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一章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长刀凌厉,当即将赵晨打的后退数步。

    他稳住身体,且望着眼前突然冒出的近百位黑衣人,暗想:“怎么回事?这群人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难道对方会飞不成吗?”毕竟那陡峭悬崖距离涯底足有百丈,陡峭无比近乎垂直,除却了能够凭虚御风的地仙一流外,寻常人可逾越不了。

    只是那黑影却嘿然一笑:“喂,你就是赵晨?”

    “你是李彀?”

    赵晨顿时惊住,且望着眼前壮汉,就想起中午时分他所听见的那猖狂声音。捏住手中长刀,他感觉手心之中泛起汗水,却是有些紧张。

    纵然这人对萧凤来不过蝼蚁,但对他来,却不异于旗鼓相当的对手。

    若不心,可就有性命之忧!

    李彀猖狂一笑:“没错!当时候的耻辱,不如现在就了断吧。”手中长刀顺势劈出,倒是没有分毫犹豫,就要将赵晨劫杀在这,而身后近百人听见其命令,也纷纷一涌而上,欲要自这处通道闯入众位将士休息的地方。

    “可恶。绝不能让对方闯入休息地方!”

    念及身后尚未醒觉的士兵,赵晨立刻止住脚步,正如那中流砥柱一般,仿佛生了根一样傲然立于原地,一柄长刀有模有样,将李彀挡住令其分毫寸进不了。

    这一下,却让李彀着急起来,吼道:“射箭!给我阻住他,其他人给我冲进去。”

    众人当即拿出手弩,瞄准赵晨射去。这一下密集如雨,纵然赵晨用手中长刀格开许多,却也不免被其在皮肤上划出血痕来。所幸这手弩劲道不足,比不上蹶张弩、神臂弩之类的强横,倒也无法对身着甲胄的赵晨造成多大伤势来,全都被那铁甲挡住无法伤到内腑。

    而他正欲阻挡,却知觉脑海一阵恍惚,不觉愕然道:“这弩箭有毒?”

    “嘿嘿!这从蝰蛇毒牙之中萃取的毒液,你觉得滋味如何?”轻蔑一笑,李彀立刻令其余人自赵晨身边闯入后方军营所在之地,又道:“至于你?虽然我就算不动手,你也会死在这里的。只是想一想,若不亲手杀了你,又怎么能够显示出我的威猛?”

    将手中长刀挽出一个架势,他当即仗着自己年轻气盛一步踏出,就要将赵晨斩杀在这!

    赵晨暗道不好,当即挥出长刀欲要挡住对方长刀。只是他身中剧毒,十成力气用不出五成,这一挥显得有气无力,当即被李彀跳开。他瞧着远处帐营之中陡然生气的火光,顿时乐呵了起来:“都快死了还这么顽强,你这厮还真够愚蠢的。放心吧,待会儿会让你和你的同伴一起去死的!”

    但见此刻,于众人休憩的帐营之中,无数嘈杂声音尽数想起,漫天的火焰全都冲天而出,浓郁黑烟直冲云霄,合着远处渐渐升起的霞光,不免让人觉得仿佛这整个山头都被彻底燃了一下,浓烟滚滚随时随地都有被烧蚀殆尽的可能。

    然而听见那些嘶吼挣扎声音,赵晨却觉得眼角眦裂,怒不可赦:“闭嘴!”长刀挥出想要劈中对方,却被对方轻轻一带。这一下,当即令赵晨他稳不住身躯失去了平衡,踉踉跄跄的就被带偏,险些跌倒在地,脸上铁青铁青的,就连身体也迟钝许多,显然那毒素已然开始发作了。

    “闭嘴?就你这般德行,也被任命为这一方统帅。我看你这赤凤军也不过如此。”

    立在一边,李彀讥诮着,口中喋喋不休谩骂着:“等到杀了你,你那所谓的主公也会被我们擒下。到时候,你觉得爷我会如何整治那个妖女?”想着当日险些被灭杀的场景,他声音不由轻浮起来,“那妖女虽是妖女,不过身材倒是不错。不如就这样废掉对方功夫,然后丢入妓院,让众人看看你们口中尊崇的真凤娘娘是个什么货色?”

    “当然。对你们那位救世的真凤娘娘来,也算是救世吧。毕竟满足那么多男人的需求,也算是不错的嘛!……”

    “闭嘴!”

    听见这般侮辱话语,赵晨沙哑着声音怒吼一声。

    脸色惨白,然而他那双目之中却有血丝涨开,一道道浮现于惨白眼仁之上,粗壮手臂之上血管鼓胀起来,却是分毫不管那剧烈毒液对身体摧残,双手握住长刀,迅若闪电直接朝着对方劈去,李彀立刻吃了一惊,握紧长刀迎面劈去。

    “喀拉”一声,李彀顿觉手中长刀一空,左肩铠甲合着血液飙射而出。

    他顿时吃了一惊,看着那嵌入骨节之中的长刀,吼道:“你居然打伤了我?你居然敢将我打伤?”双目直欲从眼眶之中迸出,明显是透着不可置信。

    “活,活该!”

    赵晨哑着声音,自口中咖出血丝。

    他之前那一招不过是五虎断门刀之中最寻常的“猛虎下山”,若再寻常时候自然不可能有这般实力。只是之前赵晨濒临死敌,毫无保留运起了全身功力催动,又因被对方讥讽血气膨胀的时候,故此才有这般力甚至短时间内压倒李彀的实力。

    然后时候已过,他却就连半分挪动气力也没有了。

    “混蛋,你这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被那血腥之气一刺激,李彀仿佛疯了一般,一把将长刀拔出丢到一边,作势扬起手中大刀就要落下。

    却在这时,远处凌空飞来一个灼热火球,他尚未动作就被整个裹入其中,须臾间化作一团灰烬不复存在。而在地上,赵晨知觉眼眶之中充满泪水,苦涩道:“主公,你终于来了!”

    火球消散开来,立于山峰之上的,不是萧凤又是何人?

    萧凤且看着地上横躺的众多尸体,也觉得心中酸楚无比,旋即自山峰之上落下来到赵晨身边,指尖冒出一缕火光就化入赵晨身体之中,劝道:“莫要话,且注意保护好身体!”

    这一下,赵晨顿时觉得体内暖哄哄的,昔日里令自己身体僵硬、濒临死地的蛇毒竟然转瞬消失,在没有之前的霸烈迹象。逮到他又重新回转过来,且看着一脸哀伤的萧凤,立刻就感觉有些赧然:“主公,属下自知有罪,还请主公惩罚!”若是之前做好境界,整个赤凤军何至于损失如此惨重?

    依着眼前状况,只怕死亡者已然接近百余人了!

    这般损失,可谓是开战以来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

    远处,那些黑衣人见到萧凤重新来此,也顿时做鸟兽群散,纷纷从这山寨之中逃窜出去。

    只是那些士兵还有萧凤厮杀一整夜,也全都是损耗太大,将对方逐出去之后就没有追击,重新回返山寨之中,开始整理这已然因火烧、厮杀而变得乱糟糟的山寨。

    “你自然有罪,所以就罚你受三个月幽静之苦!”

    萧凤叹声气,脸上明显带着被玩弄的恼意来:“只是这次教训务必记好,下次不得再犯了。攀附悬崖,趁夜偷袭,没想到对方居然玩出这般的花样,直接自悬崖边上进攻。这一也难怪你们没有看透!”到这,她有看向赵晨,道:“你身体顽疾也被我以清净琉璃焰重新修复,若是借助这段时间好好调养,应当能够再上一层。待到回去之后,你莫要浪费时间,需要好好修行知道了吗?”

    “属下知晓了。”

    赵晨神色黯淡,也立刻退下,开始着手安排寨中事宜,纵然击退了对方,他却并不意味那些人就会如此善罢甘休,定然会有更激烈的战斗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