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七章除奸佞,英雄凋敝处
    等了良久,杨链真伽见对方毫无动静就起了疑惑,暗想:“这么久没来杀我,莫非对方……”

    浓烈疑惑涌上心头,他抬起头看了一下孙应时,立刻猖狂起来:“果然是我佛护佑,让你这家伙在最后关头形神俱灭。”若非那致命一击半途而终,他如何能够侥幸活下来?

    念及之前被对方罡气戳的头疼脑涨,杨琏真迦恶念横生,催动全身力量就朝着那残躯拍去。

    这一下若是拍实,定然会让这残躯灰飞烟灭。

    “贼秃敢而?”

    凌空中,一柄重剑破空袭来,唬得那杨链真伽连忙退开,方才避开这重剑锋芒,一个娇稚女童踏空而来,立于孙应时身前护住其不被骚扰,玉净面庞微微昂起,一对黑眸却似有满天火光,怒不可赦盯着眼前的恶僧。

    这人,正是小龙女。

    运起玄功,她早已经发现那孙应时已经毫无生计,莫说是心跳声就连血气运行,都分毫感应不得,盯着那故作姿态的杨琏真迦更是恼怒万分,低沉着声音:“是你杀了他吗?”

    “此人不识我佛手段,死了又如何?”杨琏真迦瞧着正是昔日烧毁了他珍藏的人皮唐卡的女孩,亦是火冒三丈:“更何况你这妖女,昔日里毁我佛宝,今日里老夫正要找你算账。”微抬修有邪术,眼皮扫了一下,暗想:“不过是区区一个小鬼,如何是我佛门真传的对手?”当即将手掌擎出,要将这稚嫩小童格杀当场。

    “就凭你这种货色,也敢杀我?”

    小龙女早有警惕,只将身子轻轻一掠后退数丈,避开了那罡气,却将手中重剑擎出,做出横扫千军之势对着对方扫去。随着挥舞,重剑之上漫天劲气破体而出,次啦一下就在那杨琏真迦的手掌之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这重剑乃是和速嘉兀迪随身兵器,乃是一件百炼神兵,武者用之更可以增进战力,而且宽大厚重,寻常人根本使不得。

    幸亏小龙女得了炼体法门帮助,气力增进不输寻常武者,否则以她那瘦小身躯,那是无论如何都御使不了这重剑的,当然也正是如此诸般精妙独到剑法也无法一一用处,只能够仅以横扫挥斩对抗对方。

    虽是如此,于这重剑增幅之下,她那得自石像的剑法也是凶猛无比,刚一交手就在对方身上留下伤痕。

    “好家伙,这小娃娃怎的如此厉害?”

    杨琏真迦大吃一惊,立刻回掌避开锋芒,本以为对方实力瘦削不过借着一些妖术才敢逞能,却没料到这小娃娃竟然是个硬茬。想着,他当即下了狠意,却将右拇指捻三指背,食指伸展指于左掌,右手五指伸展相离如火焰状,口中喝道:“摩贺路洒儜。”

    一瞬间,自那双掌之内涌出一股金色烈焰,金色烈焰跃动不已,倒像是一朵莲花一般,虽然看起来明丽堂皇,却显得异常暴躁。旋即,这朵火焰随着那吼声被丢出,刚一从掌心脱离,整个就是迎风而涨,须臾间覆盖了数丈之地,扩张开来就要将小龙女吞入其中。

    这却是火焰印和大忿怒真言咒,两者一结合,当真有焚净天下的威风。

    小龙女却分毫不退,反倒迎身冲进去,手掐风术说道:“奇门八决,风咒护身!”漫天劲风随声而起,立刻将这漫天火焰吹到一边,将着一柄重剑重重的朝着这杨琏真迦砸去。

    “曩莫三曼多缚日罗赧!”

    杨琏真迦瞥见那直刺胸前的重剑,连忙做出金刚印,又念出“归命普遍诸金刚真言咒”企图护住自己。一霎那,整个身躯通体化作金色,混似黄金铸成,硬生生将那重剑挡在胸前之处。

    小龙女眼见一击不成,立刻揉身退后,暗道:“没料到这家伙还有一些战力,看来我需得将其拖住,好让那忠勇四将解决这家伙。”

    只是这一刻,远处那杨琏真迦却突然身躯一晃跪倒在地,金光自体外好似潮水一般褪去,不过霎那就露出曾经雪白的肌肤,就连嘴角亦是呕出大股鲜血。

    小龙女瞧见了这幅场景,立刻笑道:“原来你这秃驴也会死撑,只可惜现在已经是原形必露。就你现在的状况,莫非以为还是我的对手?”虽然如此,她却未放松警惕,自旁边捏起碎石断片,屈指弹出砸在对方身上,见到对方毫无反应,身形一纵运起轻功,朝着对方掠去

    杨琏真迦此时只觉目光模糊不清,竟然就连眼前的场景都辨识不清,望见远处消失无踪的身影,不由得骇然起来暗道一声:“糟糕。是那老不死的弄得手脚!”随后“哎呦”一声,手臂颓然倒在地上、血流不止,显然是废了。

    毕竟那孙应时何等厉害,纵然一时间无法杀了对方,然而那有神念所造成的伤势如何是轻易消去的?

    若是杨琏真迦此刻觅地潜修,或许还可以压住这些伤势,令其不至于危及性命,但被那小龙女一激,更兼运转玄功抵御,立刻就在身体内部发作,折磨的他神志不清、思维混乱,此刻如何还是小龙女的对手?不过霎那间,他就感觉手脚纷纷失去痛觉,坚持不住整个人跌倒在地。

    待他醒转起来,就见那小龙女立在眼前,正要张口怒斥,却自那插在地上的重剑望见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不觉吓了一跳想道自己昔日的荣华富贵,连忙哀求道:“饶命,还请侠女饶命。”

    此刻最重要的乃是保住性命,至于别的等到以后逃回去,自然会来算账的。

    “啪”的一声将那重剑在对方脸颊拍了一下,小龙女却有些古怪望着这躺在地上的番僧,刚要将剑插下去的时候,却自远处听见几声狼啸,心中已然打定主意,笑意浓浓的说道:“饶命?当然会饶命。毕竟就你这种肮脏货色,可不能够轻易脏了我的剑!”

    “那谢谢侠女了。”

    杨琏真迦刚要道谢,立刻就觉得腰腹一痛,方才见到那重剑在身上又添了几个伤口。

    他立刻哀嚎起来,问:“你不是说不杀我吗?为何还这般作践我?”

    “不添伤口,如何能够引来狼群?”小龙女却将目光抬起,瞅着远处自丛林中跳出的野狼。

    此刻它们皆是眼珠子绿油油的,透着凶残望着这边的两人,口中不住做着长啸,显然是嗅到了这边的血腥味就寻过来了。听见狼啸,杨琏真迦更绝害怕,刚要说到立刻就被那重剑打在嘴上,一整排牙齿都被打断,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哀求哭泣都做不到。

    远处,几只野狼逡巡片刻,也会忍耐不住当即窜出,朝着这边扑来。

    几只直接跑到杨琏真迦身边,另外几只却朝着小龙女扑去,甚至还有一个扑向孙应时的尸骸放置的地方。只是一霎那,小龙女却猛地睁开眼睛,手上重剑猛地一挥,身边几只野狼拦腰截断,远处那只野狼更被扫出数丈远。

    “一棒子禽兽,就连忠良奸邪也不知如何分辨。若不尊我规矩,少不得连你们也一并灭了。”

    重剑之上数滴鲜血落下,那小龙女分毫不管将杨琏真迦围住的狼群,却对着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吼道。

    被这一吓,那些想要跳出的野狼终究还是忍住脚步不敢靠近,只是围在杨琏真迦身边,将布满獠牙的大口张开,在上面撕扯着。

    一时半会,当它们散开之后,那草地上除了一滩鲜血之外,如何还有其他存在?

    小龙女也没理会这群野狼,望着那傲然立着的孙应时,忽道:“老不死的,你不是说你不会死吗?怎么就突然死了呢?”几滴泪水落下,想着昔日自己贸然闯入八阵图时候被他救下场景,却觉得懊恼无比。

    若是那日,她肯乖巧一点,如何能够有今日之事?

    “说什么为国捐躯,说什么忠义之道。对你们来说,这些东西真的这么重要吗?仁义为本、为国为民,我始终不明白,为何你们总是能够为这些东西慷慨赴死?”小龙女念念叨叨,明明铲除了奸邪,她却倍感心中苦闷。

    想着孙应时一心求死,想着萧逸固执守城,想着历史上那些跳海身亡的家伙,她始终不明白这些人,为何会做出这种自蹈死路的事情!

    然而那孙应时却一如他往常一样,总是古板至极,依旧是什么都没有说!

    只是这一次,是永远。

    蠕动了一下嘴唇,小龙女低声哀悼了起来:“好吧。我也知道你这铁皮脸不会听的。只是在黄泉时候,可不要在这么倔脾气了。”说着,走到了那孙应时身边,将旁边的一具空置棺材拍开,就庄重无比将其抬起来,放置在棺材之中。

    安土重迁,人死为大。

    就算是短暂的相遇,小龙女觉得自己屡受蒙恩,至少这一点是断不能放弃的,所以她唯一能够做到的,或许就是在这个时候,为其整理一下仪容,为其立一尊墓碑。

    至少,也让他在九泉之下,还能有一个安然的住所,不至于沦落为孤魂野鬼。

    于此,英雄凋敝,唯世间沉沦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