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九章闻恶讯,帝远怎知情
    “你再说一遍!”

    心脏陡然间颤抖一下,小龙女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样子。

    她从前生活在真泽宫之中的时候,对蒙古那残忍凶暴自然是有所听闻,自从来到兴元府时候也度过了有半年时间,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天天平静度过,甚至日后也会长大,成为风华绝代的仙女,为万众瞩目敬仰。

    但她却没料到这昔日里和平安稳的城市,如今居然也被那蒙古铁骑染指了?

    “禀告龙公子!”传令兵稍微低下头,却不敢直视小龙女的眼睛,回道:“就在今天辰时三刻的时候,有蒙古使者前来这里,向萧大人发出通令。要他准备三万担粮食,并且打开城门放军队入城修整!说蒙古大军即将于今晚戌时一刻到达兴元府。”想起当时萧逸近乎绝望表情,传令兵更是哆嗦了起来,竟然分毫也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这么快?而且还是三万担粮食?”

    银牙切切,小龙女捏紧手中长枪,本是纯真的目光,罕见的透着一股凶气。

    三千担已经是那兴元府半年产粮,若是三万担的话,岂不是要将整个兴元府所有粮食都交上来?

    如果这样做,那整个兴元府的人还活不活了?

    听到这个消息,几人也不敢停留,当即拍马回到了兴元府之内。

    此刻,那兴元府大门紧紧闭着,漆成朱红色的大门因为过于久远,早已经露出里面的腐朽的木头,在上面还可以发现一些斑驳的红褐色,那是人的鲜血留下来的。

    四周围毫无人迹,似乎都因为知晓整个城市即将面临的灾难而逃走了,如今的时候只剩下了这一扇孤独的大门立在这里,颓然守着整个兴元府。

    几人立在这里许久之后,当才有人打开大门。

    驱策身下白麟走入城门之中,小龙女望见里面的场景时候,不由得咯噔一下,暗道:“怎么全都关门了?”

    只见原本热热闹的大街上,早已经没有了丝毫的人迹,就连那昔日里连夜开门的店铺也全都封闭大门,挂在门头的横幅之类的也被收起来,光秃秃的活似被剥去了羽毛的老母鸡一样。

    阳光温和,清风吹拂。

    然而本应该是喧嚣的兴元府,却俨然化为一座鬼城,再无任何的人烟了。

    心沉沉的,小龙女来到了府衙之内。

    然而此刻,这昔日里门禁森严从不允许人聚集起来的衙门,却围着一排长长的队伍。

    自大门一直到街上,儿子扶着年迈父母亲,丈夫护着娇弱的妻子,母亲带着抓着她衣角的孩子,互相搀扶着的老人……

    原来,那曾经消失的众人,却是来到了这里。

    此时,他们全都翘首以待,望着立在府衙之前早已经搭好的高台之上的几人,而在他们的旁边则堆放着数十袋粮食,还有几大桶装满钱币的木桶。

    “各位莫急!萧大人说了,每人给米三升,给钱三贯,布匹。今日里府藏全部打开,各位全都有份!”

    旁边数十位厢兵维持着秩序,更有人推着小推车将身后府藏粮食还有钱财运出来,然后由站在案桌前的萧逸,庄重无比将这些钱粮递给眼前之人。

    “你在干什么?”紧珉着嘴,小龙女问。

    “正如你看到一样,遣散整个城中百姓。至于城府之中多年来积累的储藏?与其送给那豺狼虎豹之人,还不如送给他们,也好让他们也能够多一些生存机会。”萧逸笑着说道。

    好似雨后清新的清晨,他那清秀的脸庞之上,透着圣洁般的典雅,好似和煦的春风,好似明媚的阳光,让人仅仅是见到他的存在,就感到无比的安心。

    “那你怎么办?”

    哽咽着,小龙女猛地将声音提高,浑然无视旁边那些有些惊讶的百姓,质询起来。

    似他这般样子,就算日后侥幸活下来,只怕也会被朝廷以渎职罪名拿下吧。

    “我?我想我会死吧!”萧逸笑着说道,却自袖中取出一卷圣旨来。两段无角、其上绣着龙凤暗纹的白卷,被蜡封住以防有人打开,上面还戳着门下中省的印戳。他将这个递给武清说道:“对了,这是朝廷给你们的圣旨。因为涉及机密,所依我也不好查看。”

    “圣旨?这又是什么?”

    未等武清接过,小龙女早将身一晃就夺过了那藏着密令的信封。

    她也不管旁人异样的眼神,一下子就将其撕开,抽出里面的一卷丝绸,展开之后细细开始读着里面的内容。

    “诏曰:闻兴元府江离、铁辛、武清、薛冷屡败金兵,退敌有功,特许嘉赏。然北地混乱、屡有征伐。朕欲混元一统,兴兵伐金。故此邀蒙古大军相助,欲住我朝一并剿灭金朝,尔等不可擅动干戈、冒犯天兵,于对方要求亦需敬重有佳,视若父子,敬若兄弟。靖康雪耻、再复中华只在今朝,望列位切记切记,断不可因一己之私坏了我朝大计。”

    话音落下,她那一双秀目怒睁,点点凶光偶有显露,盯着不远处的江离,简直将其当做仇敌。

    “没想到,终于到这个时候了。”

    长吁一口气,武清罕见的露出一些悲意。

    转悠悠,江离在被处理好伤口之后也醒转过来,他听到了那传令兵的话语,微微扯动了一下嘴角,苦着脸说道:“放心吧,这种事情我是断然无法接受的。只是我们,可能要离开了?”

    “离开?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不可思议转过头望着这四人,小龙女却首次觉得眼前这四人竟似换了一个人似得。

    被她这一问,四人顿时有了一丝变化,武清拧过头不敢去看向她那质询的目光,薛冷依旧专心致志维修着他手中的弓弩,铁辛木然立在原地,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然而终究还是化作了一声叹息,却什么都没说出来。随后,四人彼此看了一下却纷纷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似乎达成了协议一样。

    努力的让胸中气息平静下来,江离缓声说道:“事到如今,你也明白这里的状况,所以我们倒也没必要掩瞒。我们之所以被派遣过来,只是为了一探蒙古军队虚实,并非是为了守护兴元府。如今蒙古大军到来,那我们的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

    “可是你们可是负责这里的兴元府防御使啊!”

    犹自不相信眼前一切,小龙女大声斥责道。

    “没错,我们是兴元府防御使。但是你不觉得区区一个兴元府,就有四位防御使,未免太过稀奇古怪了吗?毕竟其他的州府能够有一个防御使就算好的了。能够比这兴元府还多的,只怕也就只有行在临安吧。”想着当日他被派遣到这里的嘱咐,江离只觉得心中满是酸涩。

    他也算是敬忠职守,于军中向来也是劳苦功高,在一干同级别的武将之中也算是好手,否则如何会被派遣到这里来,负责和蒙古大军接洽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