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章神通有神威,不及人心毒
    “或许我让你失望了!”

    悠然声音飘了出来,顿时让李守贤吓住,呆在原地。

    待到烟尘消散之后,他望着那悠然自得的萧凤顿时愣住了:“不可能,你并未修行金刚护体手段,怎么可能护住自己身躯不受伤?而且还是这般的轻松自在?”到后面,脸上透着不可思议。

    此时,那萧凤悬于空中,一头瀑布一般的秀发随风鼓荡,身上铠甲洗亮无比,就像是刚刚出场的发动机一样,纤尘不染绝无半分损耗,脸上也是悠然自得,哪里还有半分被重伤的迹象?

    她张开手掌,却见其中躺着一只蝴蝶,一对翅膀破烂不堪,纤细腿在掌心之上努力挣扎,似乎想要重新回归天空。

    听见李守贤问话,萧凤不觉讥讽道:“哦?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毕竟我的清净琉璃焰除了能够荡涤一切邪恶生命体之外,就治疗我自己还有别人的伤势也颇有奇效,当然也包括这些幼的生命体。”一火光闪过,掌心之中那蝴蝶就像是复生一般,一对翅膀转瞬恢复,轻轻摇晃之下就令身体重新飘在空中。

    飘飘荡荡,一上一下,初时这蝴蝶有些孱弱,稳定不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在扇动了几下之后,它就恢复往前活力,重新归入丛林之内。

    萧凤转过头看着旁边痴呆的李守贤,声音陡然严厉起来:“若非我志不在杀你,一百个你也早就死了。告诉我,你究竟有着什么计划?”

    “呵呵!”

    怅然若失,李守贤见到自己百般纠缠却就连丝毫损伤都无法造成,不免有些悲意:“之前我尚不相信你有此般本事,没想到今日一见你的确有些本事。只是可惜了,你虽是神通强横,然而终究还是会一败涂地。”

    “一败涂地?你是认为我不可能击败蒙古,恢复华夏吗?一介败臣,反倒和我这般话,这世间可当真有够可笑的。”萧凤耻笑起来,对眼前这个即使在生命最终时候还继续战斗的或许有些怜悯,然而更多的却是恶心。

    能够将自己卑劣事情伪装的光明正大,所谓的汉奸就是这种存在吗?

    “痴心妄想!”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骤然间,李守贤脑中闪过了这八个字,他忽的感觉心中一阵错乱,却摇了摇头耻笑道:“你不过一介女子,不过是稍有力量,竟然敢做这荒唐之梦!我看你,和那黄巾、瓦岗、红袄军一流有何区别?左右不过有一个钟相、杨幺、方腊罢了。”

    “是非成败、万物皆空!这世间,向无永恒之物。”心神不动,萧凤分毫不曾露出半分波动,随口回道:“我既然来此,又看见这些事情,又岂能够视而不见?”盯着对方,她又问道:“果然,你们有什么计划吗?”

    三千人马还有平阳府知州,她自然不会放在眼中,然而若是比如孟珙、张绣、李璮这等同级别的存在却让人挂碍,更何况当年她擅闯蒙古大军时候所遇见的那个自称萨迦寺住持的萨迦班智达也是一介强者,至于这神州大地所藏着的强者亦不知有多少,若是他们有什么计划,自己可绝难对抗!

    “哼!既要杀我,你做这般口舌又是为何?”

    绷紧脸,李守贤见到对方迟迟不动手,顿时起了火气厉声喝道。

    萧凤冷下脸,只将手一扫,神火立刻自对方身体环绕一圈,冷道:“我杀你随时都可!然而若是这般就杀了你,未免也太过便宜你了。若是不将你孬种的情报掏出,我可没这些闲情雅致和你多做纠缠!”手指一动,李守贤顿觉体内脏腑犹如火炙,烧的他疼痛难忍,禁不住哀嚎起来。

    又一挥,萧凤才让对方稍微恢复一起来,又问:“现在你愿意了吗?”

    “呼……,呼……,呼……”

    急促的呼吸,李守贤却似已然用尽全身力气,勉强自己站了起来,目光盯着萧凤透着决绝,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不,那就死吧!”

    萧凤见这人虽受万般折磨却分毫不坠威风,立刻恼怒了起来,一挥手漫天火气自其身体之中喷涌而出,就要将对方彻底烧毁。

    “妖女!”

    勃然而起,李守贤却猛地抬起最后声音,咆哮般的吼道:“你能杀我,只可惜你哪些部下却并非如此!我死了,他们也得陪葬!”翻身一滚,却不管此处正位于千丈悬崖之上,整个人朝着山谷之中掉落而去,转瞬间就消失无踪,不知落在那里去了。

    只留那阵阵狂笑,回荡于山峰之中去,却像是在嘲讽她那近乎痴狂的想法。

    “该死!这家伙居然以自己为诱饵,将我调出山寨了!”

    恍然大悟,萧凤立刻醒转过来为何对方明明知晓自己实力却总是一意孤行和自己战斗,甚至就算是面临死亡威胁也不曾推却,只因为对方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将他拖在这里啊!

    身形骤闪,萧凤当即纵身而会,也不管那正在远处的白麟,掠起身子朝着远处迅速奔去。

    依着现在时候,对方只怕已经开始攻击山寨了。而这个时候她若是迟到一时半会儿,只怕山寨之中的那些将士,就会死的更多。

    对这般状况,萧凤岂能接受?

    ……………………

    山寨之中,赵晨拿着刀行走于城墙之上。

    在自家主公不在的时候,他想着离去时候的嘱咐,也打起了精神开始巡逻,以免得可能被对方给趁夜偷袭了

    当见到那哨兵困顿无比的样子,赵晨就训斥起来:“莫要睡觉,仔细查探周围的情况!”

    “这有什么啊!反正我们有主公在,就算他们闯上来了,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只是那哨兵却有些不悦,揉了揉惺忪眼睛随口回道。

    赵晨有些无奈,自旁边舀过一瓢冷水撒去,怒斥道:“就算如此,你也不能松懈。莫要忘了此刻主攻不在这里,若是敌人就此攻来?我们又该如何?”

    被这一瓢冷水自头顶整个浇了一通,哨兵顿时醒觉起来,却还是有些不在意,随口道:“那有如何?咱们这可是建立在半山腰的,三面悬崖,仅有一面才有通往山下的道路。地势险要,就算对方兵力多上一倍也能够抵抗。对方如果想要攻来,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赵晨摇摇头,正欲反驳,却不禁意间撇过远处有一些黑影冲来,手中亮光一闪,就见眼前哨兵整个倒地不起。

    他当即抽刀夹住劈来刀芒,高声道:“敌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