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群邪恶念生,自古难压正
    且不说这里,在那蒙古骑兵扎下的兵营之中,忽睹都刚刚醒来。

    他走到案桌之前准备吃饭时候,当即就发现其上放着一卷纸条,不由得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被别人不知不觉摸入营帐留下字条,那趁着自己沉睡时候刺杀,也并非难事。虽是感觉恼怒,忽睹都却更好奇这纸条之中的内容,当即将那纸条取过来展开扫了一眼之后,目光立刻放出狠厉锐光,忽的哈哈大笑起来,叫道:“将其他人全都唤来,我有要事相商!”

    侍从不敢辞,当即叫来随行武者。

    这些武者约有十数人,因为实力出众,故此脾性有些高傲,纵然面对忽睹都时候,也依旧不掩自己的脾性,行为中不免有些散漫,混无军队中人应当具备的纪律、秩序可言。

    见到这些人如此散漫样子,忽睹都当即发狠,将手中纸条朝着地上一掷呵斥道:“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默然无语,众位武者只是静静立着,不发一言盯着忽睹都,俨然一副困惑样子,搞不清楚这位所谓的二王子殿下,为何今日居然如此生气?而且还是因为一张纸条?

    不等众人询问,忽睹都解释道:“这是我今天早上在我帐营之中发现的。诸位,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纸条究竟是怎么跑到我这帐营之中的?”即使纸条当中有他急需的消息,但是整顿控制这些武者,亦是忽睹都的目标。

    “殿下,或许这纸条只是您的侍女和您开的玩笑?”一人腆着脸,目光却自周围随侍的侍女身上肆无忌惮的扫过!

    “是这样吗?”忽睹都若有所思,目光却扫过旁边侍女,说道:“昨夜里是谁侍奉的?”随着他的话,众人纷纷看向这些随侍忽睹都身边的侍女,眉清目秀、肌白貌美,一袭瀑布一样的长发自头上垂下来,当真是每一个都是天姿国色。

    那些侍女被十几个粗壮男子人盯着,立刻就感觉有点羞涩,当即就退后一步,却露出中央一人来。那侍女刚要说话,就见忽睹都冷哼一声,道:“将她拖出去,斩了!”十几人顿觉愕然,就见旁边侍卫将这侍女拖住,分毫不管其哀嚎、惊呼,硬生生扯着其双手,将其抬着拖出去。

    捎带一会儿,一颗血淋淋的头颅就被送回,让众人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不尊规矩,反而悖逆伦常,当斩!”毫不客气,忽睹都冷笑道:“更何况区区一个侍女,如何能够写出这些东西来?”只将手一挥,地上纸条当即被震得飘到空中,另一只手更是反应迅疾,只将右手于腰间悬挂的匕首之上轻轻一拂,就将其射出,“夺”的一声钉在墙壁之上。

    “哦?原来那所谓的小龙女加上她的手下,总共只有三人吗?”

    血元老人抬起眼,只在字条之上扫过之后,就露出阴森森的笑容来。

    “没错!”忽睹都点了点头,说:“而且其目前正在突破玄关时候,仅有其两位弟子守护,若是不趁着这个时候灭杀对方,那等到对方成功之后,那可就糟糕了!”他向来知晓地阶高手的可怕性,除却同阶之人外,其他人根本无法对抗。

    若是小龙女突破地阶,那么就会对整个蒙古造成极大威胁。

    不说对方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直接劫杀对方首领,就算是藏匿身形,暗中袭击众多下属,也是可能的。对这个世界来说,地阶的实力,本身就具备着类似于核弹的威胁力。

    “消息属实吗?”张弘范开口问道。

    仅凭本能,他觉得这个消息未必是假,只是却对其包含内容说明,感觉有些模糊不清。

    “应当可靠!”忽睹都点着头,又道:“既然对方只有这几人,那么我们就一起出动吧。我就不信。就凭咱么这些人,还抓不住一个黄毛丫头?”斩钉截铁,已然是做好了一切准备。

    “没错!对方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虽然也做了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不过不还是那样子吗?”之前挑嘴说了侍女的那人又是呵呵笑道:“说实在的,我倒是挺好奇这女子长得如何?若是真的闭月羞花,却不知道到时候殿下是否能够下得了手?”这人明明长的是一副相貌堂堂的样子,然而举止言辞却带着一些淫邪,手中那柄折扇更是绘着春宫图,显然并非善类。

    “邪公子!”

    只是瞥了一下这人,忽睹都就满不在乎的回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过一介女子,到时候就算是送给你又何妨?”

    “我说邪公子!”有一人哈哈笑道:“若是让那女子落入你手中,再被那催魂断梦决一迷,那还会有结果吗?只是别忘了,到时候忘乡楼推出花魁时候,将我们给漏了。”一柄长刀背在背上,身材亦是魁梧的很,方字国脸倒是挺正派的,只可惜话中却不免有些颜色来了。

    邪公子摇了摇头,却是有些委婉回道:“若是雷刀庞烈雷,忘乡楼自然欢迎。只不过阁下却需要收敛一下玄雷罡劲,也免得伤了我楼中的姑娘。不然的话我可就只有闭门一途了!”

    其余人听了,具是纷纷笑了起来,话语之中俱是朝着下三流的方向走去。

    “殿下,这般做法未免有点太过了!那位姑娘不过良家少女,就算被捉住,只需明正典刑即可,完全不需要作此卑劣之事。”这时大殿之内,却有一人高声喝问道。这质询话语,当即让邪公子、雷刀庞烈雷还有血元老人看过来,就连忽睹都也是透着阴冷望着他,一副择人而噬的食人狮子。

    “张圣烈,快些住口!”

    张弘范赶紧站出来,却是呵斥了一下张圣烈,旋即就拜倒在地,对着忽睹都说:“他乃是我父亲堂侄,因骁勇无比、且通兵书,乃是不可多得的将相良才,故此被父亲招揽入了军旅。此次初来咋到,不知这里规矩,不知殿下可否饶过他?”

    “原来如此,不过双十年华,就已然达到这般境界,就算和血元老人相比,也分毫不差。这般天赋果然是俊秀之才!”忽睹都上下扫了一下张圣烈,当即笑了起来,随后脸色却陡然沉了下来,冷哼道:“虽然你有些本事,然而若不惩罚岂能彰显我军机严明。拉下去重达八十军棍,不得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