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六章众人出,齐心斩邪魔
    “靠。本来以为是一个肌肉炼进脑袋里面的货色,没想到居然是一位悍将。”

    瞧着对方动作,小龙女一阵腹诽,当即说道:“武清,给我阻住他。”

    “正好。”

    身形迅速,武清正如一只凶猛猎豹,手上两柄双刃洗亮无比,直如青虹一般,霎那间来到对方面前。野律巴格儿暗道不好,立刻将双臂挡在胸前,庞大身躯于地上踩出一个个深坑,竟然毫无任何撤退意愿,直接就朝着对方撞去。

    武清亦感热血沸腾,两柄长刀真如旋风,泼墨似的朝着对方劈去,咔咔作响却像是在用菜刀跺着铁块一样,艰涩的令人听起来就感觉不爽。待到一口气用劲之后,他方才抽空看一下这人的状况。只见那野律巴格儿身躯之上,依旧通体金光,除却皮肤上留有一些白痕,竟然分毫无损。

    武清不由咂舌:“这家伙,身体好硬!”

    以他功力,全力一击完全能够拦腰炸断一颗合抱粗巨木,砸在石头上也会令其粉身碎骨,如今这家伙却分毫无损,这般金刚护法的手段果然了得。

    心中不信邪,他侧身避开对方挥舞拳头,后退十数步之后,整个身体立刻宛如翱翔雄鹰,腾空越到十数丈高空之中,将两柄短刀合拢插入剑匣,再一动立刻从中拔出一柄长有四尺三寸、足有寸许厚的庞大战剑,等到落地时候,立刻带着莫大冲击轰然间劈向那野律巴格儿,欲要以这最重、最强的‘天刃’彻底歼灭对方。

    “砰!”

    就像是轰鸣而出的铜钟,声音砰然间炸出,将周遭的松散泥土全都给吹散,露出那坚硬的石灰岩。

    “这家伙,真的这么强?”

    武清看到那被对方以双手硬生生夹住的天刃,心脏骤然跳动了数下,甚至将身上刚刚愈合的伤痕也给撕裂,冒出的鲜血浸染了青袍。

    于这人,当真是他平生罕见的对手。

    “滚开!”

    野律巴格儿却着急起来,双手捏紧那雪亮天刃,竟然将其捏的咯吱作响,隐隐间甚至有变形趋势。武清立刻紧张起来,忽的低下头,却自剑匣之内“咻咻咻”冒出四柄七寸余长的匕首,匕首形如长锥、其上遍布锯齿、中央中空,显然是特制出来的刺杀武器。

    刚一射出,就直接瞄准对方头颅所在之处。

    被这匕首一惊,野律巴格儿立刻送了手,将手臂收回直接将四柄匕首扫到一边去,他虽然苦修金刚伏魔咒多年,但是毕竟还有脉门,比如眼睛这脆弱地带,就断然不能够受伤。

    想到自己可能瞎眼的后果,野律巴格儿对那武清也生了气愤,直接运起十成力气直接对着武清砸去,挥拳时候竟然带出一阵呼啸声,无形音波轰然而出,纵然武清及时避开拳势,却也被卷入其中,直接被打出十数丈之远,“砰”的一声砸断一棵树方才稳住身体。

    “切!如果我身体恢复,看我不宰了你?铁辛,这下轮到你了。”

    刚一起身,武清立刻感觉胸口一阵疼痛,原来他昔日被那斡烈兀术答刺伤伤口已经崩裂,若是继续战斗下去,只怕就得大出血而死,无奈之下只得掏出云南白药,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旁边铁辛当即回道:“我知道了!”身姿雄壮,竟然丝毫比不野律巴格儿差,身上那套铁甲更是沉重无比,四肢还有胸前尽数都被铠甲覆盖住,一片片磨得锃亮的甲片以牛皮绳串在一起,走路中亦是带出哗啦啦的金属撞击声。

    似这浑身甲,至少也得百来斤重,寻常人莫说穿了,就俩抬起来都会困难。

    他走到哪野律巴格儿面前,笑道:“你有佛家金刚降魔咒护体,但是我道家憾岳功亦是不输于你。”话音落下,整个人就似吹气球一样,骤然间膨胀数圈,竟然比野律巴格儿还要高上一头。

    野律巴格儿骇然无比,问道:“你们究竟是谁?”

    “我们?安邦为国,确保其不被你们破坏的人。”

    话音落下,铁辛就像是一只硕大无比的大猩猩一样,将那足有砂锅大的拳头挥出,没有招数也无需任何招数,对他这样随手一击就有千钧之力的高手来说,面对敌人只需要挥拳就可以了。

    这个世界,能够挡住他的拳风的人,也不是很多。

    野律巴格儿也是冒出血性来,昂声长啸一下,竟然分毫不动,也将拳头挥出,竟然是存心和对方一较高低。拳到拳,肉到肉,就是最纯粹的力量的对拼,而在两只手臂之中,猛烈无比的罡风四溢开来,正如那十二级台风一样,却将周围的松树刮得呼呼作响,所有的植被还有荆棘亦被整个连根拔起,被混乱的罡风绞成一团绿色粉末,地上的浮土也被整个吹风开来,整块山岩也像是无法承受两人力量,纷纷崩碎开来,随着旋风一并被不知道抛到哪里去了。

    刹那之后,风势停转,只见那野律巴格儿半边身体直接嵌入山岩之中,而那铁辛一身铁甲也早就被拳势粉碎,露出精赤的身躯,上面那些青紫色淤青此刻也渐渐消去,恢复之前的原样,低着头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显然是耗力过盛。

    江离大喜,说道:“铁疙瘩,谢谢了。”将着铁链一抖,立刻朝着那野律巴格儿缠去。

    野律巴格儿本能中觉察到一丝死亡气息,心中害怕之下,也不再顾虑对身体的损毁,“砰”的一身直接涨开山岩,想要逃出这铁链阵。只是他多次鏖战,气力早已经耗尽,又如何是蓄势待发的江离对手?

    整个人立刻被铁链层层裹住,半分动弹不得。

    “小薛,到你了。”

    “记住,对方罩门在****之处。”

    一声怒喝,那江离当场将这野律巴格儿整个抛入十数丈高空之中,天空中那凶悍无比的莽金刚此刻身处高空,正可谓是空门大开,旁边武清和铁辛也连忙说道,他们之前连番攻击不仅仅是为了阻止对方行动,更是存着找出对方玄功罩门的用意。

    此刻,见到对方被困住,当即就道出罩门。

    远处,不知何时早已经准备完成的薛冷也没应答,只将手中弓弩微微抬起,瞄准那高空中的目标,然后扣动扳机,一枚锐利无比的钢弩立刻脱膛而出,直接撞入对方的罩门之处,伴随着火药爆炸声,随着杨琏真迦来到这的野律巴格儿终于落幕。

    “果然,正如龙女所言,这两人图谋不轨。”见到对方终于死了,江离终于缓过了一股气。

    旁边萧逸听着奇怪,问:“图谋不轨?莫非你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非偶然,而是有人指使的?”

    “当然。”铁辛将一件衣衫穿上,回道:“正是您府上的那位姑娘。虽然你派遣我们到城墙那里去巡逻,不过她后脚就跟过来找上我们,并且带着我们来到这里,从而歼灭了这个家伙。”踢了一下躺着的尸体,他倒是觉得这人有些可惜了。

    “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厉害。看来以前,我是错看你了。”萧逸勉强笑了一下,想及之后的事情却更加苦恼,毕竟那蒙古骑兵势力强大,就算这小龙女如何聪颖,又如何能够令对方停下脚步?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

    区区一个天资聪颖的小女孩,又能够做出什么事情来?

    对此,萧逸也觉得有些荒谬了。

    小龙女也不知道萧逸心中担忧,依旧是那样的开怀欢乐,稍微咳嗽了一下唤来众人目光,说道:“当然。若非本姑娘料事如神,如何能够先灭金军,后除贼寇?只是眼下毕竟城中安危为重,你们且去护住城池,至于我?还是先去看看孙前辈那里如何吧。”

    目光落在远处杨琏真迦和孙应时对阵战场,她的目光却有些担忧,那孙应时虽然厉害,但是杨琏真迦也不是什么善茬子,而且孙应时此刻正值风烛残年,对阵胜负如何谁都不知晓。

    江离等四人也点头称是,护着萧逸离开这里。

    小龙女也掠起轻功,径直朝着两人对战地方奔去,口中不住念叨:“老不死的,你可不能死啊。至少在没传我那神念控物之术前,可断然不能死去啊。”碎碎念着,说的话有些荒谬,不过其中关怀却是任何人都能够听到的。

    祭台之处,战斗渐酣。

    因为两人战斗原因,那些妇孺们早就逃了,只余下两人在这肆无忌惮挥洒着力量。

    一个人将万千碎石唤起,悬在身体周围,正如星辰一样运行无常,随时可能打出强烈的攻击,一个人通体光辉,正如那传说中的佛陀一样,举手投足拿捏轻重,将众多兵刃挡在身前,纷纷破碎化作铁屑。

    不过一会儿,满地都是铁屑,又哪里还有能够使用的兵器。

    “好贼子,当我真杀不了你?”

    孙应时又是一步迈进,那些破碎的铁屑、铁块应声而起,一个个彼此撞击交错,琐碎的小铁砂竟然也被聚拢起来,转眼间化作一柄重达千钧的长枪,通体遍布青色罡气,化作一条苍龙。

    枪如长龙,青芒闪烁,一声龙吟,立刻化作一条青龙凌空刺出。

    正是那斡烈兀术答绝技——亢龙刺,却被孙应时在战斗之中学到手,如今一经用处比之之前更甚三分。

    这一下,那长枪恰似青龙咆哮、轰然刺出,枪尖直指对方脑门。杨琏真迦立刻骇然,手作宝山印,口中亦是练练喝着:恒罗么野坚固咒,企图再次挡住对方枪势。只是那青龙长枪刚一接触琉璃屏障,就蓦地仰天咆哮起来,枪尖陡然间分作两段,正如那巨鄂一般,张开狰狞獠牙,咔嚓一声咬在对方屏障之上。

    “喀拉”一下,那金光凝聚的半透明屏障立刻破裂,转瞬间化作满天的碎屑,须臾间化为乌有。

    随着这一下,那杨琏真迦立刻退后数步,口吐鲜血、面色泛起红晕,显然也是受伤不清,暗想:“这家伙,好强!”孙应时却没收手,全身神念尽数聚于长枪之上,喝道:“我为宇宙,万物随心!灭!”

    一瞬间,那长枪原地旋转几圈,数滴铁汁自其中落下,滴落在地上立刻将那枯黄野草点燃,而这些铁汁也没停止,继续随着长枪旋转滴落下来,几圈之后那长枪比之之前小了几圈,然而它此刻却通体黝黑乌沉沉的,光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强悍感觉。

    于长枪之上,暴涨青芒全数聚敛于枪身之内,光华尽数内敛,却化作一柄寻常长矛。

    杨琏真迦心中大惊,再次祭出宝山印,只是那看似坚硬的金色屏障,此刻却就连一张白纸都比不了,直接被长矛洞穿了事,“咻”的一下直刺他脑门之上,无尽劲气自枪尖之中汹涌而出,好似被拧开的高压水管一样,奔腾不息冲入对方脑海之中,直欲将对方脑浆全数绞碎而死。

    这一下,杨琏真迦整个人亡魂大冒,禁受不住整个人顿时萎顿在地,通体金光亦是骤然消失无踪,只能颓然倒在地上,站立不起。

    许久之后他睁开眼睛,暗想:“我没死?”刚要起身离开这里,却觉眼前一阵恍惚,昔日足可照见九幽的天眼并无响应,至于身体之内更是如遭火炙,五脏六腑被小刀戳着一样,疼痛难忍。

    好一会儿,他方才勉强聚焦起目光,就见远处昂然立着一人,青袍随风飘荡、颧骨高瘦,双目愣然望着天际。

    直到这时,杨琏真迦方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整个人立刻哀嚎一声,也不管是否对身体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腾起身就朝着远处奔去,口中兀自吼道:“别,别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