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七章穷途中,英雄正如是
    浓浓烈焰,烟气横生,烤的空气模糊起来,浓烈的焦炭味道更让人咳嗽不断。

    而在这漫天火场之中,武清勉力抗住对方赤剑,就觉得胸腔之内好似充满着火焰,烧的他气喘吁吁,然而那经由气管纳入肺中的空气,也是一样的灼热难耐,令人神志稍微有点模糊,甚至就连看清对方的踪迹也是万般困难。

    “喂,需不需要我的帮忙?”

    一声轻笑,他就听见旁边传来了小龙女的询问,本欲张口请求,然而一想到小龙女那不过九岁的模样,立刻就否决道:“不,我一个人能够解决这家伙!”若是让这般年幼女子相救,那他以后又有什么脸面在军中混下去?

    “切!别忘了你的性命都是我救下来的。你这副态度,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样子吗?”

    皱起眉梢撇过周围的火焰,小龙女早就催动心游万仞之法,将蔓延过来的浓烈火焰烟尘逼开,身上穿着的锦绣坊所制蓝底碧云衫未曾沾染任何的灰烬。

    纤尘未染、濯濯青莲,当真是遗世而独立的娇娆仙子。

    “这里可是战斗,就你这样子,能行吗?”武清有些哭笑不得。

    他毕竟正在战斗之中,可轻易间不能分神,而且对方实力和自己只在一线,分毫中就有可能分出胜负,此刻如何还敢让这不足十岁的小娃娃加入战斗之中?正说话间,东方烈阳却扑面而来,狂笑着:“战斗中还有闲情雅致对话?你这小子,当真是欺人太甚。”手中赤剑整个化作了一条火龙,嘶吼中就要将其裹入其中,全都焚烧干净。

    而旁边那些早就被浓烈火焰灼烧的焦黄树木还有枯败干草,全都被其冒出的火星点燃,腾的一声就彻底化作了灰烬。

    武清自不敢让这火龙近身,当即后退避开锋芒,扭动身后剑匣早将四柄匕首射出。匕首气势如虹,当即贯穿这赤红巨龙,直接朝着对方四肢刺去。然而那东方烈焰却只将手中赤剑轻轻一挥,当即将那四柄匕首融为铁水,分毫再无作用,随后又是一扑,和武清缠斗起来。

    “这家伙的兵器果然厉害!喂,你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饶有兴致瞧着那东方烈阳,小龙女却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这赤剑奥妙所在

    以她眼光自然知晓这东方烈焰的剑术并不算好,勉强算是一流水准,至少和武清这般已经妙入巅峰的刀术相比,要差的多了。但是之所以他能够压着武清,全凭手中那柄赤剑,轻轻一挥就带出一股浓烈火焰,其温度就连凡铁也经受不住,这般神兵也是不凡了。

    若非这赤剑影像,让武清诸多玄奥刀决无法使用,只怕此处早就决出了胜负。

    “哪里来的小混蛋,给我去死吧。”

    那东方烈阳却觉得旁边这个女童着实有些碍眼,当即挥剑斩去,虽是随手一击然而他却自信这一击,足以让这女童化作一个火炬。

    小龙女立刻恼了,一挥手浓烈风罡旋转而出,直接将那卷来的漫天火焰吹散开来,旋即她右手轻轻递出,拇指和食指却作摘花样子,竟然直接握着那剑尖,叫道:“叔叔,你这是要将这东西送给我吗?”随后用力一拽,就将这赤剑整个夺过来,拿在手中仔细观察了起来。

    “格老子的,这小丫头有古怪!”

    东方烈焰顿时一惊,方才觉得手中竟然空荡无物。之前他觉得手中那赤剑陡然增加了数倍有余,故此一时不慎难以抓握起来,方才被这小丫头给轻松夺了去。又见旁边武清顺势袭来,他只得翻身后退避开对方刀芒,破口大骂道:“今日夺兵之仇,日后我定会回报的。”失了兵器,对方又多了一个实力莫名的古怪小丫头,面对这种情况,东方烈阳只有暂且逃走了。

    “切!不过是想要看看而已,又不是不打算还的。”

    挥了挥手中赤剑,小龙女望着那远远遁走的家伙,顿感无语。

    只是拿过来看一下,又不是不换,怎么对方就露出这样一副悲愤莫名的表情呢?对此情况,小龙女只有仰头望天,故作不知了!

    在一边看着,武清努了努嘴想说什么,然而考虑到眼前少女那着实恶劣的性格,也只好作罢,见着远处几人战斗场景,当即拜谢说道:“此次相救,武某已难偿还。日后无论遇见什么事情,到时候自当鼎力相助。只是其他哥哥还在战斗,我需得过去帮他们了。”

    说着,他早就纵起轻功,朝着江离、铁辛方向赶去。

    面对那个实力强劲的斡烈兀术答,他并不觉得自己的两位哥哥就能够和这家伙对抗,若是拖延时间太久,只怕还是会和上次战斗那样,落下个两败俱伤的场面。

    “好吧,我倒要看看那斡烈兀术答究竟有多么厉害!居然值得你们这样搏命。”

    小龙女微微皱了皱眉梢,想着自己所遇见的列位高手之中,能够稳稳压服这人的估计也就只有全真教丘处机了。

    至于孙应时、杨琏真迦这两人,虽然也是同一等级的高手,然而在战阵厮杀经验之上,却未必能够及得上斡烈兀术答。若真的单对单决斗,只怕他们两人都会被这人挑下。如此看来那完颜陈和尚将这人派来,倒也是有些眼光的。

    尾随而去,她也一并来到了战场之上。

    江离见到列位兄弟全都聚齐,想到当日他们四人探营时候险些被杀的场景,当即感觉心情舒畅,骂道:“斡烈兀术答,我敬你是个英雄。如今时候不如速速投降,也免得将一身血气,全数抛于荒郊野外之内。”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吗?”

    呵呵笑着,斡烈兀术答望着周遭的一切,麾下士兵早被八阵图全军覆没,随行的两位勇将也不知何时战死了,至于那所谓的四凶,更是死的死、逃的逃、全都不知去向,唯一一个还在这里的朱艳,更是被对方死死牵制住,分毫动弹不得,如今这个样子对他来说,当真是穷途末路了。

    只是听到那劝降话语,他却不由得仰天大笑:“自古以来一臣不侍二主,我为金将,岂可投降你等南蛮之徒?如今时候,何需多费口舌,不如就此杀个痛快?”长枪掠起,犹如长龙席卷,竟然分毫不顾对方人多势众,就直接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