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章一朝天地惊,真凤初登场
    正当此时,凭空中一声轻啼唤出。

    声音清脆,听起来并不算是高亢,然而却异常清晰、直上云霄,数十里之外亦有人听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楚,于几人心中顿时生出高山仰止之觉,定眼望去,就见到升仙台中,陡然现出一只奇异神鸟。

    这神鸟与其他鸟雀浑然不同,其背后生出两对翅膀,彼此交错而立透着锋锐之感,于尾部亦是有两条悠长羽翼翻腾不已,好似火焰焚烧一般,一身羽翼却是五色混成、层次分明,脚下利爪更显威风,更似神兵利器一般知晓一抓便可摧山裂地,虽有几人立于身前,然而这神鸟却微微抬起凤首,两翠星遥遥望着西北之地,不知在看着什么东西!

    “这是突破了吗?”

    见到自己的攻击转瞬即逝,几人不由停下脚步,一脸惊惧望着被这玄鸟护在身下的那个少女。

    诸般异象,早让他们心生畏惧,不敢有任何异动!

    血元老人却狠声道:“这东西只是虚像,不足为惧。而且如今对方真元外方,守备定然空虚,我等一起上定然能够挫败她。”当先一马,就朝着萧凤所在之处奔去!

    这一下,他立刻自玄鸟之中穿过,毫无阻碍,显然仅是一个虚像罢了。

    其余人见了,也是鼓起胸中气息,大声道:“没错!这定然是对方为了欺骗我等,所造的假象罢了。”自觉这样能够消解心中恐惧,他们见那少女丝毫未动,只觉得这般异象不过是对方心虚作假,本人肯定在突破时候气息紊乱、真元衰竭而死,当即一并攻来,企图一举灭掉这曾经做出那种挑衅整个蒙古的妖女!

    “只为杀我,便调来这么多人,那蒙古倒是有些本事!”

    双眸骤然张开,龙女悠然一笑,漆黑瞳孔之中,却似有两火光闪烁。

    随着她的话,那只玄鸟却骤然间张开嘴巴,其中陡然间现出一跃动不已的星火,随后那一星火犹如吹皮球一般,霎那间化作一枚足有足球大的火团,随着那喙嘴一喷,浓烈火焰当即将几人裹入其中,也没有让他们身上的衣衫、兵戈之类的产生半分的异象,但是几人却纷纷感觉如遭火焚,张开口想要呼吸,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汲取半空气。

    “地阶,是地阶强者!”

    浑身哆嗦,那邪公子却混似被吓傻了一样,脚步仿佛杵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

    他旁边的雷刀庞烈雷亦是一般,手指完全抓握不住兵刃,一脸的惊惧:“别,别杀我!”至于其他比他们还弱的武者,更是不堪,膝盖全都酸软下来,分毫动弹不得。

    位于众人之前的血元老人却面有狠厉,全身血气催动之下,却将那浓烈火焰全数逼开,狂声吼道:“该杀的混蛋!只不过一击就彻底软到了?”他实力比之这几人几人都要强上许多,自然不惧这不过是虚像之火。

    “看样子这次算是失败了!如今之际,只怕只有撤退了。”

    位于升仙台边缘之处,张弘范却紧锁眉头想着事情,因为距离最远所以他却未被收到那虚像火焰影像,尤其是当见到那些人被莫名火焰烧的痛苦难堪,他当即纵身离开,企图将这里情况告诉山下忽睹都,以免被那人给一举成擒。

    以地阶强者手段,做到这种事情并不困难!

    “树倒猢狲散,尔等实力果真如此?”

    并未理会那逃走之人,萧凤张口讥诮道,若非此刻她正值踏破玄关,稳定地阶的关键时候,自然会将此地之人尽数剿灭,寸草不留!

    血元老人也是瞥见此人动作,当即大怒:“好个贼子,居然丢下我自己逃了。”

    “救救我,血元老人!”

    火焰陡然增加数倍,邪公子却觉得体内骨头似乎都给烧化了,便是多年积累的真元也开始消融,若是这样下去他非得被磨掉真元才可能罢休。那庞烈雷也是一般,张口哀求道:“血元老人,快救救我们!”其余人也是一样,张口央求起来。

    “桀桀桀!与其让你等再次等死,不如让我将尔等精血全都吸收了,再图谋复仇之事!”

    语毕,他只将身一晃,陡然间就变作了一团血影,这血影极其古怪,只在人身上一绕就将其体内鲜血全都抽出,至于那人在被抽掉浑身鲜血之后自然只有化作一具干尸,不过霎那间那邪公子还有庞烈雷就整个人都干瘪下来,混似被卸掉空气的轮胎一样,干瘪的皮肤挂在了那嶙峋的骨头之上,越发让人感觉邪异无比。

    大抵是因为吸收了十数位武者精元原因,他身体之中的浓郁血气当真是旺盛到一个顶,早将困住几人赤红光芒逼开,形成一道锥形光罩护住自己,其速度迅如疾风一路上带出无形冲击波,将旁边的树木全数冲断,整个人早就已经飙射而去,显然对这里害怕极了。

    “既然来了,又岂有告辞之礼?”

    与此同时,那火凤于一瞬间骤然缩,旋即纳于萧凤体内。

    升仙台之上,却依旧是以前那般场景,并未分毫改变。心念一动,龙女只将手一挥,几火星立刻于指尖之处缭绕不定,随后将这火星一甩,就落在了旁边的几具死尸之上。也不知这火星究竟是如何做到,刚一碰到尸体都轰得一声腾空而起将这死尸全数裹入其中,随着风化作漫天的黑烟。

    她又望向远处快要离开视线范围内的血元老人,旋即一步迈出道:“你我十年也曾有过一些缘由,只可惜当日未曾解决。今日既然见了,不如现在就解决吧!”凭空闪现,却似瞬间移动一般眨眼间就来到对方置身之地,她的神情轻松无比,浑然将对方视若蝼蚁,即使这个乃是自己昔日里需要苦战,萧月萧星需要联手方能对抗的人阶强者。

    血元老人自然不肯罢休,当即催动全身力量,企图避开。

    却在这时,一根青葱玉指正正好抵住他的脑袋,好似有千钧之力一样,将其硬生生的止住。

    摇摇头,萧凤:“虽是战友,依旧屠刀相向。你这厮,是时候了!”

    一火光自其嘴巴、眼睛、耳朵甚至是鼻孔之中冒出,而周身各处皮肤之中的毛细血管亦是喷出琐碎火焰,渐渐的火焰越来越大,终于将这家伙裹入其中,“轰隆”一声整个身躯顿时崩碎,早也不复之前的存在。

    于此,烈凤终于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