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七章兵戈起,全真制三魔
    第四章失天下,群雄共涿鹿

    山泉潺潺,微风拂动,哺育着山脚下的村庄。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已经是清晨的日子,却没有任何的农家开始工作,刚升的太阳却是带着血色!

    “邀月,你去看看为何这里毫无人烟?”

    此等和蔼的农家景象,却是存着一份的不真实。

    面对着眼前的一切,小龙女立时生出了一丝疑惑。

    邀月依着小龙女话语,踏入了远处的庄园之内,正在此刻却嗅到了一股血腥气味,定眼望去就见到旁边溪流之内,泛起了数点血花。

    “这里究竟怎么回事?”

    邀月诧异之下,立时将长剑抽出,便见到远处数根锐箭“咻咻咻”飞速刺来。她不敢怠慢,立时运转功力,剑尖颤抖将几根箭矢挑开。

    “该死的,是鞑子!”

    着眼望去,邀月立时见到一个三角黄旗高高挂着,狂风阵阵吹得是咧咧作响,其上一个野狼般的图腾异常清晰。

    正是蒙元鞑子!

    此时,远处几个人立时发现这里的人,手腕一抖却将背后反曲复合弓取出,数只箭矢早已经准备妥当,劲满如月“刷刷刷”就是携着劲气直奔而来。

    邀月只是长剑轻挥,“叮叮叮”数声,将数枚箭羽格开,又见几人拍马前来,心中立时被炸裂的愤怒裹住,暗道:“果然是一群畜牲,全杀了就是了!”身随心动,当即催动功力,使出了雪燕无痕,须臾之间就来到几位鞑子面前。

    她只将长剑在对方脖颈一绕,立时将其老大头颅摘下!

    其余人虽是慌张要逃,然而却也逃不出邀月长剑所及,也是一同被割了头颅。只是此刻,邀月却像是痴了一样,脑海中唰的一下恢复了以前父母死亡场景,口中念念颂颂着:“杀了你,杀了你……”

    手中那剑也没个章法,就是在几个尸体上面戳着,一下一下带出无数血花,显得诡异异常。

    “冷静一下,姐姐!”

    旁边怜星早就扑上去,将自家姐姐抱住,又怕那长剑伤到自己,就将其夺走丢到一边。只是她一看姐姐那魔怔的样子,不禁语带哭泣,声音微颤望向宫主。

    小龙女走上前,将手摁在脉门之上仔细查看一下,立刻皱眉暗道果然如此,当即点了一下其周身穴道,又将其中混乱真气梳理一下,说:“情绪激动、气急攻心。应该是走火入魔了!”只是扫过地上几个尸体,她不由皱起眉头,想着:“这些乃是蒙古军队,此时或许是在搜集粮食!只是不知那个村子如今如何?”

    想到这,她当即纵身朝着远处掠去,查看远处庄园具体情况。

    至于她的那些女弟子?

    别说她们皆是身具高深武学,之前也是末日趟过,对尸体也算是不陌生了。

    几人合计立刻就行动起来,将这尸体埋了,抬得时候也不忘泄愤,在上面戳了几下!虽是如此,但是几位却都是面有慌张,神色不宁。、

    萱日眺望远方,忽见一道火焰冲天而起,立刻吓了一跳,问道:“那里怎么了?难道这里也有鞑子了吗?”想着旁边的几具尸体,她忽的害怕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昔日庄园焚毁的场景。

    “大概是吧。只是希望宫主能够安全无恙,莫要遭了那些鞑子的狠手!”怜星目光流转,也不理会远处村子场景,就是愣愣的抱着怀中姐姐,一下一下的安抚着她那紧皱的眉梢。

    于此之处,任何一位皆和鞑子有着血仇,然而苦于身单力薄,她们之前不过是一朵浮萍,只能任由雨打风吹、遭受无常折磨。如今,这鞑子又一次出现了,而且比之以前更为凶狠,只是她们那位宫主,能够顺利成功吗?

    远处,小龙女只是一眼扫过庄园,立时就骂道:“果然是豺狼之辈,没一个不该死的!”

    单见眼前,这位于太行山下的村庄早不负之前安宁和谐,一行蒙古鞑子,早就闯入其中,举起长刀四处挥舞。

    庄园之内,到处都是被点燃的草垛,一个个火光冲天、浓烟弥漫,鸡鸭猪羊被纷纷牵着,朝着远处一排大车拉去,这些大车上面,一袋袋装满了米粟稻谷,部分还带着青叶,显然是刚从地中割下来的,被一捆捆帮着就等着被运走。

    大车旁边有四名蒙古骑兵手持刀剑长弓,护在旁边防止有人靠近。

    这些蒙古骑兵和那些仅穿着皮甲戴着头盔的轻骑兵不同,他们身上皆是穿着数层丝绸衣衫,外面套着一件磨得程亮的铁甲。

    坐下马匹,亦是挂着铁甲,将左右两侧还有尾部以及头额尽数包裹住,从而令其得到充分的保护。整个人和马匹连接一体,皆是得到铁甲的周到防护,当真是宛如铁制堡垒一样,足以令任何人感到恐惧。而在两侧马鞍之上,却是挂着两把弓,旁边乃是庞大的箭袋,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箭矢,再加上手上拿着的长弓,一人就有三具长弓和上百余只箭矢。

    这就是威名赫赫,横扫整个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昔日攻破西夏、歼灭金朝的强大存在,亦是现在蒙古所需要面对的强横存在。

    大抵是因为过于悠闲,战马就平静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一眨瞅着周围一切,而那从铁甲洞穴冒出的马尾一摇一晃,将周遭萦绕的苍蝇赶去。

    而那些鞑子却哈哈大笑,时不时将箭矢取出搭在弓上,瞄准远处那些交相奔逃的农民射去,见到对方被射中之后,倒地不起、血流满地,皆是哈哈大笑,互相称赞。

    这帮人,竟然在以射人为比赛!

    正当此刻,远处轻骑鞑子似有发现,将马匹拍着当即赶出了一位稚嫩女童。

    这女童只有十一二岁,怀中抱着一个裹布,裹布之中隐隐间有微弱哭泣声,显然是个尚未满月的婴儿。那女童此刻被几匹战马围住,吓得是胆战心惊,脚步走的匆忙顿时跌倒,手中婴儿立时被丢了下来。她正要扑上去将其抱住,只是凌空一箭正好戳在婴儿身上,鲜血横流显然是死了!

    完全是出于畏惧,那女童抬起头,便见到远处一位骑兵将弓拉开,正好是瞄准自己。

    她不由闭上眼睛,静待着那弓箭破开自己躯体,只是等了一会儿并未感觉应有感觉方才张开眼睛,却见眼前立着一个白衣女子,远处几个鞑子却早就萎顿在地,脑门之上插着一只弓箭。

    这人正是小龙女。

    她低下头看了一下女童,问道:“还能走吗?如果能走的话,快点离开这里!”

    只是这女童却踉跄几步,就死死拽着裤脚没曾放手,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却没有开口说话。

    “不说话?难道是哑巴,被吓坏了?”

    小龙女皱了一下眉头,不由得感到了一丝恼火,想起之前自己孤苦无依的场景来,对眼前破坏了这些场景的鞑子更是恨上三分。

    远处鞑子却不肯放过她,当即策马本来,一对狼牙棒就是朝着小龙女挥来。

    “既然如此,那你们全都死了为好。”冷哼一声,小龙女身形一纵立时化为虚影,一对手掌在几位轻骑背心印上一掌,立刻就令其眼鼻冒血,呼吸全无。

    她见到远处几个重骑兵,又想起刚才狰狞场景,心中更是盛怒不已,将旁侧长弓揽起,扣动弓弦劲如满月,数发箭矢立刻穿破铁甲,扎入几人身上。

    这骑兵却是凶悍,虽是插了几只箭矢,却只是将其一扯,就将一块渗血的丝绸整个扯出,又是朝着这边冲来,手上长弓自然也是一并射来。

    好强横的骑兵!

    小龙女也是讶然想着,自然不敢怠慢,手一晃立刻将射来箭矢荡开,旋即纵身如风,簌的就越到几人身前。

    一挥掌,几人胸前铁甲寸寸崩裂,裂帛之声应声而出露出健硕胸膛,而在那心脏之处,却出现了一个掌印,乌青中带着血丝。这几位重骑兵整个头颅萎顿下来,嘴角也是带着血丝,合着坐下战马一起撞在山墙之上,倒毙不起。

    虽是击毙几位蒙古鞑子,小龙女却感到不好受,尤其是看到周围乱糟糟的场景更绝难过,似这般场景华夏大地究竟发生了多少,没有人会知道!

    反正这般地狱场景在鞑子南下之后,就几乎在每个村落都有发生。

    “呜呜呜……”

    正在这时,那女童却不知何时将包裹中的幼儿抱住,纤细小手扯着她的裤脚,抬着头口中呜呜噎噎着,似是在恳求着。

    “你要说什么?”小龙女挪了挪脚,却见这女童抓得甚紧,也不敢用力以免伤了她。

    她低着头望着那祈求的目光,却只觉得心头好似压着一块大石头,沉闷不已。

    “求……求……神仙姐姐……救……救他。”

    那女童赶紧将包裹解开,将怀中婴儿呈上,然而那婴儿却早已经面色发情,脑门上扎着一根箭羽。

    这般样子,就连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大概是将我当成神仙,所以想让我救救他?”看着那呆住着的女童,小龙女怔在原地,忽的感觉昔日的豪情万丈竟然如此沉重,不禁轻声念道:“只可惜姐姐也不是神仙!否则的话……”

    话到嘴中,却最终化作长叹。

    望着那终究是忍不住嚎啕的女童,小龙女不禁捏紧五指,暗想着自己除却一身武艺,又能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