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气势凶,攻城进行时
    笠日,连日来的细雨终于消解。

    距离兴元府几里之外,连营的营帐之中具是空无一人,全数聚集在草原之上,变成了一个漫长的阵列。

    于强烈太阳之下,这些精悍士卒具是挺直如松、毫无动摇,一个个眼神中都带着嗜血光芒,显然之前江离等人所看到的所谓匪兵流民、散兵游勇,不过是他们刻意制造的假象,为的就是蒙混过去罢了。

    骑在白麟之上,斡烈兀术答望着早已经集结一起的众位将士具是荷甲持兵,心中暗想:“就凭这些人能够完成元帅任务?”先前他本以为攻破兴元府不过轻而易举,没料到前些日想要一举克敌,却没料到被那忠勇四将背后一击坏了计划,以至于功败垂成。

    他虽自信仗着这些兵马能够攻破兴元府,但是一想到可能的伤亡,却不禁有些担忧起来。

    “不管了,还是先行执行任务再说吧。”安奈住心头心思,斡烈兀术答扬声道:“诸位,尔等随我征战多年,具是我金朝骁勇之士。那蒙古鞑子叛逆造反,闯我国境、毁我家园,乃不共戴天的死敌。今日里更和这南蛮子联合起来,欲要灭我朝食。既然如此,我等岂可坐以待毙?今日里,尔等就随我攻破兴元府,夺取川蜀!”

    一时间,上千名士卒立刻将手中长矛、大刀高高举起,具是大声喝道。

    “攻破兴元府,夺取川蜀!”

    “攻破兴元府,夺取川蜀!”

    “攻破兴元府,夺取川蜀!”

    连续三声高喝,早将路过云彩震碎,地上的一行人纷纷骑上战马,挥动着皮鞭就令胯下战马恢恢作响,四蹄攒动朝着远处行去。更有士兵驱策着牛驴,将那早就运来的足有丈余长的强弩拉起来,沉重的车辙于草地上留下来深深的痕迹,坚实的用来固定用的钢铁乌黑发亮,乃是真正的战争兵器。

    碧蓝天空一望无际,茫茫然浩荡无垠,浑然将这振奋人心的一幕,当作了寻常一幕。

    历史上,这般事情发生的太多了!

    ……………………

    “咚……咚……咚咚咚咚!”

    沉闷的鼓声好似炸雷,每一下都好似旱雷一样,炸的人浑身通透、毛发竖起,纷纷望着那城墙望楼之上的士兵。

    “过来了,他们过来了!”

    一人跌跌撞撞自城门口跑进来,虽然因为太过紧张而摔倒在地,然而他还是不顾身上淤青挣扎着站起来,一路上也没顾着别人横冲直撞闯入府衙之内,对着正在案桌前读着兵书的萧逸说道。

    萧逸丢下书,簌的一下站起来:“果然,他们真的开始了吗?”

    先前就料到对方雨停之后会直接进攻,但他直到此刻才发现自己并不想以前想象那样能够安然自若,就算在这时候装模作样读着《论语》,也依旧无法依着书中说的那样,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溃的冷静。

    “萧大人,既然对方来了,还请允许末将调集兵马全力守城。否则若是被对方闯入城中,只怕这满城百姓可就要遭殃了。”江离当即说道。

    “即使如此,那我也去。”萧逸旋即示意旁边侍从将披挂取出,由着自己妻子帮忙穿上。他见到江离想要劝说,笑了笑道:“至此危机,我身为知州自然应当与城同在。若是这一点都做不到,如何能够称之为父母官?”示意江离等人在前,他也一并跟着来到了城墙之上。

    远处,数十具床弩早就立起,三张强弓彼此对立插在弩身之上,彼此之间以坚固麻绳固定好,在弩身中央凹槽之内,则放着一枚足有儿臂粗细的弩箭,它长有三尺五寸,粗足足有五寸有余,前头仿似长锥形状乃是精铁打制,尾部以铁叶为翎,旁边立着十数位力士,具是膀大腰粗的汉子,乃是专门训练出来操控着威力强大的三弓床弩的弓弩手。

    此刻,它们于明晃晃的阳光之下,正如虎视眈眈的猛兽一样,瞪视着眼前富饶和平的城市。

    凝视着远处城墙之上的重剑,斡烈兀术答却觉得身上伤口隐隐作疼。

    那是前些日子受的伤,虽然此刻已经痊愈过来,不过若是在阴雨天时候还是会隐隐作疼。

    他想着当时场景,却罕见的没有丝毫怨气,战争之上不论对错只论生死,这一点任何人都会明白过来,更何况此刻更重要的是为自己国家打开一个通道,于是将手中长枪挥下,吼道:“放箭!”

    一声咆哮,旁边汉子立刻将手中重锤扬起,轰得一声砸在三弓床弩身后的精铁扳机之上。

    “砰”的一声,那弓弦立时松懈下来,却将上面搭载着的弩箭弹射出去,随着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天空中数十枚弩箭飞射而来,劲道十足“咻”的一下整个插入城墙之中,尾部震颤不已,仅有尾部露出外面。

    其威能,甚至能让贴在城墙之上的士兵都感觉一阵摇晃,险些跌下来。

    距离兴元府尚有一里有余,然而这三弓床弩仍有洞穿城墙威能,真让人害怕若是插在人的身上,又会是如何场景?幸亏城中守将早有预料,下令士兵们全都躲在了城墙之后,倒是并无人员伤亡。

    然而江离见到这东西,却脸色一暗,暗道:“是踏橛箭!”

    屡次战斗,他对战争早已经熟悉无比,自然知晓这些插在城墙之上的重箭并非是寻常用于杀伤对手的,而是用来进行攻城的一种武器。因为这些重箭深深插入城墙之中,只留半截粗大的箭杆和尾羽露在墙外,正如那一排排向上延伸的楼梯一样,完全可以让攻城的士兵在己方的掩护下可攀着这些射插在墙上的巨大箭杆登上城墙,攻陷城池。

    故此,这三弓床弩所使用的重箭,又被称之为“踏橛箭”!

    都上了这种厉害兵器,显然那斡烈兀术答也是动了真格了,势必要一鼓作气彻底攻下兴元府。果不其然,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远处数百人当即纷涌而出,一个个具是二三十人组成一队,具是身穿铁甲、手持盾牌,口中好似野兽一样不断的咆哮着,朝着这边奔来。

    战争,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