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六章波澜兴,精卫岂一人?
    虽有短暂和平,然而整个兴元府之下,早已是暗潮涌动、人心思变。

    于一处偏远石亭之中,有十几人盘坐其中,为首两人人正是德兴楼兴元府大地主舒潜。

    四周围立着一些仆从、侍卫,大概是因为正值那斡烈兀术答攻城,所以这些仆从、侍卫全都身穿厚实皮甲,手中亦是拿着朴刀,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样子。

    方圆百丈之内全是开阔地带,毫无能够用来遮蔽的灌木丛和树林,一眼望去完全可以看见任何东西,绝难隐藏任何一人踪迹。

    “两位叔叔,今日里为何招我们前来?”一位年轻男子拱手问道。

    见到他站出说话,那些人全都止住话语,一脸期待望着座上两人。

    今日里来到这里,他们就被警告过了,不得将此次聚会泄漏给其他人知晓。

    所以他们也不清楚今日里为何来此,所商谈的事情又是什么?

    舒潜神色一暗,长叹一声:“窦寇啊。我和你父亲向来交好。如今见到他被人所杀,我这心啊是万般悲痛。就连每天睡觉的时候,都经常梦到他。他也不和我说,就那样直愣愣的看着我。嘴角留着血液,身体心脏这个位置被挖出一个大洞,那颗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我就想啊,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所以就开口问了‘你有什么遗愿的话,我可以帮你完成’。起初啊,他也没说什么,总是当我问这话的时候,他就扑过来将我抱紧。那带着鲜血的手,还有自口中呕出的鲜血,全都洒在我身上。”

    说道这里,他似乎想起自那府衙之战之后每日里所做的噩梦,心脏顿时跳了起来,“扑通扑通”就像是大鼓一样,剧烈无比。

    “劳烦叔叔挂念。”窦寇一脸戾气,声声切切说着:“自父亲死后!日日夜夜我都时刻铭记此等血仇。若是不报,我徒为人子!”

    听着这般话语,其余人也是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显然也是一样被勾出了当日在府衙看见的场景。

    那般血腥场景,真是人间地狱。

    “咕嘟咕嘟”朝着口中倒入茶水,舒潜像是要将自己的畏惧也随着这碧绿龙井一并吞入腹中,继续说道:“你们也知道我胆子小。所以每次在这个时候,都会惊醒。那个时候啊,我就在想,他究竟想要告诉我什么?”

    钱俊感觉不妙,问:“是什么话?”

    其余人也是一样昂首雀跃,满怀期待看着舒潜,想要知道这位一百年来始终盘踞整个兴元府舒家家主究竟有着什么样的见解。

    吊起众人期待,舒潜长吁一口气,说道:“拯救兴元府的方法!”

    “拯救兴元府?”

    齐声倒吸一口气,其余人满是吃惊盯着舒潜,目光中透着怀疑,一副完全搞不清楚舒潜为何会变成今日这般样子的神色。

    那斡烈兀术答所领兵马和其强大,仅仅首日偷袭就杀了近百人,第二日攻城跟更是杀敌近千,若非忠勇四将勉力坚持、众位士卒奋力杀敌,只怕今日里他们就不会在这里了!

    “可是有萧大人还有那忠勇四将相助,应当能够守住兴元府吧。”有人有些迟疑,说道。

    “糊涂!”

    猛地一拍石桌,舒潜也不管他那手掌已然红肿,说道:“今日里那斡烈兀术答敢带着一千兵马攻打我兴元府,他日金帝未尝就不敢带着数十万大军南下,夺我川蜀一代。到时候,你我一家又该如何?”说到后面,气息明显激烈起来。

    “没错!”一边窦寇应和道:“值此危机,我等自然要奋力挣扎,也免得和我那父亲一样,化作刀下亡魂。”

    “既然如此,那依着两位来说,我等应当如何?”钱俊缩了一下脖子,不敢质疑。

    莫要看如今舒潜这般猥琐奸滑,然而他年轻时候也是好勇斗狠的主,于家族械斗时候亦是勇悍非凡,否则如何能够守住族中千亩良田?

    “很简单,当日里我蒙窦候托梦,他曾经和我说道。北地战乱不堪,其地早已荒芜,千里之地了无人烟,可谓是‘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我想那金兵之所以过来,不过求粮罢了。只需应允他们要求,对方自然会自行撤退的。”不疾不徐,舒潜缓缓说道。

    “你是说,送粮?”

    钱俊讶然问道,脸上浮出诸般神色,有对金兵的害怕,也有保存性命的侥幸!

    其余人俱是一般神色,满是不解盯着舒潜。

    这般话题在几日前以府衙之内就已经提出,只是当时萧逸一力否决,故此也没有人敢去做。

    没曾想,这舒潜居然旧事重提?

    舒潜解释道:“没错!送粮食。三千担粮食,想必他们应该会就此罢休。”

    想着城外的那些军队,他已然害怕极了,甚至就连离开兴元府回道庄内都有些害怕。

    若是让那些军队继续盘踞,那他那些良田之中的庄稼,可就要全部荒废在野外,一年的辛苦劳作也将毁于一旦。

    相比之下,区区三千担粮食也不算啥。

    “当然。而且我自有安排,肯定会保护好那些粮食,送到对方手中。”窦寇点点头,说道。

    钱俊讶然问道:“可是,小寇啊!你的父亲可是丧于金兵之手,你怎么呢?”

    “哼!”没等他说完,窦寇冷哼一声道:“若非那萧逸守护不利,让那贼人闯了进来。我父亲如何会丧于对方手中?”

    听着当日众人对父亲因逃走而死的鄙夷,他对萧逸的厌恶更甚一筹。

    若非这家伙擅自宴请众人,自己父亲如何能亡?

    钱俊张了张口,又道:“可是,这可是资敌啊!会判重罪的。你——”

    话音未落,亮光闪过,一把长刀插在他面前,深入石桌半截,耳边一缕长发飘落,钱俊方才醒悟过来,双目透着惊惧望着窦寇。

    窦寇冷笑道:“钱俊,我敬你一声才叫你叔叔。但是你若是敢泄露天机,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环视众人,他自怀中取过一瓶丹丸说道“还有,此事涉嫌庞大,为免有人泄露天机,这瓶七日断魂丹就请各位服下。否则的话……”

    言辞中,分明是带着威胁。

    舒潜亦是回道:“当然!若是事成之后,自然会有解药。但是如果泄露出去,你们也应当知晓后果的。”

    钱俊等人霎那间就痴呆了起来,本欲起身离开却被旁边精壮汉子看住。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张开口吞入丹丸。

    如今之际,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