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二章敌暂缓,怎奈仇怨存?
    “师傅?”

    乌古论长寿在嘴中念叨一下,带着怀疑看着眼前女孩。

    的确,之前一击斩杀窦寇的招式,可不是寻常武者能够具备的。

    小龙女微微抬起下巴,颇为自豪的说:“当然!要不是我师傅厉害,如何能够教出我这么聪明伶俐的徒儿?”末了,她又对着身后萧星说:“不要紧吧,有没有跌伤?”

    “还好,只是屁股有点疼!”

    勉强站直了身体,萧星看着周围围上来的一群人,两条小腿开始发颤了,五指扣着小龙女衣衫,努力的将身贴紧。

    只有抓住身边师傅时候,她才会稍微放松下来。

    旁边另一人却面有狠色,一把抽过一柄长刀扑了过来,口中犹自带着狰狞:“管你师傅是谁,今天怎么能让你活下去?”

    “刷”的一剑,小龙女只将韶月剑挽出一个剑花,剑光自长刀一绕就将其整个砍断,随后就直刺而出正好在其脖颈之处轻轻一划。

    那人整个人顿时萎顿在地,脖颈之处好似喷泉一样,喷溅出数丈高的血液,看样子和那窦寇一样,都活不了多长时间。

    “哪里来的野狗!难道你就不知道在我说话的时候安静一下吗?”骂骂咧咧,小龙女却浑未在意自己形象在周围人眼中究竟是如何可怕。

    不过九岁,谈笑间就取走两人性命!

    可以说,无论是胆识还是武功,俱是超过一流水准。

    “好!好俊的英雌!”

    旁边乌古论长寿拍着手掌,啪啪的声音让周围被小龙女惊住的人总算是回过神来,俱是暗想:“这女娃果然厉害!可不是那些只会嚎啕哭泣的小家伙。”于地面上两具死尸并未多做关注,他却为小龙女实力感到惊讶,又道:“但是你可知道他两人是谁?”

    “两个自以为是聪明人的白痴罢了!”小龙女回道。

    “好!说的很好!里通外国、阴谋叛逆,似这般人杀了最好。”乌古论长寿却哈哈大笑,又道:“若是我没猜错,当日救下那四人的,应当是你吧。”

    “啰哩啰嗦那么多话,你想说啥?”小龙女有些不快,目光随着旁边士兵转动着,早已在心中估摸着彼此距离,以便待会儿彻底灭掉对方。

    见到对方小心谨慎的样子,乌古论长寿退了几步,说:“无甚要事!只想要看看阁下是谁罢了。还有,若是你不介意的话,这些粮食可否让我带回去?”

    “随你便。”

    小龙女也没在意,虽对兴元府出了奸细而感觉震惊,但亦为目前状况感觉糟糕。

    这般情况,她一人自然可以保住自己,然而若是那萧星,只怕就有性命安危!

    小龙女并非薄情寡恩之徒,自然无法做出丢弃自家弟子的无耻行径。

    “好,很好!”

    乌古论长寿微微点头,当即示意周围士兵收起劲弩,推着那装满粮食的小车准备离开这。

    听着车轱辘碾着山岩的咯吱声,小龙女松了一口气,暗想:“总算将对方支走了,否则被对方围住的话,可就彻底糟糕了。”

    旁边萧星却终于没有忍住,一颗颗泪珠落下,呜咽着声:“对不起,因为我……差点就……让你……”萧月也自松树之上跳下,翻身站定之后连忙将萧星抱住,安慰道:“妹妹别哭了!我会保护好你的。”对那些来袭的金兵更是厌恶三分。

    自当日衙门一役之后,她们就晓得对方凶残,如今遇见了若非彼此实力悬殊,不打起来那才是怪事。

    小龙女却晓得此时并非聊天时刻,她就赶紧拍了一下萧月、萧星的背,说:“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要不然对方随时随地都会返回来的。”说着,就要施展轻功,离开这里。

    “好!”应了声,萧月却面带狠厉:“总有一天,我会像师傅你当日杀死那个谋克一样,将他们通通杀了!”

    小龙女在旁瞧着她那倔强小脸,劝道:“虽是如此,但若是总是沉迷于杀戮之内,总是不好的。”正值游戏玩耍时候,所思所想也不过书今时今日又遇见了什么好玩的东西,然而这萧月却因太早见到那血腥场景变成如此狠厉,却不知未来是福是祸!

    几人正说着话,小龙女却忽的听见身后声音,当即运掌将两人推到一边巨石后面,转过身就见远处“咻咻咻”射来数十只利箭。

    远处,乌古论长寿却一脸冰冷,道:“果然,我那兄弟是被你给杀掉的吗?”身边几十位弓弩手立刻张弓,劲满如月将手中长箭再次射出。

    “终日打雁没想到却被大雁给啄了眼。”

    小龙女暗骂着,当即催动全身力量,经由不动明王真言咒强化的心游万仞之法立刻生效,将扑面射来的上百只长箭定在空中,仿佛被一道无形屏障挡住一样,丝毫没有伤到她。

    乌古论长生叫道:“好家伙,果然有些手段。既然如此,今日里更是留你不得!”自身后拔出长刀,一个箭步飞窜而出,好似猛虎下山一般,竟然分毫不管对方不过九岁稚童,就亲自下场击杀对方。

    这般狠辣,果然不愧是战场悍将!

    小龙女立时一惊,眼见对方尚在十数丈之外就已经一刀挥出。

    那乌古论长寿本就暗怀杀意,更兼,早有准备,如今一击之下自然竭尽全力。而他手中那柄足有一人高的硕大开山刀再被其沛然巨力推动下,正如一头正在冲锋的战舰一样,将巨量的空气不断压缩、推压,随着一声惨烈至极的巨兽咆哮,无边的狂风应声而出。

    罡气扑面,周遭树木应声而裂,就连原本长满青草的地面也被全数吹去,只留下一片崎岖坎坷的山岩,其上亦是裂开无数裂纹。

    一击之下,十丈俱灭!

    小龙女一时不慎,整个人立刻被卷入其中,娇小身躯更似在狂风暴雨中凄厉鸣啼的雨燕,上下来回根本稳不住身体,胸口之处更似被小轿车撞了一样生疼生疼的。

    幸好她苦练石像炼体法门已有数月根基扎实;身体强韧,更兼及时以诸般手段护住周身要害,才侥幸没有受到多么严重的伤势。

    绕是如此,她也觉得气血翻涌,呼吸稍微有些不畅,望向远处那人,亦是恼恨起来:“好个混蛋,真以为老娘不发威,你就以为我是hellokitt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