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章剑鸣琴音响,玄功定通途
    “嘎嘎嘎……,那就是你们口中师傅所在地吗?”

    声音艰涩无比,犹如刀磨砂轮一样。

    萧月萧星这才发现远处立着一人,一身火红鲜艳的长袍,左半边脸用一个金属片遮住,右半边脸却娇媚柔和,一袭长发也未曾竖起,任由其零散飘扬于脑后,面向看起来相当年轻,然而他那已然有些花白的鬓角却告诉众人,这家伙应当有些年龄了。

    “铿锵”一声,萧月将那宝剑抽出,剑尖斜斜向上挡在身前,低沉声音隐隐中透着威慑:“你是谁?”萧星亦是后退数步,眼神却扫过周围,一并问道:“今天,就只有你一个人吗?”看她样子,分明是担心周围是否有人出现。

    那人笑道:“只是和你们师傅有些交情,所以就现身出来,想要一探究竟罢了!”笑声阴森森的,只怕所谓的交情也是愁怨一类的吧。他见到两人警惕样子,又瞥了一下远处山峰,说道:“她?我自认为不如。不过若是你们两个,应该知道一些事情吧!”目光扫过了两人身躯,立刻就变得火热了起来。

    “交情?莫非你是来寻仇的?”

    萧月皱紧眉梢,对这金属面具人肆无忌惮的目光亦觉厌烦的很,当即一步踏出,韶月之上青芒隐现。

    “既然如此,却不知你实力如何?是否能够自我们姐妹手下走上一遭?”旁边萧星微叹一声,只将手一招,当即自远处飞来一件古筝。

    这古筝通体乃是精铁所制,其上绘着一副图像,却并非寻常古筝应当的花鸟鱼虫、山水雨林,乃是一副经戈铁马的战争场景。于万千围攻而来的骑兵之中,傲然屹立于城墙之上的男子岿然不惧,当真是傲骨嶙峋。

    “尔等不过刚刚成年,稍微有了一些力量,没想到却在这里作此猖狂之语!”金属面具人立即轻笑一下,手臂一动立刻自腰间解下一件九节铁鞭,每节铁鞭皆成梭型,边缘锐利的很,猛地一挥当即自地上拉出一道足有一丈多长、三寸深的裂痕,“今日里不如就让我来教教你们什么才是江湖!”

    劈空打出一声炸音,九节鞭当即朝着两人横扫而来。

    脚下一踏,萧月整个人立刻后退数丈,避开了锋芒,又见长鞭直刺面部,立刻就挺剑直刺正中那铁鞭鞭头,“咔嚓”一声撞出漫天火花,刺目火星耀的人眼睛眩目,难以直视。

    见到铁鞭被击偏,金属面具人立刻惊道:“好俊俏的剑法,只可惜火候却差了!”手腕一抖,那铁鞭好似长蛇一样,只在空中轻轻一抖,立刻就避开了韶月剑刺来的锋芒,随后就整个弯曲一下,立刻就在韶月剑剑脊之上击了一下,令其整个把握不住,险些就自手中挣脱而去。

    随后,那铁鞭又是电射而出,却自旁边猛地咬来。

    这一下,又唬的萧月赶紧后退,不敢直掠其锋,心中惊骇不已,暗想:“这家伙真元和我相比也要相差一线,却没想到战斗经验如此丰富,看来我还是小瞧了天下豪杰!”按耐住心头杂绪,凝神静心开始细想应对之法,好将这莫名现身之人击退,以免自家师傅因对方骚扰而彻底失败。

    金属面具人哈哈一笑:“你师傅固然厉害,只可惜她的两个徒弟,也不过如此!”运转玄功,他手中的铁鞭“砰的”一声暴涨数倍有余,一节节铁鞭纷纷错开,自空中掠过一道优美曲线,就将萧月周遭数丈全数锁住。

    若是仔细看着那铁鞭,就可见到这每一节的铁鞭之间,全都一根极细丝线缀着,故此并未脱开。

    萧月立刻焦急起来,目光掠过那蓝汪汪的铁鞭锋芒带着担心,以她目光自然知晓这兵刃之上只怕涂有烈性毒药,断不可轻易被其击中,否则只怕会有性命之忧。

    她叫了一声:“萧星,就是现在!”

    随着这话,萧星却将一双青葱玉手放在古筝之上,只将手轻轻一划,好似裂帛一样的金石交击的声音顿时炸裂开来,紧接着两只手好似化作了虚影一样,不断的将那一根根琴弦挑起、拨动,犹如万千铁骑纷纷踏出,昔日里尚且算是自然和谐的山峰,顿时化作了满是刀枪剑鸣的血腥战场。

    听到这声音,那金属面具人手腕顿时一软,铁鞭攻势为之一软。

    这一下立刻被萧月抓住,只将手中长剑化作七道剑影,噼里啪啦就将那铁鞭纷纷斩开,见到敌人犹自震惊,当即抓住这个机会,直接攻去。那金属面具人倒也不愧是积年的江湖高手,当即以铁鞭鞭柄抵住剑尖,却未曾刺入咽喉之处。只是这一下,亦是让他嘴角沁出鲜血,面色苍白了许多,暗道:“是音波功?”

    远处,萧星却并未理睬,依旧盘腿坐于地上,不断的弹奏着手中古筝。

    这时,以她为中心百丈之内劲草陡然间挺拔起来,纵然面对两人交战时候的强烈罡风,亦是未曾倒伏下来。随着古筝陡然间高亢起来,那些劲草顿时拔地而起,却似万千弩箭一样,一个个纷纷蹿出,朝着那金属面具人刺去,每一根都坚硬无比,犹如钢针。

    这一下,金属面具人急切间也难以回援,当即中招,被戳的是全身鲜血淋漓。

    虽是如此,他却及时运起罡气防御手段,阻住刺入身体的茅草,仰天长啸:“今日里权且绕过你们,下一次可没这么简单。”身形纵越,却径直从这里逃了出去。

    收起剑,萧月只觉得气喘吁吁。

    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较量,她却觉得俨然已经过了一日,稍微运转了一下心决,令气息平复下来,脸上却噙着笑意起来:“这《玄心冰玉决》果然玄妙,只是这一下就恢复了大半。这一次若是没有师傅亲传的玄功,只怕也未必能够打退那人!”只是一会儿的交手,她就知晓那人实力也算顶尖,比之当年忠勇四将也要强上许多。

    而今自己不过双十年华,就能够和这般积年武者相斗,这由萧凤结合了自家石像炼体法门、全真教《金莲丹元册》、大兴善寺《不动明王真言咒》以及陆九渊《万象文集》所草创的《玄心冰玉决》可谓是首功一件。

    “十年苦修,岂是他人所及?”嘴角微微翘了起来,萧星有些矜持的笑了起来,瞧着远处山峰越发崇敬起来:“所谓的《玄心冰玉决》不过小道,接下来才是真正的大道!否则的话,为何师傅要冒着生命危险,冲刺地阶呢?”

    于她们两人眼中,那直如燃烧火炬一般的升仙台,此刻正如那狂信者心中的朝圣圣地一样,俨然已经成为了她们眼中的唯一,心中仅有的可以依偎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