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损失重,四凶作三凶
    身处困境,欧灵邪将眼扫过整个战场,然而在这满是黏稠血液,遍地躺着复仇死尸的城墙边上,那里还有其他三凶的身影?

    他们早就脱离此地,逃了出去!

    欧灵邪倒也平静,只是微叹一声:“那几人果然是逃了!”神色依旧淡然,似是对这场景早已经明白。

    之前他就明白,所谓的四凶看似凶神恶煞,然而不过是江湖人士因为好事而并列一起的,并不意味着他们四人之间存在着什么密切关系,在这之前更是素不相识,甚至因为彼此之间的关系,对其他人也是厌恶的紧。

    若非受到金朝招揽,他们也不会来到这里的!

    眼见其他兄弟一起过来帮忙,江离说道:“你若投降,我饶你不死!”手中长锁骤然收紧,就要将对方彻底困住。

    “虽是如此,但若要让你们轻易擒下,岂不是让人凭空笑我无能?”他心中暗想,当即运转玄功,一身红润肌肤瞬间变成青白色泽,正如古铜一样透着冰冷还有坚硬,整个人望之好似僵尸一样。

    随后,一股浓烈毒气自其体内喷涌而出,霎那间化为了一股浓黑的烟尘,将方圆十丈的区域全部罩入其中,浓黑毒雾蔓延之处,那些嫩绿小草纷纷枯萎,就连地上躺着的尸体也枯萎起来,像是体内水分被全数抽走,一瞬间这片区域就像是化作了地狱修罗,一到处都是鬼哭狼嚎。

    江离吃惊,连忙收回长锁,疾步后退,喝道:“各位,快后退!”

    面对这以毒雾形成的森罗地狱,他们岂敢擅入此地?当然是能走多远就走多远。随后,这浓郁毒雾内霎那间窜出数十道浓烈黑影,通体弥散出浓郁的黑雾,望着犹如鬼魅一般,在白日晴天之下,更显恐怖。

    心中只觉可怖无比,江离连将手中锁链挥出,旁边薛冷亦是拉开劲弩,瞄准奔袭而来的几只黑影射去。

    “喀拉”一声,那黑影顿时裂成两半,几人望去只见那里只是一具被撕碎的尸体,根本就不是对方。很显然,这些黑影皆是对方那毒雾腐蚀之后所留下来的残骸,此刻却被对方利用,当作袭击众人的武器。

    江离大惊:“给我围杀所有黑影,不得令对方逃了。”

    手中铁链不敢迟疑,犹如长龙飞舞,霎那间将几个黑影卷入其中,猛地一勒立刻就将这些貌似能够奔行的尸体裂成两半。薛冷更是迅速,手中弓弩仿佛闪电,将剩余的弩箭全数射出,每一下都正中对方要害部位,令其倒地不起。

    等到毒雾散开,几人望见整个场景,眼前除却了那些残骸之后,就连半根草都没有,可谓是荒芜一片,举目之处全都是被剥去植被的黄土地,更无任何踪影。

    他们不觉起了疑惑:“那家伙躲在哪里?”

    “妈的,这家伙难道逃了?但是之前那些逃走的僵尸,可是被我们全都杀了啊!”武清望着旁边放着的一具尸体,皮肤枯黄干燥混无人类刚死时候的样子,内里像是被抽掉了柳絮的布偶一样,完全可以看见其身下的骨头。

    他不由得感到不耐,将手中天刃对着尸骸一戳。

    这一下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一瞬间整个尸骸崩裂开来,自其中猛地窜出成千上万只奇异蚊虫。这蚊虫古怪无比,嘴巴异常尖锐、尾部呈现出以黑白条纹状,两只翅翼好似锐利刀片,只一下就将皮肤裂开一道血痕。

    一时不慎,武清立刻被这蚊虫咬了几下,他只觉头脑有些昏沉,当即醒悟起来这处地域乃是敌人故意布下的敌阵,当即吼道:“这虫有毒,大家快走。”旋即,那被蚊虫叮了的地方就肿起来一个大包,水泡破裂其中腥臭脓水立刻流出,其中带着血丝更让人惨不忍睹。

    一挥铁链,江离当即将武清困住,吼道:“这里是陷阱,大家快离开这里。”

    望见武清状况,他立刻醒悟过来,那毒魔正是以这些尸骸作为陷阱,诱惑几人闯入其中。至于之前的毒雾还有僵尸,不过是他用来迷惑对手的手段,当然若是对方实力太弱被这些僵尸袭击,他自然也能够借此逃走。

    不得不说,如此心机,那毒魔当真不可小瞧。

    说完之后,他就搀扶着武清,在铁辛的护卫下离开这里,寻找神医治疗其身体状况。以武清如今样子,若是不及时治愈,只怕会有性命之危。

    “只有你们两个回来吗?”

    看见朱艳还有东方烈阳,斡烈兀术答有些不屑。

    他让这四人出战乃是为了减轻麾下士兵损失,并且攻破对方城墙。然而如今那些锐士全军覆灭,其中大半居然是这几人造成的,怎么可能有好脾气?

    东方烈阳却昂着脸冷嗤一声,说:“我的事情你没权利管!”随后就离开此地。

    “郎君!”朱艳摇着头,低声劝道:“虽然我们算是失败,但是对方也未曾讨好。至少根据我的观察,对方有两人重伤,看起样子只怕短暂时间派不上用场。而且对方厢军也死伤大半,估计也没有战斗能力了。”

    “只是两人重伤?”斡烈兀术答轻声嘀咕了一下,脑海之内却忽的冒出那孙应时和小龙女的样子,念道:“但是那两人又是怎么回事?为何今日战斗,我却没见过他们两人?”想着这一点,他亦是晓得这一点,下达命令让众位将士开始休息,等待接下来的战斗。

    如今一战实在血腥,他如何还肯将麾下兵马派出,继续添入那吞噬了数百条人命的攻防战之中,自然只有在撤退了事。

    烈阳渐落,大地重归宁静,城墙已然为月华照。此时地面上忽然翻起一人,正是那欧灵邪。

    他想着之前场景,不觉说道:“幸好我早有算计,否则还当真会折在这里。”面对那防守兼备、互相补充的忠勇四将,他是在不觉得自己有正面战胜对方的可能。

    正在这时,一只弩箭忽的射出,正中其眉心之处。

    欧灵邪没料到此节,旋即倒在地上,混杂红白的浆液汩汩流出,显然是死了。

    瞭望台上,薛冷收回弓弩,说:“你果然躲在这里,并未离开。”纵然那江离带着武清前去治疗,然而他还是令薛冷守在这里,以免有人趁夜偷袭,如今见到欧灵邪想要离开,自然果断取其性命,为自己那尚在病床之上的兄弟报仇雪恨。xh:.74.24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