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章力尽心亦坚,奈何劫难现
    “姐姐!”

    萧星叫道,就将一柄宝剑自腰间解下丢去。

    一个翻身接过长剑,萧月却不敢有丝毫迟疑,赶紧摆出防御手段,暗想:“这家伙,当真强的可怕!”不过一霎那功夫,她就被对方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就连兵器也被废了。

    难道说,所谓的修成道体的家伙,就是这么强横吗?

    念及自己的师傅,萧月开始焦躁起来。这时,远处传来一些人群折断树枝枯叶的声音来,她立刻着急起来:“妹妹,这个时候无需留手,全力以赴阻住这些人,否则师尊计划就要毁于一旦了。”若是对方主力到来,以她们两人实力决然不是对手。

    “嗯,只是姐姐,你一个人千万要小心了。”

    应了一声,萧星却将那血元老人视若罔闻,盘腿坐下将葱葱玉指置于琴弦之上,缓缓地按耐住心头情绪,浑然将周遭的一切全都忘却,沉入了空明的境界之中。

    “这小丫头想要做什么?”那血元老人却感觉有些不好,整个人就像那看定猎物展开狩猎的猎豹一样,风驰电掣急速奔来,一张手浓郁血气翻涌而出,就要将其吞没其中。

    正在这时,“铿锵”一声,凭空中一道炸雷骤然现身,正好劈在他面前阻住去路,随后好似裂帛一样的金石交击的声音顿时炸裂开来,紧接着两只手好似化作了虚影一样,不断的将那一根根琴弦挑起、拨动,犹如万千铁骑纷纷踏出,昔日里尚且算是自然和谐的山峰,顿时化作了满是刀枪剑鸣的血腥战场。

    这琴声,正如她最初见到父亲以身殉城时候的悲愤一般,直欲将眼前一切全都摧毁破坏。

    血元老人一时不察,顿觉胸前之中血气翻涌不定,双目之中影像模糊不清,就连那六识感官亦是感觉有些迟滞。他当即大怒:“好家伙,且看现在我如何整治你!”一张手,手臂之上立刻窜出数十片锐利鳞片,于空中掠起曲折轨道,朝着萧星袭来。

    面对如此陷阱,萧星却并未理会,依旧盘腿坐于地上,不断的弹奏着手中古筝。

    这时,以她为中心百丈之内劲草陡然间挺拔起来,纷纷窜出却于空中形成一睹青草编制的坚硬屏障,硬生生挡住劈空袭来的血元老人。旋即,一股狂风应声而起,浓烈无比正如龙卷一般,将地上碎石全数拔起,纷纷朝着血元老人砸去,漫天碎石凌空落下,却不禁让人想起那被投石车攻城时候的场景。

    未料到这般诡异场景,血元老人当即被整个卷入其中,轻易间难以挣扎,只好运起玄功抵抗外界撞击。

    捎带一会儿,他感觉外界压力稍微减弱了一下,当即逃了出来,想及自己居然在这两位初出茅庐的丫头手中受辱,当即吼道:“好家伙,今日里就让尔等见识我全部的力量!”身体之上隐隐间有红光闪烁,显然是打算用处自己全部实力。

    “妖孽,纳命来!”

    正在此刻,萧月却自天空中落下,娇喝一声。

    她之前早有准备,见到血元老人刚刚逃出就当即抓住机会,长剑之上陡然炸裂出万千剑芒,剑芒仿似一朵洁白昙花,在空中缓缓绽放出来,圣洁典雅无以形容其此刻的高洁,却在昙花绽放到极致时候,中央莲蕊却化作了一柄锐利细剑,其余花瓣此刻却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转而消失,中央那柄细剑却猛地膨胀数倍有余,自原本仅有牙签大小的体积,化作一柄足有拇指小拇指粗细的长枪骤然刺出。

    迅如闪电,快似疾雷,咻的一声,就化入血元老人身体之中。

    面次情况,血元老人犹自带着不可思议,将手轻轻抚摸着胸前一个细小血洞,刚要说什么,却“砰”的一声整个胸膛炸裂开来,无数肋骨全都折断,血肉更被全数粉碎,甚至那颗心脏也被炸掉半边。

    “怎么可能,我居然就这样被这两位小丫头给打成这样子了?”

    犹自带着不可思议,血元老人捂住胸口炸开的胸腔,口中噙满着浓郁鲜血。

    虽是如此,他却依旧支撑着不死,这般生命力也算骇然,而且胸口之处已然开始恢复起来,对他人来说算是死亡的致命伤势却不过是重伤罢了,这兵血劫果然有独到之处。

    正在此刻远处一行人却早就飞奔而来,那忽睹都瞧见眼前场景,当即大怒:“将这两个女的给我抓住,不得让她们逃走。”随后就对着血元老人问道:“血元老人,你若是无法战斗,不如权且退下如何?”见到那般丑陋样子,他也没有半分惊讶,显然也知道这所谓的兵血劫究竟是什么额万亿。

    “无妨,这等伤势并未损及精元,只需吸点血就可!”

    血元老人呵呵笑着,却猛地一挥,立刻就将两位蒙古骑兵抓住,身上六只手臂一起插入其身体胸腔之中,不过短短时间,那两人整个人顿时干瘪,混似干尸,而他胸前被炸裂开来的胸前也迅速恢复伤势,竟然和之前一般样子,当真是邪异无比。

    “好家伙,难道说这就是道体境界的武者吗?”

    心中惊骇,萧月感觉背后冷汗淋漓,手持长剑护在刚刚强催一身功力弹奏铁筝的萧星,暗想道:“没想到拼劲我姐妹两人全力也未曾将其击败。这家伙究竟是什么存在?”经过之前的战斗,她一身真元早已经消耗大半,若要再现之前战力只怕也是不可能了。

    正在这时,一只手却捏住她的手,软软的有点冰凉,正是萧星。

    她微微颌头,淡雅的脸蛋透着莹莹光泽,语气清淡说道:“放心吧姐姐,师傅她肯定会成功的。”柔和光泽,显然对曾经救过两人的萧凤有着极致的相信,相信无论在什么时候,那个人都会如同那一夜时候遵守约定,始终保护着她们两人,不受这些邪魔伤害。

    “没错,若是我们都不相信,那这天下又有谁愿意相信?”萧月重新鼓足气力,一个个自那些熟悉兼且陌生的人脸上扫过,傲然而立说道:“多说无益,不如现在就开始吧!”

    “一介女子却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溃,这般勇气值得赞赏。但若是敌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忽睹都忽的翘起嘴角,笑道:“血元老人,你且带着邪公子还有雷刀前去升仙台,至于这两个女子?倒是勾起了我征服她们的兴致来了。”带着冒犯性的眼神掠过两人,毫不掩饰**裸的邪念。

    “呵呵,殿下若是愿意,我等自然遵守!”

    听见这话,血元老人哈哈大小,当即带着几人朝着远处升仙台掠去。

    至于忽睹都身后三百蒙古铁骑,却一一散开,自周遭将萧氏姐妹围在中央,战况越显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