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章忠心有双姝,兵血劫滔天
    确定下方略之后,忽睹都当即带着手下三百铁骑,还有一行随行武者踏入碧翠峰之中,一路上朝着升仙台走去。

    因为升仙台位于森林深处、山峰之上,所以那些精锐战士不得不舍弃战马,仅仅带着强弓劲弩上山。虽是如此,以他们一身铁甲装备,还有彼此之间熟稔的配合,也足以让任何武者为之忌惮。

    瞧着这般场景,萧月顿时担心起来,暗想:“这帮人怎么这个时候上山了?难道对方看透了我们的计划?”

    “不清楚,不过若是被对方这个时候闯入升仙台,只怕师傅就有可能功败垂成!”萧星答道,亦是一样透着担忧。

    莫要看这军队数量稀少,仅有三百余人。但是其中每一个全都是身着上百斤铁甲,手中所持武器亦是射程足可达到百余丈的强弓劲弩,彼此之间也算是上是熟悉无比,再加上那些实力并不比她们差的武者,若萧氏姐妹真的想要仅凭两人就对抗对方,那不异于以卵击石。

    “不管如何,必须阻止他们!”

    望着远处的升仙台,萧月莹莹目光之中透着一丝期待,转而撇向远处传来声音,却透着彻骨仇恨。

    此刻,这立于山峰之顶的升仙台上,万千丹霞骤然暴涨,漫天红云却似火山爆发一样,浓郁炽红的火焰遮住了半边天空,之后那浓稠火焰就像是受到什么莫名牵引一样,转而凝聚成一只足有数十丈大小的神鸟,昂首轻啼、火焰灼灼,浑然是一个正在涅磐重生的凤凰。

    萧星暗想:“怎么宫主提前了?之前不是说起码还需要一天时间吗?”纤细手指轻轻抚摸着铁筝,她有些心绪不宁,不由自主轻轻挑起一根琴弦,“铮”的一声将自己惊起,本是茫然的神色顿时消解,说:“如今之际,看来也只有我们迎战了!”说罢,只将手一划,万千玄音当即自那古筝之内汹涌而出,却是惊扰了周遭万千鸟雀纷纷而起,惹得那些古松树柏也是哗哗作响,落下满地绿叶。

    “什么声音?”

    朝着丛林之内行走,忽睹都当即听见了那铿锵有力的琴声。

    铁蹄践踏所在,长枪挥刺之处,俱是漫天遮日的呐喊之上,于脑海之中更是浮现出一个个浑身血污的骁勇斗士,他们即使是面对着围过来的成百上千的敌人,也未曾放弃继续战斗,直到最后身疲力竭、浑身鲜血流尽,也依旧昂然立于天地之下,当真乃是一副荒凉悲壮的史诗战争。

    受这音波影像,顿时有几位士兵头疼不已,萎顿倒地不起,似乎是被那音乐影像所导致的。

    “声音?不!是猎物!”

    这时,身边早有一个血影掠过,循着声音朝着远方奔去,正是那血元老人。此刻,他已然是迫不及待,就要将曾经重创自己的那个女子抓住,想要一血这十年之内被废掉胳膊的怨仇。

    “是小龙女吗?”

    双目瞪圆,忽睹都当即就跟在后面,又是下令道:“全员给我上。谁先擒住对方,封千户侯、赐三千亩,赏金三千。”听见这话,无论是那些士兵还是随性江湖人士,全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也不管阵型如何,直接就朝着对方所在位置奔去。

    张弘范却有些迟疑,暗想:“如此明目张胆暴露自己,只怕对方有诈!”想着这些,他立刻就故作被旁边树丛挡住,脚步也迟缓了许多,却退到了队伍后方,显然是不准备打头阵的。

    正在此刻,那丛林之中顿时射出数十只箭矢,一只只锐箭破空袭来,劲道十足。而随着这弩箭飞射,亦有从天落下的巨石擂木从旁边击出,地上更是时不时有浓烈火焰炸裂开来,令整个队伍一时不防被伤了几人,随后更是有万千马蜂、毒蝎之类的爬出,也是一样朝着几人攻攻去,企图阻止这些人的动作。

    只可惜,这支队伍早有准备,亦有众多江湖人士帮忙,解决眼前这些简陋的陷阱也并非难事,全都被一一找出化解,倒也没有什么重大损失。

    至于那血元老人?

    他早见丛林小路通往升仙台方向的萧氏姐妹,立刻就压低声音,混似一个满怀恶意的恶魔:“嘎嘎嘎,在折磨那小娘们之前,权且就那你们两个做个点心吧。”身上黑色衣衫顿时炸裂,却露出一副丑陋不堪的身躯。

    包括脑袋通体洁溜溜的毫无任何毛发,而那皮肤也像是鳄鱼一样,布满一片片约有拇指大小的灰黑色鳞片,将其上下四周全都保护起来。自腰间还有后背之处,却长出了两对手臂,合着两根胳膊,共计有六个胳膊,当真是浑不似人,就连那颗头颅也是绿油油的透着诡异,眼睛血红像是红玛瑙,而头顶之处,却生出两个锐角,宛如从古老神话之中爬出来的凶戾战神。

    话音落下,血元老人当即身形如风,朝着两人径直冲来,一股浓郁臭气亦是挥发而出,刺激的人肠胃不适,只想呕吐。而他那拳威所及之处,无数树木应声断裂,周遭亦是罡风四溢,吹的山岩全都崩碎然后被峰吹的落入山谷之中,其所到之处真的犹如八级狂风过境一般,

    “这家伙,难道是当初被师傅击败的血元老人?只是他今日,怎么变成这般古怪模样?”

    萧月吃了一惊,当即将韶月剑划出一个圆圈,迎向血元老人。

    “咔嚓”一声,那原本削铁如泥、锐利无匹的韶月剑只在其拳头之上擦过一道火光,就丝毫没有任何影像。“这家伙身体之强,竟然强悍到如此境地。”萧月暗想,却不敢硬拼,只好退后数步,以求避开对方狂暴威势。

    哈哈一笑,血元老人一步欺近萧月身前,狂意大发:“只凭你们两个,莫非就能够抵抗得了我?”

    猛地见到对方那丑陋不堪的身躯相貌,萧月心中惊惧之下,当即将手中韶月剑又是刺出,直取对方心脏之处。这一下秒到巅峰,当即自对方空隙之处钻进去,直直刺入心脏之处,只是那骤然亮起的火光,却令萧月呆滞了片刻。

    这一下当真要命,血元老人只将手一动就攥住长剑,力量甚是巨大就捏的那宝剑咔咔作响,嘎嘎怪笑着:“你的实力倒是不错。只是我苦修十年,吸摄无数武者真元,并且重新炼出的这具兵血劫可并非如此凡躯,就凭这种力量也想击败我?你还当真是痴心妄想!”

    一霎那,他那六只手臂好似旋风,化作漫天拳影,就朝着萧月击去。

    幸亏萧月及时弃剑,运起轻功后掠十数丈方才避开对方拳影,只是她那宝剑却不免遭殃,咔嚓一声顿时断裂,化作无数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