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地笼困英杰,兵锋正待时
    “打出旗号?莫非师尊是想?”

    萧月顿时欢喜,却有担忧起来。

    喜的是自己师尊终于如当年决定一样,开始站出来为自己复仇,担心的却是就凭自家这点实力,是否就能成功?

    十年以来,蒙元铁骑强大有目共睹,他们那不过只有千余人的赤凤军,能成功吗?

    “没错!”轻点下巴,小龙女吩咐着:“而且蒙古主力已经被我全数歼灭,如今那兵营驻扎之地定然空虚,可让赵晨率领赤凤军前去占领。而且我等根基储备不足,正好需要这些铁甲、弓弩以为武器,否则的话如何能够攻陷潞州?”

    萧月且见遍地兵械,顿时了悟:“原来师尊早有把握,所以才放出自己存在的消息,就是为了将对方引来,从而能够得到这些武器吗?”

    “没错!若是有这些铁甲弩弓,我们攻打潞州也就更有把握了。”小龙女轻轻颌首,扫过遍地兵械透着一丝得意。

    古代毕竟比不上现代,不仅仅生产力不足,而且因为长年累月战争,人口亦是稀少。

    如兴元府这般一路之州的人口也仅仅只有十数万人,似潞州这般偏僻城市能有三五万人万人已然难得,至于他们所在的壶关县更是仅有不到一万人。就算是这样子,也是他们多年幸苦招揽流民才能够达成的成果,而仅凭这一万人不到的人口能够养活自己已然难得,若是要开辟矿物、锻造火炮却着实不可能。

    别的不说,光是冶炼钢铁所需要的矿石就极其困难。

    不仅仅需要以火药炸山取石,仅仅是那些开采矿石的矿工就所需庞大。没有挖掘机还有火焰配合,就只能靠肩拉人背,寻常人家断难接受。

    更何况在古代时候,开矿冶炼铁矿石、锻造兵械之类的向来都是官府垄断,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冒着必死危险去做。

    小龙女为了避免暴露自己提前遭到对方打击,自然只能够暗中活动,这种事情容易暴露自己的事情自然是越少越好。

    至于那所谓的十万人藏在大山憋个十数年就能够爆出燧发枪、铸铁火炮,她只想说光是粮食问题就是足以让任何组织崩溃!

    这点人就想攀科技树?

    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且不说这里,赵晨得了消息之后,当即就将共计约有千人的赤凤军分成两组,一组直接将山上众人遗留的武器收拾干净,另一组却由萧凤亲自率领,直入兵营之中。

    因为忽睹都将大部分兵力都带走,如今这兵营之内仅有上百位汉人奴仆还有几十位看守士卒,如何能够抵抗萧凤的威能?只不过一会儿,其中敢负隅顽抗者就被全数击毙,其余汉人奴仆则是尽数臣服,因为被解救并且重新恢复原来身份,这些汉人奴隶自然是对萧凤尊崇无比,直接拜倒在其麾下。

    眼见瓦解敌人之后,萧凤又令萧月统计此次战利品,无论是那些兵甲弩弓弩箭,还是其蒙古骑兵带来的战马,都是相当重要的军需品,完全类似于后世的手枪、冲锋枪甚至是装甲车一类的东西,若是没有一个好的管理,反而造成没必要的损失,自然为她所不喜。

    只是在统计时候,赵晨却在这里私设的囚笼之内发现一些奇特情况,赶紧找到萧凤问道:“凤主,我在这里发现一人,不知你能不能去看一下?”

    因为萧凤乃是女子,又是掌握一军的核心存在,以圣女、神女之类的称呼未免有些不恰当,但若是以少主称呼却有存在性别困难,为难之下他只好取其性命之中“凤”字,后面加上“主”一字,以示尊崇。

    “一个人?莫非他有什么稀奇之处?”

    在那硕大帐篷之内,萧凤正摸索着一件琉璃盏,顶部宽口深杯,以一根纤细杯茎撑着,观其形式明显不是中原样式,听到有人询问,她当即问道。

    赵晨回道:“那人实力很强,应当不在两位部娘子之下。而且不知为何,那人总是呆在监狱之内,也不出来。有人企图前去,也被其一掌打出,丝毫奈何不了。”左脸颊红肿肿的,显然也是受了那人的亏。

    “那好,你且带我去看看!”

    将手上东西放下,萧凤随着赵晨来到监狱之前。这监狱有些简陋,乃是直接在地面掘出,上面铺着木质栅栏,里面以铁链锁住一人,仅有寸缕阳光自缝隙之中透过,照出那人的相貌。身躯宽阔,眉目清晰,虽然因身居监狱而有些狼狈,却依旧桀骜,紧闭目光俨然一副拒人之外的样子。

    很明显,正是因为冒犯忽睹都而被关押起来的张弘武。

    萧凤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忽的抬起头,张弘武却有些错愕,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萧凤,随后又重新恢复之前那般全然无视的样子,回道:“张世杰!”

    “张世杰?一世之杰吗?”

    刚听见这名字,萧凤却愣了一下,想起南宋时候著名的南宋三杰中的张世杰,只是她旋即就将之丢出脑后,毕竟中国人那么多姓名相同很寻常,更勿论她的小名更是和某个武侠小说之中的著名三无女一般相似,难道这就代表着她就是那人吗?

    将这些丢到一边,萧凤回道:“只不过这只怕并非你真正的名字吧。”

    “真有如何?假又如何?你会在意吗?”张弘武,或者说目前的张世杰随口辩道,也没兴趣说出自己的真名。

    四下望了一下,萧凤也没有多做纠缠,又问:“那倒是如此。只是你呆在这里做什么?做蒙元的忠实走狗吗?只可惜,他们似乎并不领情。”脸上依旧充满笑意,但其中却隐隐透着威胁。

    她并非嗜杀之人,然而也不是良善之辈,若是这人会对自己未来计划产生莫大威胁,她绝不会介意下狠手的。

    “你是红袄军的?”终于睁开眼睛,张世杰终于抬起头,将散漫目光凝聚在萧凤身上,有些惋惜更有些愤怒:“只可惜他们早就覆灭了!就算是还存在的,也不过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罢了。你?也能成功吗?别忘了,你只是一个女子!”说到这里,他连连摇头,完全不相信萧凤说的话。

    “没错!只可惜我向来不喜被别人约束,对被别人压迫更是讨厌得很,所以就做了。至于别人?谁会在乎!至于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打算做什么?是从这里离开?还是自此加入我麾下?”居高临下,萧凤嘴角笑意越发浓厚起来,双眸微阖似要透过那具颓废身躯看出其背后藏着什么。

    大抵是因为萧凤气势过于凌厉,却是张世杰迟疑了很长一段时间。

    许久之后,他方才回道:“我似乎没有选择。”

    只是一挥就将数点火焰洒出,落在木栅栏之上烧出碗口伤痕,萧凤徐徐说着:“当然,决定权你未来的从不在你手中。”

    “那好!就让我跟在你们后面吧。事先说明,我是随时随地都可能逃走的。”无奈之下,张世杰为了保住自己性命,只好随口应道了一下。毕竟对方太过厉害,灭杀血元老人等诸多战绩就在附近发生,以自己的实力如何能抗?

    “那就好,赵晨放他出来!顺便给他一副披挂!”

    点点头,萧凤命令道。

    赵晨却有点不解,问:“凤主,似这般囚犯不如就锁在这里,任其饿死算了,如何还要将其救出?”

    “无妨!”小龙女摆了摆手示意赵晨停住话语,又是将衣袖一拂,那木质栅栏合着铁链全都崩碎,她笑了起来半是欢欣半是警告,说:“这人识大体、懂方略,更有坚持,当是一位俊杰。我如今又不缺一两个碗筷,如何就不能收留?”旋即脸色顿时绷紧,语带警告斥责道:“希望你到时候莫要被我给杀了。”旋即就走向远处,只在两人眼中,留下一个略有飘渺的声音。

    “我知道了,凤主。”

    满是怀疑的眼神未曾褪去,赵晨虽然对萧凤的决定充满不解,但也晓得她每次决定自由缘由。

    而那张世杰按摩着被铁链锁得有些生疼的手腕,警惕心分毫没有褪去:“这女子好生奇怪,难道她真的欲要效仿张角,来一次黄巾起义?”想了半响,终究还是没有想清楚。

    另一边,萧星早就在那忽睹都留下帐营之内向萧凤报告道:“师尊!此次战斗,我们共计俘获一千一百一十二匹战马,铁甲三百一十二具,反曲复合弓一千两百八十二挺,蹶张弩四百六十五具,其余粮食布匹也是数量不等,可以说是这次算是大获成功了。”

    若是之前一无所有,她们自然会信心不足,不敢去攻打潞州。

    但若是有这些武器,又何须去考虑那些损伤问题?

    “当然!不然我谋划这么多,又是为了什么?”萧凤亦是欢欣不已,却见萧星有些拘谨,不由得拍了拍座椅示意她靠近,然后强硬的拉着她令其坐在自己身边,又道:“只是私下里,你也莫要称呼我为师傅,平白无故生分了许多。以后寻常时间,称呼我为姐姐便可。”

    “师——姐姐!”轻轻咬了一下嘴唇,萧星有些踟躇,双眸透着哀伤:“你真的要去做吗?其实,完全不需要做到这种程度的。”念着外面正在忙碌的众人,她自然而然感到有些悲痛。

    萧凤摇了摇头,否决道:“就算我不去做,你以为那蒙古就会放过我们吗?”见其有些哀伤,她又伸手将其肩膀抱住,抱在了自己的怀中,轻轻的说道:“我知道你心肠素来仁慈,但是很多事情并非仁慈就可以。当然,若是你不喜血腥,以后就处理内务事情吧。”

    自十年之前,萧星受到刺激时候,就对血腥之气异常反感,之前看了那些血腥战场场景,自然让她生出了些许不适。

    鼻息之中尽是那熟悉气息,萧星感觉心中忧愁稍微消解了一下,呢喃着:“谢谢姐姐了。”说着感觉有些困乏,不觉闭上了眼睛,旋即就自鼻息之中发出阵阵鼾声,陷入了沉睡之中。

    “当然啦,毕竟我是姐姐吗!”

    抚慰着怀中少女,萧凤那本是充满笑意的脸顿时黯淡下来,却是有些把握不住未来走向,只是那对凤目却于幽暗之中透着光火,坚定而且执着。

    想着那滚滚而来的历史大势,她并不知晓自己究竟是能够力挽狂澜的英杰,又或者是被时代齿轮碾碎的蝼蚁!

    但是唯有一件可以确定,那就是无论如何,此生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