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九章剑术妙,木像随心走
    不说萧月、萧星正在万花谷安歇,那小龙女只在丛林之中走了几遭,就抓了几只斑鸠、弄了一些野果,将谭中白鱼钓上来,几人席地吃了起来。

    待到吃饱喝足之后,小龙女不免有些埋怨:“还以为那些白鱼是提升功力的圣品呢。没想到也就是得了白化病的普通鲫鱼!”想着那吃个地瓜都能够涨个百来万魔力的龙傲天,看一下花草树木就能够境界飙升,小龙女越发觉得这个世界太沉闷了,难道就没有那种一飞冲天的玄功吗?

    慢慢地打熬身体,一步步积攒真元,并且缓慢的炼化凡躯,以求能够超凡脱俗、羽化飞升,所谓玄功不过如此。

    除了那些隐患极重的邪门手段外,凡是正宗的玄门心法,全都强调这一点,就算是稍有区别的,也不过所擅长的方向还有某些步骤的前后顺序问题罢了,就大体上的走向来说,全都是一模一样,更无一个例外可言。

    翻了一下白眼,萧月对自己没着调的师傅已然无法再去吐槽,问:“师傅!接下来我们应该做啥?”

    休息了一个时辰之后,她们也重新恢复了精力,体内真元也由阴转阳激昂起来,好似长河大川一样在血脉经络当中穿行不止,隐隐间透着一股啸音,好似虎啸龙吼一般,让周遭的蚊虫昆虫听了,俱是害怕的退避三舍,不敢有丝毫逾越。

    这龙吟虎啸,正是修为有成的重要标志!

    “做什么呢?”

    眨了眨眼睛,小龙女顿时感觉脸皮发热。

    之前带着两位修行轻功,只不过是她心血来潮所做的,哪里还有啥计划可言!不过小龙女也算有些机智,见到旁边有一颗香樟巨树,立刻笑了起来:“有了!”身体一掠而过,就立在香樟树面前。

    这香樟树也不知生存了多长时间,足足要比其他树木高上不知一筹,足足有十来丈高,树干极其粗壮就算是她们三人手拉手,也无法将其抱住。葱葱郁郁的树叶好似华盖一样,将毒辣的太阳全数遮住,随着山风吹拂而过,其下方尤为清爽。

    “好家伙,果然有够大的。只是今日权且麻烦你了!”

    小龙女道了声歉,自腰间抽出一柄随身宝剑。

    这宝剑只有两尺四寸长,乃是城中铁匠融化她自和速嘉兀迪的重剑所制造的,一共有三个,分别为她还有萧月、萧星所拥有。相较一般长剑来说,这宝剑稍微短小,却胜在锋锐轻盈,因为挥舞中好似带着月辉,所以被称之为韶月剑。

    将真元运转起来注入韶月剑中,就可以见到那清寒兵刃之上,附着一层薄薄的辉光,正似月辉一样皎洁、明媚。

    小龙女随手一挥,于真元产生的罡气加成下,这韶月剑立刻就毫无凝滞进入这木质细腻坚实的香樟树中,寸寸缕缕细微的罡气由然而出崩坏着利刃边缘的木质纤维,更令这韶月剑一路上浑如行云流水一样,不过是一盏茶的功夫,就将这不知生长多长时间的香樟树分成数十份木桩,每一分都一模一样,具是两米高的六棱柱形式。

    选中两截木头丢到两人眼前,小龙女说:“寻常武者练剑都会以砍柴开始,以求能够熟能生巧。但是咱们毕竟是女孩子,可不能够像他们那般粗俗。所以你们两个,将这个木头雕成自己心目中最崇敬的人吧。当然,我是不会介意你们雕成我的样子的,至于相貌吗?不太差就行了。毕竟是第一次,可以原谅的。”

    “啥?就用宝剑吗?”

    本是期待的小脸顿时吓得惨白如雪,萧月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露出一丝退缩。

    萧星也一样说着:“就不能用其他东西吗?我看那些工匠们,都会有各种的雕刻刀具的。”

    “当然。而且这有何难的?”

    小龙女嗤之以鼻,只将手中韶月剑轻轻舞动,剑锋在旁边两个香樟木上来回走动,一道道碎屑、粉尘飘然而下,等到她停下之后,那两个香樟木俨然已经缩小了好几圈,仅和两人一般大小,地面上遍地都是好似肉松一样松散的木屑。

    随着山风轻轻一吹,香樟木上粘着的木屑立刻散开,露出了真容。

    萧月见了,顿时害羞起来:“我哪有这个样子啊!”

    “可是真的好像啊。师傅,你怎么练的?”萧星瞅了瞅木像,颇为惊讶看了一下小龙女。

    至于那俨然已经被雕成人像的香樟木,正是萧月、萧星两人的等身样子。

    其中一个左手叉腰、右手手指伸出对着别人,面目做出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的,正是萧月。至于另外一个却是手捧书卷,虽然遮住了娇俏面目,却偶然间露出一丝好奇目光,正是萧星。

    只不过几刻钟的时间,就用剑术雕出两人近乎真实的相貌,由此可见小龙女的剑术,究竟又是如何厉害!

    “当然是日夜苦练的啦。”

    小龙女骄傲至极,好似一个高傲至极的凤凰一样,自夸道:“自五岁开始我就每天都这样做,风里来雨里去,所雕刻的东西从小白兔、小老鼠、小狗、小猪等各类动物,再到各路菩萨、金刚还有罗汉之类的神佛木雕,甚至包括那些真人木像,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至于这两个?不过是我随手弄的。”

    说到之后,她更是哈哈大笑,混似个女王一般。

    “这种练法真的好吗?为啥我总觉得,这种方式仅仅是为了满足你的某种**?”

    萧月心中不敢质疑,更觉得有些古里古怪的。

    只是在那小龙女的关注下,她倒也不曾气馁,极其努力的对付着眼前的香樟木。因为唯恐一个不小心弄坏了香樟木,所以每一剑都极其认真,生怕什么时候错手坏了这些算得上是珍贵无比的香樟木。

    太阳渐渐落下,她们两人已然忘却了时间,极其关注于眼前的木头,总算在日落之下勉强雕出了一个大致模样。虽然消耗体力比不过之前轻功飞掠,然而对精神消耗却着实更甚,以至于两个小家伙刚一完成,就整个人趴在草地上,混无半分起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