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一章现踪迹,何须惧凶敌
    不等几人惊讶,远处有走来几人,俱是携着兵刃。

    他们见了这个隐密车队,当即笑了,挥挥手示意身后走出了上百人,一个个全都是身着铠甲,手持劲弩,分明就是金朝士卒。见此情况,自车队中走出一人,正是窦寇。

    他脸上堆满笑容,指了指身后的数十辆小车,说:“应允的三千担粮食已经来了!不知道列位何时能够撤军?”

    乌古论长寿回道:“撤军?你放心吧,我们很快就会撤军的。毕竟依着时间,那南宋驰援军队也应该已经到来了吧。”目光微眯着,明显对南宋军队不屑一顾。

    此刻距离他们进攻兴元府已经有二十多天。

    纵然在这古代之中存在着信息延迟,军队调集和派遣也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如此长的时间也算足够对方反应过来,并且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没有一鼓作气攻下兴元府之后,他们所谓南下夺取川蜀一带的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

    “那就好,那就好!”窦寇连连点头,脑海里面却突然窜入父亲当日死亡的场景,不由得狠声请求道:“对了,不知道当日我拜托列位准备的东西有没有准备好?”

    “当然。这是你要的弩弓还有毒药!”乌古论长寿一挥手,当即有士卒将手中拿着的弩弓,还有一个玉瓶递过来。

    南宋律法有言,不得持有铁甲还有弩弓,违者以叛逆罪论处。如今窦寇私下弄到弩弓还有毒药,只怕所谋不小。

    “很好。这样的话,我就能够杀掉那个狗官了!”狠着声,窦寇极其冷漠的说着:“杀父之仇、灭家之举,岂能轻易忘怀?”直至今日,他依旧无法接受当日父亲会如此轻易沦丧,而自父亲沦丧之后,他辛苦十数年所创建的盐帮也就此树倒猢狲散,不复之前的豪奢家族。

    “狗官?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家伙的想法!”

    不可置否,乌古论长寿只是有些古怪瞧了瞧这人,然而除了发现其一脸狰狞样子,更无半分的仁慈。他只是指挥着手下将粮食搬运回去,至于这人究竟打算怎么做,毫无了解意愿。

    成功了,他们自然可以夺取兴元府;失败了,也不过是撤退罢了!

    既然有利无害,那又何需拒绝呢?

    正在这是,“咯吱”一声传来树枝断裂声音。

    这一下立刻让窦寇还有乌古论长寿惊醒,唰唰抽出长刀,明晃晃的亮光耀人眼睛,彼此之间相差约有一丈有余,背靠靠凝视着周围状况。良久之后,毫无动静,却让人怀疑之前的不过是狂风吹拂所造成的。

    “呼!差点就暴露了。”

    小手捂着萧月嘴巴,小龙女却早将其点住令其分毫动弹不得,目光自树冠望见低下几人,想着:“没想到在兴元府之中出了一个叛徒?勾结金兵,暗藏兵刃,这家伙估摸着是想造反吗?”

    之前正因为听见这人说到了关于刺杀她们父亲的事情,所以萧月才会一时不慎踩断树枝,让人听见了动静。

    “没动静?难道是风刮的?”窦寇说道。

    乌古论长寿却感到有些古怪,久历战场的经验告诉他,四周围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张口怒啸道:“是谁?给我滚出来?”

    应着声,“咔嚓”一声,萧星却被这声音吓得肝胆俱裂,一时不慎整个人跌了下去。

    幸亏下面满是杂草,好似铺面了无数的床单一样,却不怕会摔坏。只是瞅见周围望过来的目光,萧星顿时害怕的蜷缩起了身子,眼眶中噙满泪水,却拼命的忍住不欲哭泣,当真是一个倔强的好家伙。

    “女孩?”

    乌古论长寿颇为诧异,然而旁边的窦寇却面色狰狞起来,将腰间的长刀抽出,就走了上前。感觉诧异,乌古论长寿四下看了看,却并未发现还有其他人存在,当即喝住窦寇问:“你认识她?”

    裂开牙齿,窦寇整个人都似厉鬼一样,叫嚣着:“当然认识。萧知州的千金,这兴元府就没有几个不认识的。天幸让你落在这里,不如今日就让我抓你回去,看看那萧知州是否还有半分怜悯?”说着,就将手抓向萧星,欲要将这娇俏女童逮住施虐,以报复自己父亲死亡之仇。

    纵然他的父亲不过是因为逃走被杀,却依旧将原因怪罪于萧逸头上。

    无妄之灾,不过如此!

    “萧逸的千金?”

    本欲叫住对方,乌古论长寿却在听见这话之后止住了脚步,若是能够擒住这女童,应该能够逼迫那家伙开放城门,顺利攻取整个兴元府吧!

    “你抓我,你就不怕触及王法吗?”

    萧星见到两人一人一句俨然已经将自己视作笼中之鸟,咬紧牙关也没有呼叫,反倒硬着脖子瞪视着窦寇。

    窦寇置若罔闻,哈哈笑道:“王法?什么王法?没了那些衙役还有厢军,你以为你知州女儿的身份还有用吗?”一双布满老茧的手掌,当即就要将萧星逮住。

    却在此刻,一道浮光掠过。

    伴随着冲天血液,窦寇整个人立刻惨嚎起来,他的左手自左肩部分以下被整个切下来,而随着漫天的血液流逝,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躺倒在地、脸色苍白,若不及时救治那就根本就没生存可能。

    “切!本准备瞄准喉咙的,没想到却切偏了。”

    暗道晦气,小龙女早就立在萧星身前,手中韶月剑已然出鞘,目光瞪着周遭反应过来的士卒将士,依旧是大刺刺的傲然而立,一张嘴就透着讽刺,说道:“我说你们这群废物,攻不下兴元府就开始玩阴的吗?现在更是仗势欺人,围攻几个小女孩。我看你这个谋克趁早该名,叫做‘只克女人’吧!”

    乌古论长寿轻哼一声,将手按住身后的大刀,回道:“没料到这南宋果然是群英荟萃,高手层出不穷,居然出了你这么一位俊杰。只可惜你未免太过托大,居然敢独身一人出现在这里吗?”身边士卒隐隐间,已然汇聚起来,将身上带着的弓弩也被取下,弓弦拉紧显然是准备动手。

    “为何不敢?如果你觉得你又把握对抗家师,你大可以试一试?”小龙女却毫无惧意,张口说来。

    手中早已经暗捏裂风决,就等着施展出来,一举摧毁眼前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