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三章献计策,隐患如何解?
    望见那些小瓶子,她有点急不可耐,连忙将其拢入怀中,生怕被别人抢了。

    这些药品既然被那家伙随身带着,肯定是有其特异之处。小龙女又不是那种总是拘泥于陈腐观念的固执之人,而且她的前世更是医科学生,自然对这个武侠世界的毒药感兴趣。

    想着那尚在府衙之内痛苦呻吟着的武清,萧逸赶紧走上前,问:“有解药吗?”

    “怎么可能这么快,我还需要进行化学鉴定呢!”露出十数个玉瓶,小龙女连忙摇头否决道。

    这么多的东西,她有没有从那家伙身上得到什么毒经之类的玩意,当然不知道哪个是解药、哪个是毒药,如何能够这么快就找出解药来?不过小龙女也没有担心,于高中时候学习到的生物学更没有轻易丢到,自然可以通过比对试验来找出解药来!

    当然,估计时间有点长!

    萧逸晓得这点,虽然感觉着急,却也明白急不过来。他看向那栅栏之内的死尸欲言又止,感受到旁边那些百姓忧愁目光,有问道:“对了,这些死尸应该如何处理?”不知不觉中,他早就将小龙女不过九岁的事实忘却,对其提出的意见也从未推辞。

    “这些死尸?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让我帮忙处理对吧。”

    点了点头,小龙女又依样画葫芦,运起心游万仞之法,将别的尸体也全数抬起丢了出去。

    为免其中所含毒素伤到人,她也一样将焚火决运起,将这场内尸骸一一焚尽,其中所留那些难以烧尽的骨头也是聚做一团,令其亲人带回去各自安葬下去。

    这一下自然令那些百姓欢呼不已,就连之前鄙夷也烟消云散,颇为恭敬拿着尸骸各自散去,对那小龙女亦是尊崇万分。

    和现代人观念不太一样,此时南宋因佛教盛行,并不排斥火葬,诸多典籍亦有记载,并不稀奇。“河东人众而狭,民家有丧事,虽至亲,悉燔爇,取骨烬寄僧舍中。以至积久弃捐乃已,习以为俗。”“吴越之俗,必积累而后办。至于贫下之家,送终之具,唯务从简,是以从来率以火化为便,相习成风。”

    不独贫穷人家“以火化为便”,江浙一带的富贵人家也多选择火葬,“浙右水乡风俗,人死,虽富有力者,不办墓尔之土以安居,亦致焚如僧”。

    故此,那些百姓对焚烧尸体并无意见,反倒因小龙女那展现出来的高强神通而认定对方乃是仙女下凡、观音降世,若是被她以这天将圣火焚烧躯壳,便可以就此脱去凡间中沾染的罪孽,而那灵魂更不必在地狱之中沉沦下去,甚至下一世也会得到一个好的未来。

    见到那些百姓欢呼,萧逸放下心来,心想:“虽是存心炫耀,但这小娘子却一力服众,倒也不愧是兰质蕙心、聪慧过人。”想着昨日厮杀时候遗留下来的尸骸,他又招来赵晨,下令道:“你且去修建一处火化场,并且将这些将士残骸收起全都火化,也免得被因这天气滋生蚊虫、散布瘟疫,坏我兴元府的根本。”

    赵晨当即依令前去办理此事。

    “虽然如此,不过这片土地尚有残存。你们回去之后,记得要用石灰水将整个区域全都浇上,不然的话这里很容易滋生蚊虫的。蚊虫多起来,就会滋生瘟疫。瘟疫的厉害你也明白吧!如果不想整个城市毁于瘟疫之中,我建议你还是快点清理现场吧”眼见那些士兵正要离开,小龙女也吩咐了起来。

    萧逸回道:“自当如此!”借着就将其余人招来,一一吩咐下了任务。

    一时间整个场所忙碌起来,扫地的扫地,搬尸体的搬尸体,修整城墙的修城墙,打石灰水的打石灰水……,人虽多,但在萧逸的指挥下也算是井井有条,有条不紊的重新恢复城防,以免得被对方趁机偷袭!

    “这里也算是结束了,那我就回去啦。毕竟还要找出解药呢,可没时间在这里玩耍了。”

    施法有段时间了,小龙女也觉得有些疲倦,体内真元也转阳为阴再难恢复之前的威能。

    她示意般的提了一下手中袋子,其中“叮叮咚咚”传来了玉瓶撞击的声音,这是从欧行客那里得到的东西,如今却被她带在身上,准备回去研究其中的奥妙所在。

    萧逸岂敢浪费时间,自然应道:“当然可以。你先回去吧。”

    正要离开,小龙女却忽的说道:“之前那些百姓啸聚而起,冲撞官威。你就不觉得有点可疑吗?”

    “有何可疑的?”萧逸问。

    小龙女摇了摇头,说道:“你想想在这之前那些百姓敢这么做吗?在以前的时候,他们曾经做过这种事情吗?啧啧,上百人一起哄闹县衙,却啥问题都没有。这种事情反正我是不信的。”想着之前那些百姓,她却觉得有些奇怪。

    这里乃是宋朝,一个以士大夫为中心的王朝。

    其众多的政策和舆论,全都以士大夫为中心。

    “国朝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共天下!”文彦博这句话前半部分为人所推崇,然而他后面这句话却向来无人宣传。可以说就之前那些百姓的行为,萧逸将之划入逆贼也是可以的。然而那些百姓却不知为何,啸聚一起哄闹沙场,其背后若是没人她是断然不信的。

    萧逸恍然大悟:“你是说背后有人指使?”

    “大概吧。斡烈兀术答、还有蒙古余孽,又或者某些不安分的人都有可能。”小龙女回道。

    萧逸不太清楚,又问:“蒙古余孽?你是说杨琏真迦吗?但他不是死了吗?被你和孙前辈一起杀死了。”当初场景还历历在目,想着当日孙应时牺牲场景,他更绝痛心。

    “杨琏真迦是死了,但不代表着那些蒙古探子就这么死了。你该不会因为他们就只会派出这么一个探子吧!”小龙女连连摇头,对眼前的萧逸更是充斥着恼意。

    在后世,情报工作向来重要,甚至都让国家专门开辟一个部门,专门负责这方面的事情,至于那些汗牛充栋的间谍教学资料,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然而那群占据庙堂的庸碌之徒,却对和自己联盟的对象情报都不清楚。

    就这样,如何能够对抗即将到来的蒙古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