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三章厮杀酣,输赢定死生
    “好个汉子,果然厉害!”

    妖艳般的声音骤然响起,那武清见旁边一个红影直冲而来,当即挥动天刃欲将这人斩于刀下。那朱艳身法了得,于空中轻轻一晃,化出一个残影,就让这一刀刺空,旋即竟然直冲过来。

    武清这一刀招式用老,短暂之内无法回撤防守,正要弃刀后退,然而终究比不过红影速度迅捷,被其整个人欺进身前。

    他正要反掌打出就觉得脸颊之上一阵湿润,骇的整个人后退几步,神色怪异盯着这红影,暗想:“这家伙怎么这么恶心,居然吻我?”看见对方模样,整个人全身炸毛,禁不住就感觉腹中一阵恶心,想要呕吐起来。

    毕竟在旁人看来,那朱艳可谓是骨架粗大不比男子差,一张正宗东北大汉才该有的国字脸更是擦粉描眉显得相当怪异,唇舌亦是涂了唇脂显得无比鲜艳,再加上一身只和女人穿的红衣,毫无疑问就是一个变态。

    她见到武清望来,宛然一笑:“你这汉子果然威猛,难道就不知晓怜悯奴家吗?”明明是男子,却做出一股女性娇柔媚态,当真让看到的人恶心坏了。

    “靠,哪里来的神经病?”

    武清恼怒,早将天刃挥出,要将这人砍杀。

    他乃是常年的宿将,自然知晓战场生存之道,倒不会因为身心不适而软手。

    只是那朱艳却“咯咯”一笑,身影掠起直如鬼魅一般,周围士兵虽欲前来击杀她,却总被其避开锋芒,只将那长着长长指甲的手指戳了一下,就当场令这些人倒毙当场,就连他一时不防,也被对方给欺身戳中穴道,所中之处酸麻无比,幸亏功力深厚,否则也是一般被这鬼魅妖姬给灭了。

    眼见短时间无法拿下对方,武清也着急起来,暗想:“这厮果然诡异异常,若非他脑子有病,只消在手指甲上涂上烈性毒药。否则我非得死在这人手下。”

    正要离开这里,他却听见旁边一阵风啸,连将天刃挡在身前,就见又一人自十几丈高空落下,周身泛起浓烈火焰,好似流星坠地一般,将着一柄通体血红、形如长锥的利剑刺出,想要取走他的性命。

    若非武清经验老道,及时将身后剑匣挡在身前错开要害部位,只怕那一颗赤胆忠心就会被这利剑刺破吧!

    “好家伙,果然有杀的价值!”那东方烈阳只是后退几步,就将身体稳住,盯着武清更是有兴奋,对旁边立着的朱艳却有些不耐:“只是你这厮磨磨蹭蹭,莫非是看上他了?”

    说着,他也不管旁人,早将手中赤剑刺出,于明晃晃太阳下仿似烈焰灼烧一般,挥动中更是产生出一股常人难以对抗的热能,烤的人口干舌燥、头发焦黄,正是这赤阳剑威能所在。

    武清自然不敢怠慢,手中天刃化作雪亮银芒,荡起阵阵风罡,将那炽热隔绝开,以免伤到自己。

    朱艳在旁看了一会,虽然武清和东方烈阳两人的对决可谓是精彩绝伦、妙招频繁,但他却毫无兴致,四下看了看立刻发现远处瞭望台上立着一人,立时拍着手跳着脚欢喜起来。

    “好一个刚毅果断,俊秀非凡的男儿!没料到今日里倒在这遇见这等堂堂男儿。”

    身影早就化作虚影,其目标正是那正在此间指挥城防战的萧逸。

    “好家伙,莫非要擒贼先擒王?”护在萧逸旁边,江离早已发现朱艳存在,当即对身边薛冷命令:“阻住那人,莫要让她伤了大人。”

    话落处,三只弩箭凌空射出,呈现出品字状,将那袭来的朱艳罩入其中。

    见到袭来箭矢,朱艳勃然大怒,将手一划就将那弩箭忻断,握在掌心之中,骂道:“你这贼厮,挡我和爱郎相会,该死!”反手掷出,其速亦不逊于之前。

    “不会让你得逞的!”

    还未等武清出手,旁边那薛冷早已经窜出,而他手中那柄弓弩早就拉开,三只弩箭已经上膛,微微抬起就对准那朱艳所在之地,然后扣动扳机。

    这弩箭却和之前所用寻常弩箭决然不同,乃是精铁打制而成,其上装有三个锐利钢刃,并非笔直通长样式,反倒是呈现出螺旋状将整只箭裹住,正是“螺旋箭”!

    螺旋箭一出膛,立刻旋转起来,速度极快又冲着朱艳射去。

    两者距离尚有数百米,然而这螺旋箭却依旧威势惊人,毫不怀疑能够将这怪异红衣男子射下来。

    朱艳却大吃一惊,她向来自负速度惊人,于腾挪辗转之中亦有心得,向来只需要稍微用点力,就能避开那满天箭雨,但是如今却被对方看出踪迹,这般状况却从来未有。

    刹那间,她见弩箭已然直逼眉宇之间,心中大骇之下也没来得及注意,立刻就伸手抓去。

    这一下,朱艳自负能够阻止,却没料到五指刚一触及那螺旋箭,嘴中立刻“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手指恍如电闪雷鸣赶紧收回,滴滴鲜血落下自上面落下,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他的那张手已经是皮开肉绽了。

    他望着那薛冷,脸色立刻变得阴冷:“好个家伙,竟然敢伤了我这玲珑玉手?今日里不灭了,如何能消奴家心头之气?”心中暗想:幸亏那弩箭因为被这一击弄偏,否则他那貌美如花的俏脸,岂不是要毁了?

    不待对方反应过来,他早将身掠起,朝着薛冷奔去。

    薛见身后那人追来,也是不慌不忙,将脚插入所携铁弩前头的拉环之上,用力一蹬就将那弓身拉成满月,弓弦扣住扳机分毫动弹不了,手上拿着的三只弓箭丢入膛中,又是瞄准对方射去。

    他这弓弩并非寻常弓弩,因为弓身太强,若要拉开起码也要千钧之力,别说是寻常士卒就连铁辛这等修行有成的力士,也要耗费相当力气才有可能拉开。

    所以若要拉开这强弩,需要以脚步踏住弓弩前段的铁环,借住全身的力量一起发力,通过牛皮绳和定滑轮一起作用,才有可能将弓弦拉开,所以这种弓弩又被称之为蹶张驽。

    三百米之内,力可深入榆木三寸,可谓是威力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