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章英雄志,问君何所求
    “所以你们就有理由逃走吗?”

    声音陡然抬高三分,小龙女那明亮双目早已通红!

    “唉!”喟然长叹,萧逸说道:“只是一千金兵,这兴元府之中已然伤亡过半。蒙古三万铁骑,并非我等所能抵抗。既然这兴元府再也无法守住,何不让他们离开此地,另寻生活起居之所呢?”话语平静,就像是在叙述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

    萧逸望着那些各自拿着钱粮离开此地的百姓,笑得极其开心,目光眺望着极远之地,仿佛在那遥远的地方,已然有人开始生活下去。

    “但是他们呢?”

    小龙女也不管这些径直离开的百姓,却指了指旁边立着的四人:“你们可是守土一方的官员,就这样走了,算什么样子?”

    身体颤抖着,江离迈步向前刚要开口,然而他身后的铁辛却一把抓住他,摇了摇头。武清死死捏着手中兵刃,青筋鼓胀无比,然而见到两位如此样子,也只好仰头看天,不欲让别人看到他那近乎扭曲的面部。至于薛冷?他早将手中弩弓保养完毕,背在了身后,依旧和往常一样无动于衷。

    “小龙女,你莫要胡闹了!”

    萧逸伸出手,正如他以前安慰自己女儿那样,只是小龙女脾性执拗,矮下身就闪了过去。她对着萧逸吼道:“胡闹?你以为我真的是小丫头吗?你们不能做的事情,不代表我做不到!”早已不在掩饰自己的实力,她已是不管不顾全力催动一身真元,周遭早有一股狂风凭空现出,似是应着那波涛汹涌的心境一样,这风狂啸着、怒吼着,化作盘旋的风龙对着几人咆哮不已。

    看着远处浑似换了一个人的小龙女,萧逸原本灿烂的笑容化为苦涩的愁容,摇着头低声自问:“或许你可以,但是我呢?或许这就是我唯一能做的吧。”

    抬着头看着天,他又对着江离等人说:“对了,未免那些离去百姓遭遇恶人余毒,可否请几位帮忙护送一段时间?”

    “自当如此!”

    江离应道,当即就从这里离开。其余三人,也跟着他一同离开了这府衙之中。自始至终,几人全都不敢去看旁边那盛怒之中的少女,以免自己心中愧疚。

    于此时候他们能做的就只有这些吗?

    “走?那你们就走吧!”看着离开的四人,小龙女忽的悲愤起来,狂风应着声陡然增加,直达数丈有余,甚至就连地上青砖也被拔起:“我就不信,这个世界就没有我办不到的。”风势越来越大,随后就带着她从这里离开,却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

    “走了吗?其实走了也好!至少不会像我这样,只能做这些事情。”

    就像是全身气力都被抽掉了一下,萧逸脚步一软,整个人当即跌倒在地。

    他盘腿坐在了府衙大门之前,目光迷离望着远处的一切。

    若是以前,大街上应当走着正在嬉笑的孩童,他们彼此之间讨论着谁家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哪里又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两边应当摆着正在售卖各类吃食、玩具的小商,而这些小商们在看到有人来到了自己小车面前,就会满心雀跃开始准备着东西来;至于那些店面当中,也应当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彼此之间亦是交谈甚欢……

    然而这一切全都没了!

    “爹爹!”

    自衙门之中走出来,萧月、萧星见到自己父亲失魂落魄坐在了地上,立刻就叫了起来,忙不迭的跑到了他的身边,一左一右握着萧逸的双手,以前应当是祈求的脸色此刻却带着关切,稚嫩的声音响着却不再是以前的央求,而是对自己父亲此时的关切。

    “地上凉,爹爹你坐在上面会生病的。”轻轻的拉着左手,萧月说道:“而且爹爹,女儿如今已经修炼有成。你看这是师傅传授的心游万仞之法。”努力的将一根汤勺浮在空中,她小脸微微泛红起来,不只是因为对自己实力有成的高兴,还是对爹爹的关怀爱戴。

    看着那被泪水弄花的面孔,萧星微微撅起嘴吧,伸出手将衣衫在其脸上擦了起来:“没错!只是爹爹为何要哭?和往常一样笑嘻嘻的不是很好吗?”噙满笑容的脸蛋灿烂的好似秋时的菊花一样,让人看见就觉得心中充满阳光。

    “好,很好!我的女儿们,都长大了,都懂事了!”被这两位鼓舞起来,萧逸那颗原本干枯的心田也涌入了一股清泉,他轻轻的站定身体之后,看向倚在门边的萧夫人,突然感觉无比的愧疚,低声说道:“其实你不用留在这里的。”

    “生死与共,风雨同舟!我们不是夫妻吗?”

    有点儿忐忑,有点儿害怕,萧夫人静静的看着远处那位陪伴自己许久的丈夫,和往常相较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么的温润如玉,反倒是透着几分冷如冰玉的坚强。她不知这种变化究竟因为什么?又将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未来又将带来什么?

    但是她知道,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自己都愿意一直陪着他,直到最后!

    萧逸终究还是忍不住,再没有了以前的矜持,一把将其抱在怀中,泪水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仿佛水库一样彻底崩溃,将那衣襟润湿,声声切切念叨着:“对不起,这些年来苦了你了!”

    ……………………

    “砰”的一声,药铺大门整个崩碎。

    望着里面那顿时惊起的朱艳,小龙女翘起嘴角,满是轻蔑:“果然如我所料,你到这里来了。告诉我,斡烈兀林答藏在什么地方?”随着语气,整个松木制成的地板顿时崩碎,就连天花板也“咔嚓”一声崩断开来,无数碎屑漫天飞舞,令整个药铺满是飞屑。

    “你?”

    朱艳之前听见门口动静本来被吓了一跳,等到他回转神来瞧着小龙女如今样子,不觉哈哈笑道:“就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也敢这般和我说话?不如今日,就让我教教你一些大人的事情?你说如何?”长鞭一挥,就要朝着小龙女卷去。

    只是那长鞭却硬生生定在空中,旋即一道火焰凭空冒出,当即将这长鞭烧成一团灰烬。

    “我不是说了吗?告诉我斡烈兀林答藏身之地,否则不介意告诉你一些世界的真实!”近乎寂静的话语中隐隐间藏着愤怒,小龙女只是将手朝着虚空一拍,无尽力量自掌心之中骤然涌出,将那朱艳整个撞退倒地,四肢仿佛被铁枷锁住一样动弹不得。

    她悬空而立,黑眸之中隐隐间有几点火星冒出,分明就是一个焚净天下的烈凤。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只是那朱艳却也有些执拗,扭过头根本不愿回答。

    小龙女只将手指攥紧,而地上的朱艳的双手“咔嚓”一声顿时折断,扭曲的骨头还有那将衣衫染湿的鲜血,当真是惨不忍睹:“你没有选择。要么说出来,要么死在这里!”

    咯噔一声,朱艳望着天空中那个稚嫩的女童,阴沉的可怖、阴郁的吓人,浓厚的愤怒好似雷云,随时随地都暴走的可能,他立刻明白此刻如果自己不说出来,只怕这一次就真的会被杀死在这里,没有丝毫侥幸,即使对方只是一个孩子。

    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颓然的低下头,正如以前面对那些人一样,张口说出了那隐密的地方。

    得到情报,小龙女也不管着所谓的色凶,又是运起漫天风罡,犹如腾云驾雾一样,须臾之间就来到了城东一处民宅之中,依着朱艳所说的话来到马厩之中,将那漫天稻草全都掀开,就瞧见藏在里面的斡烈兀林答。

    昂藏七尺之身都是血污,脸色苍白犹如白金,目光更是如死鱼眼一样暗淡无光,再没有驰骋沙场时候的傲气,混似一个待死的野狗。

    瞧着这样子,小龙女浑无半分尊重,当即讽刺道:“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英雄呢。今日一见,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躺在这里等待死亡的滋味如何?”对着率领金兵进犯兴元府的罪魁祸首,她若非看这人有些利用价值,早就将其杀死了。

    以对方如今这重伤垂危的样子,她要杀了这位可不要太简单了!

    斡烈兀林答只是转动了一下眼珠子,见到来者之人就是昔日里那位女孩也无半分**澜:“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自诩为忠臣吗?既然灭国之敌已经到来,那你为何还不上阵杀敌?反而在这里休养生息?”毫不客气,小龙女却将手中圣旨丢出,圣旨尚未落地就已经展开,却是被她以心游万仞之法定在空中,展示给斡烈兀林答看:“我看你这家伙也就只会胡说八道罢了。所谓忠臣?也不过如此!”轻蔑之态,溢于言表。

    “哼!”

    呼吸顿时变得粗壮许多,斡烈兀林答依旧透着倔强,反驳道:“若非你南朝背信弃义,我大金如何会覆灭在即?”想着那北地为蒙古铁骑肆掠的场景,他更是恨入骨髓,言辞中对小龙女更是不屑。

    “所以你就有理由侵略吗?”笑声,张狂的笑声,听到了斡烈兀林答的回答之后,小龙女只觉得可笑至极,风势怒啸更将她那声音增幅数十倍,将屋顶也给震的轰隆作响:“自己不修德政、不安百姓,等到临近崩溃时候更没有反省,却将缘由怪给他人。呵呵,你们这些所谓的忠臣也不过如此。”说道这里,她上下打量了一下,笑道:“现在看来,你就是一个孬种。”

    “孬种?”

    斡烈兀林答扭过头不予理会。

    然而小龙女尤其是仁慈的主儿?她早就运起功力,一字一顿异常的清晰:“难道不是!不敢和蒙古大军正面对抗,然而求助于我朝四川之地,如此寡廉鲜耻之行径,我看这世间可真的有够荒唐的。至于你?一介恃强欺弱,退缩逃避之人,根本就是一介孬种!”

    “当然,我也会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见到对方有所异动,小龙女将手中一柄长矛丢出去,长矛插在地上抖动不已,她又道:“如果你去袭击蒙古大军,我或许还会敬你是条汉子。但若是你就是一个孬种,那可就不是对不起的事情呢。”几许锋芒偶然闪过,若非这人还有些用处,只怕她早将这长矛插在斡烈兀林答胸口之上。

    “原来如此,你是让我去硬闯蒙军吗?”斡烈兀林答恢复平静,直愣愣的盯着小龙女,一脸的怀疑。

    “没错!”

    昂着头,小龙女嘴上带着的笑容越发浓厚起来,然而这笑在斡烈兀林答看来,却如同地狱修罗一样,充斥着浓厚的疯狂还有决意。

    于空中,那话语异常的清晰。

    “如果你答应的话,我或许会帮你治疗。但是若不答应,那就莫怪我心狠手辣。”

    听到这疯狂话语,斡烈兀林答却不知为何,感觉心中那奔涌火焰浓烈无比,他当即哈哈笑着,一张手攥住长矛,高声喝道:“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