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章血仇正当时,丹炉照碧霞
    晴空万里,雄鹰展翅。

    万千翠峰直插云霄。万亿葱翠的盎然绿意,化作群山衣裳。

    其中云烟飘渺,烟霞荡漾,无所定型的云雾将灿烂夺目的光芒遮住,化出万千碧霞彩光,将群峰摄入了光怪陆离的幻象之中,更有数条绿水萦绕其中,仿佛碧绿丝带一样,令这些崇山峻岭平白的多出一些秀丽起来。

    然而于山脚之下,却立着一个军营。

    周围立着约有一人高的木栅栏,南北大约有一百来丈长,东西则有五十丈宽,东西南北各自开口通道。而在中央地带,早已经建有一座十数丈高的望楼,其上早已有人,巡视着周围的一切。不远处立着十张蒙古包,中央一张稍微大一点,旁边的则要小上一圈,形似花瓣状,分立在草丛之中。

    而在营地之中,早已经被开辟出一条沟渠,由南向北贯穿整个驻地。

    沟渠两侧,则是停留着上千匹战马,被拴在了这里。大抵是因为天气有些干燥,所以它们一个个都有些不耐烦,是不是挥舞着尾巴,发出一声声烦躁声音。

    若是有人见到这戒备森严的军营驻地,自然是有多远逃多远。

    然而那些士卒却一脸惊惧,望着军营前方草地之上,而那里却不知被何人丢了一颗头鲜血淋漓的头颅,双目圆睁、嘴角张开,俨然一副痴呆懵懂的样子,想必他死的时候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整个军营一片寂静,凝重的让人觉得时间都被人给定住了。

    终于,一位身材魁梧、一身铁甲的粗壮汉子走了过来,环脸虎目、身高九尺,一圈络腮胡子混似个龙盘虎踞的雄狮,而他旁边跟着十数人,那些人一个个全都是奇装异服,身上带着或刀或剑或棍或鞭,瞅见了这血腥头颅,具是露出不忿起来。

    “忽睹都殿下!这……”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忽睹都摆摆手,让走上前的百夫长退下,语气异常平缓说道:“这已经是第十三个了吗?”隐隐间透着愤怒,混似即将爆发的火山。目光自每一个人脸上扫过,他又道:“对此情况,你们有什么意见”

    众人纷纷避开,不敢回应。被人杀了自己手下却毫无收获,这般事迹怎么说也不算光明。

    这时,却有一人视若无睹,盯着忽睹都逼视的目光站了出来,说:“还请殿下恕罪,小臣以为这不过是对方激将法,无需理会!”银甲鲜亮,面白无须,双眉似剑、相貌堂堂,当真是一个俊秀的年轻武将。

    “无需理会?”又一人嘿嘿笑道:“若是坐视不管,被这家伙欺入军中,那殿下的生命安危又该如何?你可别忘了,当年四王子殿下又是怎么死的?若是我们就此离开,你觉得以殿下实力,能够避开对方刺杀吗?”一身青色连帽长袍,将全身都遮盖住,仅从那蒙着黑纱的帽兜之中,可以看见两点猩红光点。

    “张弘范!你莫要说话,我自然知晓事情轻重!”似被戳中心底伤口,忽睹都加重了声音:“身为孩儿,父亲之死怎可轻易放弃?要知道,当年若非那女子擅闯帐营,我父亲托雷又何至于殒命?一想到当年父亲惨状,我为子女,唯有亲手割下那人头颅,方能够平息胸前怒焰!”

    很显然,他就是当年率军南下借道伐金的托雷之子,此次前来目的不是别的,正是此刻即将突破地阶的小龙女。

    当年,托雷正值中年时候,一身功力也算是功参造化,依照常理至少也能够活到**十岁。但是他却在次年莫名陨落,委实让人唏嘘不已。后经人发现,方才知晓让这托雷陨落的,正是当年那小龙女下的毒,而那毒就是其得自欧灵邪的奇毒,以至于就连西藏密宗萨迦班智达也无法找到解药!

    只是当年,蒙古大军遍搜整个兴元府还有真泽宫,却都没有发现踪迹,也只能无奈退下。

    然而忽睹都报仇心切,纵然过去十年也依旧铭记于心,今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小龙女,一报当年之仇。

    说到这,他又看相那黑袍人,问道:“血元老人!十年时间,我以诸位武者精血助你修炼凝血神功,所求者不过今日。那么我就问你,你可有把握擒杀那厮?”

    “秉殿下!”

    血元老人微微颌首,满是信心回道:“如今我已然炼成兵血劫!纵使对方已然修成无上道体,被这兵血劫刺中,也得骨消血散,神形不复。”

    “好!好!好!”

    三声叫好,忽睹都当即笑道:“有你相助,今日我定然要将那妖女擒下,令其尝尝那千人骑万人骂的滋味,而且要将其剥去衣衫赤身**悬于午门,让天下人知晓敢冒犯我蒙元天威的后果!”几若实质般的煞气,让周围听到众人,具是感觉心脏骤缩,不敢多做致词。

    张弘范在旁边看了,心中叹道:“若是人阶强者自然难敌,但若是对方乃是地阶强者呢?”想着那神秘莫测的女子,他更绝匪夷所思,心中亦是提起警惕,却不敢有丝毫放松。

    毕竟这个世界,能够突破地阶的强者,起码也得四十岁左右才行。

    二十岁?

    旷古烁今,从未见过!

    ……………………

    “姐姐,你又杀人了!”

    且望着地上一滩血渍,萧星有些忧愁。

    若是阻止对方拖延时间,她们已然做到,但是如同萧月这般嗜杀,却是太过了。

    “为何不杀?毕竟,他们本来就该死!”盈盈一笑,萧月只将手一招,就自旁边茂密草丛之中吸过一团碧绿纤维,然后将宝剑裹住轻轻一抹,上面沾染的血渍已然被擦拭而去,她轻轻一挥手中韶月剑,轻吟透澈、宛如空谷幽兰一般,带着莫名的冷意。

    “姐姐!”萧星目光转淡,却忽然有些低沉,暗道:“我还是想要看到姐姐以前的样子。你这样,不仅仅我会担心的,就连师尊她也一样。”

    将剑插入剑鞘,萧月却笑了笑:“无妨!就他们那些许本领,如何是我的对手?”目光抬起,却又望着远处悬崖,犹自带着崇敬还是兴奋:“更何况师尊即将出世,他们?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话语中犹自带着自信。

    “问题是,师尊她可能吗?”

    转而担心起来,萧星死死盯着悬崖山顶之处。

    此刻,那昔日两位师祖涅槃之地,早已经被一股浓烈红云所罩住,明明里面并未任何木材、石油之类的引燃之物,但是这升仙台之上却被浓烈的火焰所覆盖,浓郁炽红当真如同火焰焚烧,一道道火舌冲天而起,像是将路过云朵也烧了起来一样,红彤彤的让人以为那太上老君的八卦炉是否又被打翻了,将炉中神火丢了出来,落在这山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