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一章毒虽烈,不及人心狠
    兴元府府衙之内,几位士卒手持兵刃,守在一处厢房之前,其上挂着一块牌匾,乃“慎思堂”三个字。

    而在这慎思堂之中,不知为何立着数面铜镜,而且纵然此刻正值晌午时分,却依旧点着烛火将整个房间照的是痛彻无比,而在这慎思堂四角之处,更是立着四个炉鼎,其中早已经点燃足以让人心思宁静、神魂安定的定神香,然而这缭绕香气却也掩饰不住内里的血腥味。

    似是为这血腥味作注脚,一声哀嚎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杀了我!大哥,求求你杀了我吧!”

    挣扎着握住江离的手,武清一脸的痛苦。

    自昨日被那毒蚊咬了几下,他就变成今日这般样子。先是全身长满红色小点,瘙痒的让人难以忍受,等到后来这些红色小点却越来越肿,最后就形成了一个个黑红色的脓包,这脓疱相当脆弱轻轻一碰就整个破裂,内里黑红色的脓水流到皮肤之上,立刻就让那原本正常的皮肤也是一样,生出无数的脓包起来,一眼望去手上、胳膊上、肚子上、大腿上到处都是,让整个人看起来混似个癞蛤蟆。

    这般惨状,也难怪武清这昔日敢与天斗的硬汉居然会变成这般样子,甚至生出轻生之意。

    “叫啥叫?你能不能别动弹啊,弄得我都无法进行手术了。”

    听着这惨嚎声,小龙女握着小刀的手指一抖,当即在那皮肤之上掠过拉出一条血痕,自伤口内渗出的血液聚做一团,黑红黑红的带着的不详的颜色。

    她有些不悦瞪了一下江离,张口就斥责道:“你能不能捆牢一点,这样的话我根本没办法治疗!”

    “我知道了!”带着歉意回道,江离担忧无比望着床上惨嚎着的病人,声音沙哑:“小武。你且忍住,不然的话这毒伤,是很难治好的。”若是当初他能及时灭掉那人,又何至于此?

    左手死死捏着床梆几乎要将其捏断,另一只手骨节发白、死死攥紧铁索,铁索另一头将武清牢牢捆在床上,防止他因为太过痛苦而挣扎起来,令整个医疗难以继续下去。

    面对如今场景,他除了这些,也做不到更多的了。

    床头另一边的铁辛亦是说道:“没错,小武!而且也不是无法医疗,你看小龙女不就正在治疗吗?”目光落在床前稚童,他却感觉有些迟疑,张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口来。

    此刻,小龙女手中却拿着锋利小刀,手法快速而且沉着,只见刀光一闪,就将那脓疱合着一层皮肉整个削下来,随后就丢入旁边一流放着的瓷碗当中。

    若说那脓包害人,但眼下小龙女这般动作却无异于千刀万剐之刑,虽然每一次下刀都快捷无比,相当精准的将脓包割去,但是那武清却总是适时发出一阵惨嚎,令人觉得那武清更有可能是因为小龙女这精湛医术而痛苦。

    立在中堂,萧逸亦是感觉难受,尤其是当看见那些被削掉皮肤露出血肉的伤口,更是感觉这些刀都像是割在自己身上,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他扭过头不敢去看武清那遍体鳞伤的样子,问道:“他这样子,还有救吗?”

    武清乃是百战余生而回来的骁勇战士,一身武力极为强横,若非他挺身相助,只怕这个城市根本守不住。

    若是因为一些毒蚊而殒命,那可就是要让人嗟叹了!

    “应该可能!”皱紧眉梢,小龙女仔细检查了一下,回道:“只是有些麻烦。对了,听说薛冷找到了那人的尸体,你们有没有从起身上搜到什么东西?”

    昔日里身为医生的本能至今未忘,如今也不过回归原来的本职,更何况她在修行武功之后,医术比之前世可是更甚一筹,解决这等问题自然是手到擒来。只可惜没有了后代的各类先进仪器,无法针对武清所中毒素进行定量分析其成分结构却是难办。所以小龙女才会感觉有些束手束脚,百般手段都无法一一展示出来,却是有些可惜了!

    “恩,虽然将那人击杀了,不过我们没敢去碰。毕竟那家伙,实在是太危险了,稍有不注意就有可能中毒。”一脸难色,江离不自觉低下头不敢去看小龙女投来的目光。

    或许那欧灵邪身体上面带着解药,然而他因为畏惧而不敢去靠近,却不勉让人鄙夷。

    小龙女浑没在意,眼见将那些“那好吧,你且待我去看看!至于他?虽然看起来很痛苦,但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令铁辛留在这里守护武清,江离就和小龙女离开府衙来到了那欧灵邪尸体所在之地。

    因畏惧其尸体毒性,早有士卒在旁边竖起木排,以免他人擅入其中,坏了自己的性命。而那些士卒、百姓瞧见里面惨状,还有那些横躺其中自家亲人的尸体,虽感到悲伤无奈,也不敢擅自闯入其中,徒增不必要的损失。

    见到几人来到这,他们也不管那些挡在前面衙役的阻拦,纷纷围了过来。

    “萧大人,可否让我见一下那离去的弟弟?”

    “可怜我那还未娶亲的娃儿。没想到他今日竟然是尸骨无存!”

    “没了夫君,我一家几口又该如何是好?”

    “……”

    几个人一人一句,立刻就让萧逸愁眉苦脸起来。

    自斡烈兀术答来到这兴元府之后,连续两场高强度战斗之中,牺牲之人早已经超过百人,接近千人左右。而那些为国捐躯之人的身后都站着他们的妻子、儿女还有父母亲,至于这些妻子、儿女还有父母亲的朋友亲戚亦是更多,可以说以兴元府不过数万人口,可以说几乎每一位都有亲人死在这里。

    如今他们找过来,萧逸如何敢妄加推辞,让这些百姓失望?

    此刻,那人群之内甚至有人注意到小龙女的存在,当即叫嚷起来。

    “肯定是这个妖女弄的鬼。若非她擅自夺权,如何会触动天威,降下这灾祸?”

    这番话就似一根导火索一样当场引爆整个现场,其余人具是注意到小龙女,想起之前曾经见到的诸多异状,也不辨青红皂白,一起跟着吼道。

    “没错。必须要将这妖女烧死,否则难以平息老天爷的愤怒。”

    “一介女子还敢在此界乱走?不是妖女又是什么?”

    “就是就是,这种妖女不烧了,如何能够让城外天兵平息愤怒!”

    一瞬间矛头具是指向小龙女,大有将其捉住捆起来,彻底烧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