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五章贼寇正当时,几人定策略
    “报告殿下,长子县已经被贼寇攻破,目前对方正在朝着县进军。”

    平阳府中,一位探子快马加鞭冲入府衙之中,就冲着高坐其上的几人说道。

    于府衙之中正中坐着两人,其中正中央的正是那忽睹都,位于其左手侧坐着的乃是张弘范,除却了这两人之外,尚有一人立于堂下。此人虽是年近不惑,然而气息悠长当是修行不错的武者,两只手臂修长兼且粗大,伸展开来甚至直达膝盖,当真是迥异于人。

    他听见探子回报的信息,一脸惊讶:“什么?不过一日,怎么就连长子县也被攻破了?”

    “不仅仅长子先,就连屯留县以及潞城县也被攻破。目前对方正朝着襄垣、黎城进军,只怕不日里这两个县城也会陷落,到时候估计整个潞州就会彻底沦陷了。”探子不敢掩藏,当即说道。

    冷哼一声,那忽睹都一对虎目透着狰狞,斥责道:“李知州!于你之下,却冒出这等逆贼,你且和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想着当日里被对方追得狼狈逃窜的模样,他就倍感耻辱,只想要立刻会转身将那凤女给呆住杀了。

    只可惜此刻蒙古大军正在西征,一两年内是不可能回来的。而想要剿灭那赤凤军,他也只有借助这些汉签军才可能成功,否则如何会低声下气和这些个汉人这般讨论?

    若是以前,早就一刀斩了!

    李守贤当即叩首,面有惭愧说道:“还请殿下饶命,微臣虽然屡次兴兵讨伐,欲要剿灭赤凤军。然而对方却藏于大山之中,隐于丛林之内,端的是行踪不定。若是要搜山巡检,却又有惊扰百姓可能。故此没有发现在我境内,居然出现了这般人物出现。”

    “虽是如此,然而一个治下不严、剿匪不力的罪名,我也可取你项上人头。”恶着声音,忽睹都厉声吼道。

    这一下虽是气势十足,然而他那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却不免透着一股外强中干的样子。

    另一边,张弘范一转身却单膝跪地,极其诚恳劝道:“还请殿下息怒。如今之计最重要的是莫要让对方继续肆掠,然后着急其余人,一并剿灭这赤凤军。”

    “既然如此,我愿意亲自带兵剿灭这逆匪,告慰天可汗之恩德。”李守贤神色决绝,当即拜倒在地回道。

    “才叔兄果然仁德,吾辈自然佩服!只是那妖女乃是修成地仙的强者,你如何能抗?”

    却见此刻,自门外走入两位僧人,身躯宽阔、脸颊红润混似大肚弥勒佛,身着一件大红金丝袈裟,手持一件铜制镀金禅杖,脖子之上挂着黑玉乌木制成的念珠,两只手腕也缠着琥珀所造的念珠,佛教本该具备的出尘之意丝毫没遇,却凭空多出了许多物华宝气来了。

    其中一人见到忽睹都,当即颌首说道:“我乃是崇庆寺住持庆元,而这位高僧则是法华寺圆通。却是叨扰了殿下。“

    “无妨!只是你二人为何到此,能否和我说道说道?”忽睹都眯着眼睛,望着座下两人。

    那庆元当即哀叹一声,几滴浊泪落了下来,双目之中透着悲悯:“那妖女心思歹毒,不修仁德。正在昨夜,就亲率三百弓骑将我崇庆寺围住,不仅仅夺了那些田产,更是将庙中僧人全部逐出,灭我朝食。”

    “我那法华寺也是一样,被她给夺了田产。若非有庆元相告,只怕我也难以逃出,却是让殿下羞愧了。”随着庆元话语,圆筒亦是抬起手遮住面容,做出一副拭泪模样,声音恳切无比。

    见到两人悲伤模样,那李守贤只觉得身为虚假,只好扭转头不去看。

    张弘范只见座首之上忽睹都以目示意,当即一步跨出,锐利眼神逼视两人:“原来如此。纳闷你们两个此次前来,是想要让我们来帮你报仇的吗?”

    “秉陛下,这乃是昔日达摩所传之妙法,唤作《易筋经》!”

    庆元当即一喜,却自胸前取出一卷书,说道:“若是殿下愿意相助,这卷经书我等愿意双手奉送!”

    轻咦一下,忽睹都不由得将目光落在这卷经书之上,问:“《易筋经》?我记得这乃是北地禅宗之祖少林寺镇派绝学,你们两人怎么也得到这东西?”随后却又将目光落在张弘范身上,又道:“我记得你父亲张绣便是少林出身,难道他也没有将这玄功传授给你?”

    张弘范摇着头,回道:“我父亲当初拜入少林时候,乃是外门子弟,所以修行的乃是《大金刚伏魔咒》,并非《易筋经》。若非后来有所奇遇,否则绝难突破三关,成就地仙之境。我和父亲相谈时候,也曾听他提到过,这《易筋经》和全真教《金观锁玉决》一样,并非是那种技击搏斗之法,对提升战力也是有限的很。而其中阐述的乃是修行炼体法门,于突破三关之身关大有助益。故此向来只传于内门,却并未宣之于众人。”

    “原来如此!”抬起眼,忽睹都扫过两人,又问:“既然如此,你们这《易筋经》却不知从何而来的?”

    “殿下有所不知,我和圆通曾于少林寺修行过,也曾得传《易筋经》。只因修行不足,所以只有离寺游历,看能否突破玄关。之后我们两人就来到了这里修行,且看看能否找到机缘。”庆元缓缓说道,只是说及了萧凤时候,却立刻恶着声音骂道:“只可恨那妖女太过猖狂,居然毁我道场,断我修行。此仇不报,我如何能够释怀?”

    “原来如此,两人居然还是少林寺真传弟子,却是让李某小觑了。不过想及尔等行径,也难怪多年间未曾冲破玄关。”

    旁边李守贤盯着两人,不冷不淡的说道,也不管庆元、圆通两人斥怒模样,旋即转过身对着忽睹都说道:“既然准备讨伐逆贼,那自然需得调集兵马。殿下,还请饶恕在下告辞。”将袖一翻,自门槛之上跨过,分毫不理府衙中的几人,径直朝着远处走去。

    且见李守贤远离,忽睹都忽的扬手一拍,当即将面前木桌打的粉碎,狠声说道:“好个猖狂家伙。不过是我父兄不再,居然就将我无视了?今日权且容你一次,日后若是再犯,少不得灭了你这混蛋!”戾气十足,自然让旁边几人心惊胆颤,不敢有分毫置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