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五章邪功狠,龙女闻讯阻
    “那他呢?”

    铁辛气喘吁吁,缓慢站起来,猛然间膨胀一圈有余,却指了指旁边萧逸问道。

    萧逸亦是紧张起来,虽觉身体颤抖的厉害,却依旧强撑着不欲坠了自己的气势,让这些草莽家伙看清了自己。

    “他?”血元老人只是扫过一眼就毫无兴趣,道:“一介凡人,有何意思?至于你?倒是挺和我的心意。若是你愿意让我吸干真元,或许我会放过他吧。”并非他生性仁慈,全是因为心中贪婪想要吸摄真元增进自己功力,方才说出这话来。

    铁辛立刻松了一口气,却将浑身真元散开,重新恢复原来样子,说道:“很好。那你就依照我们的约定,放他离开。”

    “当然!”血元老人双手摊开,双目微阖盯着铁辛点了点头。

    擒杀萧逸,对斡烈兀术答、杨琏真迦这两个存心要夺取兴元府的家伙或许有意义,但是对他这种独行游侠来说,却不过是一介凡人,纵然其在百姓之中有着相当权势,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毫不在乎。

    当然,若是热闹了他,血元老人当然也不介意展现一下血凶手段。

    迈开步子走了几步,萧逸双目微红,望着那得意万分的血元老人,还有那一副坐以待毙的铁辛,只觉心中堵着一块巨石,张口问:“铁将军,你为何舍此残躯,只为了救我这条薄命?”

    “萧大人!”铁辛张口道:“孟将军曾经说了,‘莫要让他人夺了兴元府,否则整个大宋就有倾覆可能’。我等深受他恩德,如今不过报答之际。你若有心,就守好这一方国土就可。日后你若是有幸得存,在我坟头之上上几柱香就可。”

    萧逸闻言,躬下身相敬三次,叹道:“铁将军为国尽忠,萧某唯有铭记于心。”

    眼见两人对话全然无视自己,那血元老人却来了一些脾性,信手一挥刮起一阵罡风,吹的那萧逸脚步慌乱,哈哈笑道:“你这酸腐家伙,我都饶你一命,还在这里唧唧歪歪干啥?不趁着这个时候逃走,小心我一掌将你吸成干尸。”手一挥,旁边一只麻雀立刻被吸摄住,任它如何扑腾翅膀都难以逃走,“砰”的一声整个化作血雾之后,就被那血元老人吸入掌心纳入身体之内,面色又是红润许多。

    “好个血元老人,果然有够张狂!”

    萧逸蓦地捏紧拳头,却绝兜中藏着一个小小烟筒,当即想起当日那小龙女将这东西塞给自己的话儿。“若是有危险时候,只需将这烟筒打开,她自然就会过来救援。”他心中立刻冒出一个想法,眼见对方对自己似乎有些不满,也不敢继续停留在这里,当即转身离开,以免惹了对方发怒,反将自己的性命葬送在这里。

    血元老人瞅见萧逸远离,又重新盯着铁辛,问:“很好,现在你能不能让我吸干你的真元了?”说话时,早将手掌运起心决,就要朝着对方胸口之处抓去。

    若说他这凝血神功有何缺点,那就是必须要接触方可吸摄对方真元,否则就算是隔着衣衫也会因为有阻碍而万分困难。

    “当然可以!”铁辛点了点头,目光随着那只手挪动着。

    大抵是因为修行凝血神功的原因吧,血元老人的这只手全身通透无比,表皮洁白如玉,竟然可以看见其中纵横交错的血管,血管一股一股的正在输送着血液,至于那蠕动中的肌肉也是清晰可见,当真是让人啧啧称奇。

    等到对方就要贴近自己心脏时候,他却将蒲扇般的大手更是挥出,想要抓住对方手臂,口中更是鼓起肺中气息,一声暴喝:“但是,你得确定自己有命吗?”正是巨灵诀中“怒雷霆”的手段,

    这怒雷霆正如那警告世人的晴天霹雳一般,以怒喝声摄住对方心神,令其短暂失神错失良机,若是修炼到最强时候,甚至可以一喝之下令人暴毙当场。

    然而那血元老人却呵呵一笑,浑然将怒雷霆的爆喝视若等闲,伸出手掌迅如闪电,却反手抓住铁辛手臂,另一只手亦是递出,正好摁在对方心脏位置,笑道:“果然是个汉子,只可惜你的计谋我已看透!说实在的,若非你将这真元化作阳性,只怕我还无法如此轻易夺取你这一身强横真元呢!”

    两只手一阵发力,便见自那洁白玉手之中,血管好似活了一样纷纷窜出,整个扎入铁辛手臂还有心脏之上,这些血管好似章鱼的触须一样死死囚着其皮肤,根本无法挣脱开来,一个个纷纷切开皮肤,扎入了对方血管之内,构建出一个全新的通道。而随着这些渺小血管一股一股,铁辛那身体内部的血液纷纷吸摄而出,顺着鼓动起来的血管纳入到血元老人的体内。

    随着这些血管活动,渐渐的铁辛感觉身体气力消失大半,就连肌肉都松懈下来了,至于那血元真人脸色却更加红润,甚至就连他的那一头白发都变得乌黑。

    “没错,就是这样!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返老还童,再造道体的。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这世间,还有谁能够阻止我?”感受到体内焕然一新的变化,血元老人哈哈笑着,声音直如云霄,更是将旁边一阵烟火的爆裂声都遮盖住了。

    永葆青春、长生不死,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如今他血元老人借助凝血神功,还有眼前这人的真元的力量,完全发挥出了生死人儿肉白骨的能力,让本来已经行将腐朽的身躯重返青春,自然要长声高喝,庆祝自己重回世界!

    然而随着一声巨响,他顿觉后背刺痛无比,本来正在运行的凝血神功亦是一滞,险些运岔了道路伤到己身,而那本来插入铁辛身体的血管触须也纷纷脱离纳入身体,一转身就见着远处立着的一个稚童。

    见那稚童手中握着一个直筒状东西,血元老人就明白过来刚才那一击正是这稚童所为。

    他狠着声问道:“你是谁?”说话时候牵扯伤口,更是疼痛难忍。

    “我是谁?”小龙女仰着头,将手中暴雨梨花针收入怀中,却将旁边重剑取出来,握在双手之上喝道:“我是吸血鬼猎人,专门狩猎你们这些吸血种的!”

    “吸血种?”血元老人念叨了一下,分明感觉其中藏着的鄙夷,当即挥掌拍去,吼道:“就你这个小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