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八章双方互算计,咋闻有阴谋
    回到山寨之中,萧凤听见那些将士欢喜笑声来,也露出几分自得。

    第一步已经踏入,那么接下来只需要在这太行山之中站稳脚步,她就可以大显身手、实现自己的目标。

    板甲这种玩意已经具备生产可能,黑火药什么的这个时代已经出现,自然也会开始小批量生产,至于进一步研制出火绳枪以及燧发枪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甚至想要将火炮这种战争之神也弄出来。

    以目前赤凤军的实力莫说是蒙古大军,就连那些汉签军也不是敌手,若要战胜他们除了猛攀科技树也别无他法了。

    然而唯一的问题在于!

    他们现在必须先度过眼前这一关,否则那貌似美好的未来,只不过是存在了虚幻之中罢了。

    想着这些,萧凤将列位军士着急起来,说道:“对方今日被我一击,定然士气消灭,只消我率领精兵闯入对方军营之中,将那李守贤拿下,到时候肯定一定能够灭掉对方。”

    “没错,以主公的实力,定然能够一举成擒,灭掉那厮!”

    “正当如此。今日里对方见到主公大显神威,定然会望风而逃。”

    “……”

    乱糟糟的,一行人当即举起杯盏大口吃肉,端的是好不快活。

    望着这些人的作态,萧凤却不可置否露出愁容,以不喜檀腥为由离开帐营,只有赵晨偶然瞥见其眼角透着的愁容,也一并跟着走了出来。

    月光黯淡、星辰昏暗,仅有山风呼啸而过,吹的人寒蝉若噤。

    此处正处于盘秀山和巨峻山之间,其中有一条一条蜿蜒小路自其中贯穿而过,正是平阳府进入潞州的必经之地,而这条路所通往的地方正是横水镇。为免对方闯破两座大山阻挡,破坏横水镇以及后面的居民,所以萧凤就决定在这深山之中,彻底击败对方。

    “你不是和他们欢庆胜利吗?怎么就出来了?”似是察觉身后之人,萧凤问道。

    此刻,她正立于一座十余丈巨石之上。这巨石顶端好似长矛,可谓是相当锐利,仅用手指掠过也可以感觉其锋芒之处。然而萧凤却仅凭一只脚轻轻站着,总是周围山风吹的人眼睛睁不开,她却纹丝未动、犹如塑像。

    赵晨拜首,当即回道:“主公如此愁虑,莫非是担心赤凤军会有什么事情?”

    “自然!”

    点点头,萧凤且望着远方丛林,于漆黑星夜之下,却有一处地方篝火旺盛,正是李守贤军营驻扎所在之地。她说:“他们实在是太过自大,当真以为有我在这里,这场战争就会胜利吗?”想起十年之前,她的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即使兴奋也是恐惧。

    为自己十年磨一剑终于开始复仇而兴奋,也是为可能招惹的敌人而恐惧。

    “这倒是,那些热还是太过于坐井观天了,不晓得敌人强大!”赵晨叹道。

    他虽然实力不足,然而一生所遇着绝不再少,自然知晓于这神州之下,实力不比自家主公差的不在少数,至于那些精锐部队亦是不在少数。只是挫败了李守贤锋锐,并不算多么强大的战绩。

    应着声,萧凤庄重嘱咐着:“正是如此。所以在我离开时候,你务必要守好山寨,切莫被敌人入侵了。”随后身形掠起,直接自巨石之上跃下,只在地上一点就稳住身体,说道:“至于那李守贤?我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打着什么算盘!”身穿一件赤色铁甲,手中握着一柄亮银长枪,腰间插着一柄赤色长剑,当即领着一百兵马,准备趁着这夜间时候偷袭对方营盘。

    一路上,众人噤声不语,身上披着灰色布袍遮住闪亮兵刃,就算是身下战马,也在嘴中塞着东西,以免发生了什么声音惊扰了对方。

    大抵走了三个时辰,东方渐渐有晨晖升起,正是昼夜交结、人员最为困乏时候。

    而众人也来到李守贤营盘所在地方,就等着一声令下闯入对方营帐之内,肆意杀伐。

    “各位,先等等!”

    凝视着眼前场景,萧凤却升起一丝疑虑,昨夜观望时候她尚且见到这营盘之内火光冲天,以为对方应当是全员休息睡觉去了,然而今日来到这里却只见营盘之中四处堆着烧尽的柴火堆,但上面却并未放着炊具,相较于两千人马来说,这里的炊具实在是太少了,少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正在此刻,李守贤却悠然走出,且望着周遭森林,笑道:“阁下既然来了,为何还不攻击?”

    听见这话,萧凤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当即拍马走出,望着这傲然立于自己眼前的家伙,冷笑一声说道:“你猜到了我今夜回来?”

    “自然如此!”

    李守贤点了点头,双目之中古朴不惊,又道:“因为知晓你今天回来,所以我早就呆在了这里,就等着你来了?”应着他的话,周围走出十数位士兵,手中拿着火把将立着的火盆点燃,让整个营盘亮堂了起来。

    这一下,立刻让萧凤见到整个营盘状况,一圈的柴火堆不知何时遍布整个营盘,大抵因为燃烧时间太过久远,这些火堆之中仅有一星半点火星来,至于那营帐之中也毫无动静,却不知道那些士兵究竟是神经大条,还是有纪律严明,在有敌袭的情况下,还能够安然睡眠。

    长枪一抖,凌烈火焰骤然冒出,萧凤冷着脸问道:“独自一人面对我,你不怕我杀了你?”

    “自然怕。”浑然将长枪无视,李守贤抬起头望着坐于白麟上面的萧凤回道:“只是因为素来仰慕阁下风范,所以也就没有顾惜性命,设下这局想要问问你。似你这般女子,本可以逍遥一生,纵使面对那些达官贵族,也可完全无视。却为何走到这般路径?”

    若是那些男子,他倒不怀疑对方企图,但是如今却遇见这样一位叛上作乱的强大女性,却着实希奇无比。虽然在这世间,已经有杨妙真一般女子出现,但却又出现这般一位巾帼英雄来,却不免让人悲叹不已。

    萧凤却没那心情继续饶舌,随口问道:“国破家亡,生死离难。本就是吾辈英杰之责,岂有男女之别?告诉我,你那些兵马究竟在何处?有准备做什么?”长枪之上火蟒卷曲,烈烈火焰却成吞天之状,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将这李守贤彻底吞没。

    “唉!看样子,你果然是一遍赤子之心。只是可惜了,却是误入歧途。”李守贤摇着头说着话,眼中瞧着萧凤却带着怜悯,仿佛看着即将溺死的人一般。

    “误入歧途?”

    看着这人这般作态,萧凤却觉得心头火大,正欲一枪将其杀死却在脑中咔嚓一声,闪过一个念头,当即吼道:“不好、快撤退!这家伙要偷袭我们的山寨!”一瞬间,当即拍马转身,恰如火云一般一路撞开无数树木,朝着自己山寨方向走去。

    其余人面面相觑,见到自己首领率先离开,也跟着尾随而回。

    至于那李守贤,他只是望着身边立着的十数人护卫,不免有些悲叹起来:“这女子果然有够果断。居然就这么轻易放弃击杀我的最佳时机,却选择离开这里。这般行径也算不错。毕竟我也并非毫无抵抗能力,若是再加上在这里埋伏下来的火药,就算是无法重创她,也能够拖上一拖。让对方识破了我的计划,却是可惜了。只希望李彀能够识趣尽快撤退,不然等到她回去之后,估计就糟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