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四章千般苦,烈毒终有解
    不管那沉思的萧逸,小龙女重新回到了府衙之内。

    她一到自己的房屋之中之后,就将那些一溜的已经被盖子盖住的小碗拿出,里面装着自武清身上割下来脓包。

    大概是有一段时间的原因吧,原本还是带着血肉的脓包此刻已经化成一团脓水,好像是下水道中沤过的腐臭猪肉一样,仅仅闻一闻就会让人筋骨发麻。

    将鹿皮手套套在手上,又将一件浸泡过石灰水的衣衫穿在身上,小龙女盯着这些东西开始了动作。

    她自每一个瓶子之中倾出一点药粉,放进盛着清水的小碗之中,上面标着标签。然后将已然混入药剂的小碗倾入盛着脓水的小碗之中,随后就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这些混着不只是解药还是毒药的浓稠液体的变化。

    有的小碗整个变黑,有的小碗却似沸腾了起来,更多的却是毫无异象。

    “没起作用?难道是复合毒?”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小龙女见到这些小碗并无自己期待的变化之后,就有些失落。

    若是有那电子显微镜直接确定对方分子结构,她又何至于沦落到此,用这么原始的手段去找出毒药来?口作哀叹,小龙女只好将这些小碗放置一边,然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配比。

    将两种药粉混合在一起,看看能否找出相应的解药来!

    当然若是如同七虫七花膏那种的需要七种昆虫、七种花草配置的毒药那还是算了吧。就她这种需要浪费大量时间的方式,那得等到猴年马月才有可能成功!

    只不过小龙女亦是颇通药理学,只是看了一下就明白过来那些东西是相冲的,那些东西是剧毒的,那些东西又是不能够互相融合的,倒是消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配合比。

    饶是如此,她也是忙碌了一天一夜,弄出了数百盏不同的配合出来。

    笠日,江离担忧自己兄弟性命,经过一日之后,武清的病情越发严重起来了。然而等到他推开门之后,却整个人都惊呆了。在这个厢房之内,床上、桌子上甚至包括地面上都是装着不明液体的小碗,上面也是贴着纸条,写着意义不明的各类符号。而那小姑娘则是盘腿坐在座位上,耷拉着小脑袋,一下一下好似小鸡啄米一样,显然是困顿至极。

    虽然对方着实疲倦,江离考虑到自己兄弟危险,也只好鼓足勇气张口询问道:“请问小娘子,找出解药了吗?”

    “解药?什么解药?”

    浑身一个激灵,小龙女立刻回转神来,四下望了一下,好似一个偷腥的贼害怕被人发现一样。

    良久之后,她才发现站在门口之处的江离,打着哈哈说道:“你是说就江离的解药对吧!嗯,我大致已经找到了相应配方,不过还不敢确定,你先去抓三只老鼠过来!”心中却想:“好险,幸亏我及时反应过来了,否则岂不是会被发现?利用这些材料研究新的毒药的事情,可不能够让这些家伙发现啊。”

    江离感到古怪,问:“老鼠?”

    “没错,老鼠!”点点头,小龙女回道。

    其实昨夜午夜三刻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相应的配方,能够让装满脓水的小碗恢复原来血液样子,显然是正确的解药配方。然而却一口气出现了三个,所以她也不敢完全确定,如今见到江离到此,当即就令其去逮几只老鼠过来,做最后的生物实验。

    江离虽然感觉不解,却也没有拒绝,当即就离开此地,去逮了几只老鼠过来,个个都是肥硕无比。

    “很好,那就开始实验吧。”

    见着几只老鼠,小龙女也笑眯眯的将其逮住,捏开其嘴巴然后将那已经调和妥当的汤剂灌入其中。等到灌完之后,她有将其丢入旁边早就准备妥当的铁笼之中。

    “这女孩,果然有够强大。”铁辛在旁看着,脸上都布满了古怪神色。

    若是寻常女子见到老鼠这般恶心东西铁定会惊叫不已,然而这小龙女却将其逮在手中,更是逼迫其合着不知道放入什么东西的汤剂,整个行为更是相当熟悉,显然以前也没少干过这种事情来。

    江离也是一般应和道:“没错。只是她的方法有效吗?”想着之前自己在整个府衙翻天覆地寻找老鼠的样子,更是脸色涨红无比。

    以他“铁锁横江”的名头,居然也被几只老鼠给难住,那可是一生之耻!

    幸好小龙女早有笃定,否则他们也不会随着这小丫头再次胡闹。就这样,两人就在旁边望着小龙女的动作,眼睛一眨不眨唯恐遗漏任何的东西。

    “那么接下来,就是等待的时间了。”

    总算是做完所有的事情了,小龙女扑通一下跳到旁边的太师椅上盘腿坐下,又将旁边早就沏好的西湖龙井取过来朝着嘴巴灌了一口,颇为惬意的发出一声好似猫咪的声音,忙活了半天她的嗓子早就冒烟了,正好喝点茶润润嘴唇。

    “就这样等着?”

    江离一脸懵逼,有些搞不清楚状况。怎么给几只老鼠喂水之后就算成功了呢?

    “实验对象的情况都没搞明白,不等着干啥?”小嘴微微张开,小龙女将两只小胳膊伸了一下,转而摸着轰鸣的肚子,又道:“对了,我肚子饿了。有没有早饭吃?”

    “当然有,就在这里。”

    远处正有仆人端着早餐,那铁辛见了赶紧赶上去,将这案桌结果之后端到了小龙女身边。

    “是皮蛋瘦肉粥!”眼睛一辆,小龙女抄起旁边的汤勺,自其中舀了一勺之后塞入嘴中,立刻就发出一声甜腻至极的哼声:“这味道,真好吃!”见到旁边立着的两人,她又问道:“对了,你们两个不吃吗?”

    “嗯,我们早上已经吃了,还不饿!”

    摇了摇头,江离、铁辛毫无任何心情去吃饭,只是瞪着一对眼睛盯着那笼中的几只老鼠,一眨也不眨甚至就连挪开都不可能。

    既然那小女孩说了这几只老鼠关系到自家兄弟性命,他们自然是无比信任,此刻呆在那木笼旁边,唯恐这几只老鼠受到什么外界刺激,以至于危及自己兄弟的性命。

    “啊!忙碌了一整夜我也累了,估计需要小睡一下。你们两个就盯着,有情况就跟我说吧。”

    吃饱喝足之后,小龙女揉了揉眼睛方觉自己困乏无比,于是将那太师椅上面的虎皮扯了过来盖在身上,旋即就将身子蜷缩起来,于明媚阳光之下径直睡了过去。

    阳光照耀在她那精致脸蛋之上,泛起莹莹光泽,眼皮下眼珠子微微挪动着,嘴巴微微嘟着起来,偶然间发出一阵呓语,再无平常时候的闹腾样子,分明是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这般模样,当真让人感叹,能够教育出这般俊秀之人,究竟又是何人?

    远处,两个壮汉则是瞪着双目,一眨不眨盯着木笼。

    木笼之中,几只老鼠来回走动好不惬意,偶然间甚至还躺在地上像是在睡觉。

    这般场景,当真是诡异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