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四章敌势强,困境难勘破
    这一次,朱艳不敢小瞧了对方。

    他自腰间取下一柄长鞭,凌空一抖炸出响声,只在那弩箭之上抚了一下,就令其轨道偏转,整个钻入泥土之内。

    江离见了,暗想:“依着现在情况,短时间内只怕无法解决对方,我需得助他们一臂之力。”将困天锁取下,就欲上前助拳,将这些不知哪里来的凶人彻底歼灭于此。

    此刻,他却见不远处有两人飘然而出,身上也没有配备什么刀剑棍棒之类的武器,正是萧御虚和欧灵邪两人。

    江离立刻紧张起来,本欲上前的脚步后退,挡在了萧逸身前,自这两人身上他清晰的可以感知到,对方乃是积年的武者,轻易间不可小瞧,若是被对方杀了萧逸,只怕这整个兴元府也要彻底败亡了。

    见着眼前场景,萧御虚笑道:“素闻欧兄毒功了得,今日里不妨为我展示一下如何?”目光扫过瞭望台三人,他立刻盯着数丈之外的欧灵邪,一对星眸之内偶然间有精光露出,俨然将这萧逸、江离还有铁辛三人视作了掌中之物,说话间根本就带着自信。

    “自然可以。只是若是你也一并中毒,我可不管。”

    一对幽目抬起,欧灵邪只将指尖轻轻一弹,当即有一股黄绿色毒雾腾空而出,这毒雾应着风当场就朝着你瞭望台罩去,沿途之上有士兵偶有触及,立刻就捂着脖子脸色发胀,一副要窒息的样子。

    江离吃惊之下,立刻沉住身躯暗运劲气,却将手掌缓缓推去,这一掌似缓实疾却带出一股强风,漫天毒雾当即消散开来。虽是击散毒雾,但他却觉得鼻息之间嗅到一股酸臭味,整个人差点晕倒,说道:“好强的毒雾,这家伙究竟是谁?”见到远处那欧灵邪又自兜中取出毒丸,而萧御虚却老神在在饶有兴致在旁旁观,他立即紧张起来:“铁辛,你先护卫萧大人离开这里,这两人我来应对。”

    但是欧灵邪一人他就难以应对,若是再加上另外一个实力不知高地的家伙,只怕他这一次可就要危险了。

    “可是江大哥,你一人能够对付得了这两人吗?毕竟这两人实力强大,你一人只怕难以应对。”铁辛却不肯独自离开,昂藏九尺男人依旧杵在这里。

    他们四人乃是同僚,多年来效命在忠勇军中也是生死与共,彼此之间虽无血缘关系,却也义结金兰的兄弟。如今若是让江离一人冒着杀身危险独抗两位实力不比自己差的对手,铁辛如何愿意?

    江离却着急起来,见到那欧灵邪抖出数道毒气,手中困天锁立刻化作风轮一样,呼呼作响刮起剧烈狂风,将漫天毒雾吹开,吼道:“莫要坚持,你快些带着萧大人离开这里。莫要忘了我们忠勇军戒律。”

    “我知道了,江大哥。”魁梧身躯一抖,铁辛想着当日场景,不觉感觉到一丝悲意,说:“‘忠义为本,勇往直前。’,孟爷爷说的话,我等岂敢忘怀?”虎目落下泪水,早将萧逸背在身后,自足有三丈高瞭望台之上跳下,准备离开此刻这已经算是危险至极的城墙住所。

    萧御虚却露出一丝得意,仿佛柳絮一般也是一般自城墙落下,于微风吹拂下,他那长袍呼呼作响,仿佛神仙中人,只是说话却不免有些阴毒:“既然你是这守城将士,为何不在这里为国尽忠,反倒要逃离此地?”

    铁辛也没答话,更无心思和其对战,只将脚步迈开,想要快点离开这里。萧逸虽非武林人士,然而这些日子里见得太多,早已经麻木了,也晓得这些喜欢高来高去的武者的厉害,自然只有在铁辛护送下,想要离开这里,以免被对方劫杀了。

    只是铁辛身后背着一人,更兼速度并非其优势所在,一霎那就被萧御虚追上。

    “好家伙,我不是叫你停下脚步了吗?”想及之前事情,萧御虚愤怒之下,一扬掌就直接轰来。

    铁辛念及身后护着的萧逸,又见对方这一掌软绵绵的毫无力道,虽然觉得有些古怪,身体立刻就循着本能反应,运起了巨灵诀护身手段,将胸前一整块肌肉都绷紧,**的比之那钢铁都要强硬许多,这一下别说是寻常掌劲,就连刀砍斧剁也未必能够伤到自己。

    然而他却没料到,当那手掌摁在胸前时候胸口之处如遭雷击,心脏骤然失去跳动,就连胸口之处亦是“砰”的一声发出闷响,口中一软不觉呕出几滴鲜血,骇然无比望着眼前之人,说道:“你是血元老人?这是凝血神功?”

    受了这一掌,铁辛当即想起昔日忠勇军收录的诸多关于北地江湖人士的名单,其中一人的样子还有武功招数正和眼前之人相同,只是一想到资料中对其性格手段描写,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害怕至极。

    果不其然,那血元老人微微一笑:“老夫三十年未履江湖,没想到居然还有人知道我的来历?”三十年,他却依旧一副少年模样,这调养生息的手段,果然不错!

    “当年你一日内屠戮碧落庄、玄月庄三百条性命,更将金朝派出的几位猛安图克吸尽真元,只为炼成凝血神功,这般事迹其能逃过我大宋的底细?虽然之后你就遭到围剿,名声不存于江湖之上,但是你的事迹自然有人记载,否则我如何认出你来?”遭了那一掌凝血神功,铁辛却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若是来者乃是这凶神恶煞的血凶,那他这一次只怕就糟糕了。

    毕竟那凝血神功最善引动他人体内血气运行,若是修行到极致,更是具备吸摄他人真元、增补自身功力的威能,乃是一等一的速成功法,纵然存在着诸多缺陷,比如说后期进境缓慢、身体根本不足、神智不清等诸多原因,却依旧不是目前的他能够匹敌的。

    血元老人却没有急着灭杀对方,依旧是那么的风轻云淡,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也应当晓得我的厉害。说吧,你究竟是选择逃走?还是想要被我吸干真元而死?”

    非是仁慈,只是他却想着如何才能够将铁辛一身修行真元吸干,若是对方死了,那一身苦练的真元可就会完全崩碎,毫无任何吸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