荡,并非好事。

    只是毕竟头顶上待着一个萧凤,所以萧星虽是主簿,然而主从易位,故此出现这般事情来。

    “什么事情?”

    放下笔,萧星抬起头,清冷目光仿佛能够看出心思盯着王权。

    王权暗自捏了一把汗,低下头却不敢直视那明亮双目,回道:“就在刚才,有百姓传来信息,在潞州北部,尤其是在襄垣、黎城附近,有淫邪之徒现身,到现在已经有十三位女子遭其毒手了!”

    恰似柳叶一般的眉毛立刻拧紧,萧星那本是清冷目光透着寒意,冷冷道:“知道是谁吗?”

    “属下不知!只知道对方实力强大,并非我等县衙之人能够战胜,只怕只有……”

    话音拖长,王权深深的低下头,脸上肌肉全都僵硬着,却不知道究竟是害怕又或者不敢直视,话语中透着的意味不消明,就已然让萧星明白过来,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换句话,必须让我去才行吗?”

    这时,萧月却傲然走了进来,腰间一柄修长宝剑闪烁着莫名寒光,一对凤眼锐利的好似瞄准镜一般,只是在王权身上一扫就令其腰弯的越发厉害,混似被煮熟的龙虾一般。

    她一身锐气,当真是舍我其谁!

    “只是姐姐,我们毕竟不知对方实力如何,若是贸然过去只怕会中了对方奸计!”

    萧星摇摇头有些担心的,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工作到如此程度,当即立起身来将旁边卷宗收拾妥当,笔墨纸砚也重新归入书斋之上。然后她接过萧月递过来的衬衫披在身上,此刻正值春雨绵绵,夜间自然有些冰寒,若是不心照顾自己,只怕就会有生病可能。

    正是担心自家妹妹熬夜太过,萧月才过来将这衣衫送来,也好驱除寒气,却没想到居然听见这般事情来了。

    只是她见着萧星柔软样子,却不免有些气恼,信口道:“那就让对方继续肆掠,反而衬托出我们的无能?”

    “姐姐,你也不是不清楚,如今师尊正率军和那李守贤于横水镇地境交战,急切之间难以回援。正在此刻,却传来这般消息,焉知不是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萧星无奈,张口劝道:“师尊十年幸苦,断不可因我等一念之差就此丧失。”

    “那你怎么办?就这样坐视不管吗?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又该如何面对着州府之下的百姓?师尊也常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是让这潞州百姓失望,我们就算击败对方那和那些贪污百姓有何区别?”萧月立刻炸了起来,话语之中不免有些冲意。

    于她来,且看着治下百姓被那些淫邪之徒玷污却浑然不动,简直就是让猫和老鼠一起生活一样,简直就是无法想象。

    “姐姐!”

    萧星抿紧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却转而消失,:“我知晓我就算劝你也绝技无法劝动,但是此行务必要确保安全。最好将师尊所配的那些东西全都带上,也好多些对付敌人的手段。”

    “只消三十骑,我定然能够歼灭对方。”

    萧月宛然一笑,当即转身离开。

    萧星垂下双眸,眼睛之中不免有些模糊起来,念起正在远处领军作战的萧凤,也是担忧起来:“此时正值战斗时候,只希望一切安好!”

    ……………………

    于浅浅的河滩之中,上百匹战马踏入溪水,朝着前方走去。

    只见两侧具是数丈有余的山岩,其上长满葱葱郁郁的青草,偶然间会有一个两个松树耸立其上。若是有人自天空俯瞰这里,便可以看到这个地方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整体撕碎一般,整个地面布满着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沟壑,深达数丈有余,一道道纵横交错,令人望之就感觉迷惑,有置身于迷宫的感觉。

    “张弘范!你告诉我还要走多久才能够度过从这泽州之中走过去?”

    整整一天时间都在这里转悠着,忽睹都不免有些恼意。

    张弘范扯了扯嘴角,:“依在下所言,若是不找一个向导,只怕我们是只有转身回去了。”实在的,他跟着走了这么多时间,也感觉晕晕乎乎的,完全弄不清楚此地地形究竟如何。

    大概是因为乃是太行山脉和江淮平原交接地带,并且境内亦有白水河、洛水流经此地,所以泽州的地形相当破碎,到处都是沟壑,直到现在他们都还在那些足可容纳人马穿行的,浑然搞不清楚哪条路才是进山的道路。

    “向导?你是让我向那些贱民请求吗?”只是忽睹都却冷哼一声,不屑一顾道。

    对他这等黄金家族来,屈尊降贵去和一些番民厮混一起,当真是不可想象。

    张弘范无奈,只好道:“非如此,否则的话我们绝难难以从这山川之中穿过去。至于击败赤凤军?我想那是决计不可能的!”毕竟他并非此地生长,当然不晓得这里究竟是何状况。

    “赤凤军?”

    念叨一下,忽睹都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旋即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行休息片刻。至于你?且去周围看看有没有居住在这里的山民生存。若是有,那就将其抓来,让他率领我们前往深山之中。若是不从?你知道应当怎么做!”隐隐间透着威胁,他却不禁意想起当初被追得狼狈逃窜的模样,转而间自然是越发恼羞成怒了起来。

    “我知道了,殿下!”

    张弘范当即依令离开,化入丛林之中,只是转眼间却不免轻蔑笑道:“若非你于我有莫大用处,你真的以为我会真心追随在你身边吗?”这般话却只存于他心中,绝无其他人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