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九章功力复,阴雨连绵起
    连日来几场秋雨,气温陡然降低了十几度。

    冰寒彻骨,冻的人都不愿意出去,只想要藏在房屋之中,度过这越发寒冷的季节。

    石屋之中,小龙女合上书叹息一声:“这些东西果然博大精深,只怕日后需要仔细推敲才有可能完成。”毕竟那陆九渊遗留下来的《万象文集》博大精深,若要轻易间就完全读懂,并非易事。

    自怀中掏出一颗碎片,她又说道:“而且这舍利子之中藏着的佛学也有些独到之处,若是要将两者结合起来,估计也有些麻烦。”

    于《万象文集》中,她早就知晓这个乃是释门之内经常描述的名为舍利子的东西。

    释门之中若是有功力高深的高僧,在圆寂时候会自行运转一门秘法,于体内自行生成一块奇妙的异骨,然后将全身的感悟和功力注入这异骨之中,因为这异骨坚硬非凡、水火不侵,故称之为舍利子。这法门,倒是和她真泽宫中冲惠、冲淑两位的仙家石像,还有全真教王重阳道门遗蜕有些类似。

    而后人只消运起独门秘诀感悟,自然可以获得其中的心决功力。

    杨琏真迦之所以能够自人皮唐卡之中感悟出不动明王传承,也正是得了这由金刚智大师凝结的舍利子帮助,无论是玄攻修行还有真元积累都一日千里,否则纵使他如何天才,也绝不可能在这般年纪时候达到如此境界。

    摩梭着手中舍利子,小龙女想起自《万象文集》之内得到的秘法,当即凝聚出一点真元自指尖纳入其中,须臾间那舍利子整个散开,虚空中化作满天的光点,正如萤火虫一样绽放出亮白微弱的灯光,一粒粒却似漫天星辰莹莹绕绕静静摇曳着,让昏暗的石屋也遍布光明。

    随后,这些光粒就像是找到了主人一样,一粒粒的俱是跃动不已,转眼间来到了小龙女身边。

    明灭微光,洒在了她那小小的圆润脸庞之上,娇小的琼鼻、细腻白皙的肌肤,紧抿着的小嘴,当真是一个魅力十足的美人坯子,只是那一对恰似星夜的黑眸却不知为何透着几分悲哀,娇小的身躯依旧挺立,然而在这寂寥无踪的石屋之中,却更是透着几分孤独。

    “看来是时候恢复以前的实力了。”

    闭上眼睛,小龙女一声念出,那些光点恰似受到了指引,一粒粒纷纷窜入她的身体之中,转瞬间消失无踪,等到整个石屋重新恢复黑暗之中,她方才睁开眼睛,于瞳孔之内转眼间却冒出一阵金色火焰,转然消失无踪,哪里还可以看出半点踪迹?

    “虽然只恢复到我巅峰状态,不过这点实力应该够了。”

    目光重新恢复,小龙女轻轻挥动了一下手臂,默默感受着体内畅通无阻运行着的真元,笑了起来。

    昔日里她困于真元不足始终无法发挥一身绝学,如今得到舍利子相助,一身真元也恢复到往日境界。只可惜这舍利子起先被杨琏真迦连番使用,其中所藏真元早就消耗的七七八八,留下的真元不过一成,否则为何她不过是运起秘法汲取其中真元,这舍利子就如此快速地消解掉了?

    石屋外连绵阴雨依旧下着,仿佛没有一个尽头。

    小龙女也不理会一脚踏前立身于绵绵细雨之中,纵使万千雨滴落下,却分毫无法突破自体而生的罡气。

    随着时日减去,她那圆润脸蛋俨然已经浮现出棱角,灵动的双眸更是透着几分成熟,忽而叹道:“时光如飞,难道这就是成熟吗?我本以为我能够继续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没想到却这么快就接触到了这么多的事情。只是日后,我的未来又会如何?”

    想及当初,那个时候还是灼灼夏日,她也不过是一个正值青葱年华、每日里只懂得玩耍逗乐的小童,然而随着几个月的过去,如今她却变了许多。

    变得坚毅果敢,变得雷厉风行,变得深谋远虑。

    不知不觉,就在潜移默化之中,她发现自己变得很多,变得不再像是一个年幼女童,反而越来越像一位忧国忧民的侠士,昔日里因为两世人而产生对这个世界的隔阂,也不知不觉消去了许多,而那本来只是对这个世界抵触而故作的潇洒也不知为何,在没有昔日的隔阂。

    直到此刻,小龙女才发现自己俨然已经融入到了这个奇妙的异世界之内,脑海中掠过那萧逸还有孙应时几人的样子,却笑了起来:“难道说这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曾几何时,她也不过一介稚童,如今却不知为何变作今日样子,或者说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不再想,不去说,万般烦恼抛却脑后,小龙女想着远处兴元府的事情,又念及那杨琏真迦口中之话,立刻就担心了起来:“只是远处兴元府却有些危险。毕竟这气候已经开始转冷,只怕那蒙古军队南下时候快要接近了。”身如狡兔,早就纳入丛林之内,朝着兴元府方向奔去。

    天空,雷霆震震、狂风大作,细雨陡然增加几分,哗啦啦将漫天的雨水倾斜一空,打的树叶沙沙作响。

    于远处,仅留一道身影横贯而过,浑然将这恶劣环境视若无睹,依旧踏入不可知的未来。

    ……………………

    “萧大人!此时天气寒冷,您还是快些回去吧。”

    望见一身衣衫已然浸湿,江离当即示意旁边士兵将雨具递过来,走上前将天空泼洒而下的漫天大雨遮住。

    萧逸也没理会身上衣衫已然潮湿,着眼远眺看着远处立着的上百个白色营帐。在漫天的大雨之中,这些营帐却似渺小的小花朵一样,须臾之间就有可能被呼呼作吼的狂风吞噬殆尽。他说:“江虞侯,这不碍事。只是对方如今动静如何?目前又在打着什么注意?”

    “属下不知。只是自前些天之后,对方就始终关闭营帐,并未出击。”江离摇头回道。

    “并不出击?难道是因为下雨吗?”萧逸问。

    在这连绵大雨之下,他委实找不出对方为何没有攻城获取粮草,反而始终驻军不住,仅仅就这样围困的原因。

    江离回道:“应当如此。毕竟在大雨之下,弓弦浸透、弩箭沾雨,是很难发挥出平常的威力。更何况我们占据城墙优势,纵然人数比不过对方,若是当真打起来对方纵然能够攻下也得损失大部分的兵马。那斡烈兀术答乃军中悍将,应当也明白这一点。”

    “原来如此。”萧逸勉强笑了一下。

    目光转动一下,他却见到旁边几十位汉子正在搬土运石修补城墙,心中明白因为连日来的阴雨,这夯土制成的城墙早就难以支撑整个崩塌了,若是不及时修理,只怕会被敌人利用闯入城中,故此下令开放府库,以钱粮召集城中百姓修理城墙。

    此刻,那些身披蓑衣的汉子正将泥土合着大石头用箩筐一个个搬运上来,让在上面的帮忙倒入以木板支撑的模版之中,然后一个个用木舂捣实,将这城墙修理完毕。

    兴元府不是临安府,自然无法像那些都城一样,全部以砖石堆砌而成,能够以泥土堆垒出一道有三四米高的城墙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像是那种七八米、甚至是十二米高的城墙,也就只有各个朝代的都城还有一些边防重镇才有可能具备。至于那种十几、二十丈高的城墙,更是遥不可及,甚至就连想象都不可能。

    望着这些忙碌的民夫,萧逸又道:“只是这城墙年久失修,许多地方还需要修理。对这些来帮忙的民夫你莫要怠慢了,应给的粮钱一个不少。知道了吗?”

    “属下自然明白。”

    江离恭敬一辑,当即有人去处理这些事情。

    毕竟整个兴元府正处于存亡危机,若是因为这么一点事情招致灾祸,那可就是万万的不幸了。

    “对了,你有没有看到那位小龙女?”萧逸正欲离开,转念一想今日里没有见到那小龙女,立刻就起了疑惑。

    自从祭奠孙应时那日之后,那位就消失无踪,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虽然怀疑是不是那位假名为素还真的师傅将其带走,但是处于对一位九岁小童的关心,还是询问了起来。

    江离摇头道:“属下不知。不过她向来聪慧、实力也相当不错,应该不会有事的。”

    对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小童,他也是怀疑万分,只是自己百般思索都找不到她究竟师承何处,又是那家子弟,故此只能作罢,熄了心头的一些想法。

    “这倒也是。对方既然能够杀了杨琏真迦,寻常人也断然无法留下她。而能够留下她的,估计我们就算是出现,只怕也是无济于事。或许,她正在别处忙碌着事情呢。”萧逸想着往日的事情,对小龙女自然是怀着万般感恩,若非对方数次出手,只怕他早就化作一具傀儡,至于家中眷属估计也已经落入魔窟之中。

    若是遇见那人,他少不得要感谢一下。

    “当然,毕竟那人可是仙女下凡,一言一行自有真谛。”江离笑道:“也许这个时候,她正在恳求她的那位师傅相助,解救整个兴元府吧。”虽然不信神佛,不过他不知为何却对那小童带着期颐,想要看看是否能够拯救整个兴元府。

    毕竟就连他们的将军,号称“疾风之雷”的孟珙都说过,兴元府这一次在劫难逃。

    然而若是有其他人相助,也许能够护住整个兴元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