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五章绝境现,谁做钓鱼翁
    未等杨链真伽掌力吐出,旁边装着孙应时的棺材却“砰”的一声整个裂开。

    其中,本该死去的孙应时,却悬空而立,黑漆漆的眼眶之内,透着幽幽冷光,简直就是通往地狱的门户,死死盯着杨链真伽。

    那杨链真伽更绝讶然,身形如遭泰山重压分毫动弹不得,问道:“你不是死了吗?”

    “老夫名为烛湖居士,好勇斗狠或许比不上你。但若论残躯烛照,这世间有哪个比得上我?”淡然无比,孙应时应声回道,于他那红润脸色之上,哪里有昔日的颓废?

    “燃烧真元?难道是道解化生之法?”

    杨链真伽暗道不好,想起道门之中一项秘术。而那被称之为道解化生之术的法门,乃是昔日道门前辈所创,一经使用便可以瞬间提升数十倍战力,只是因为其代价乃是人一生的真元和寿命,故此一旦使用之后,就会寿命燃尽、真元无存,乃是标准的与敌俱灭的手段。

    他心中害怕,已经使用不觉鼓荡起阵阵罡气,将一身黄色长袍吹开,直如劲风鼓舞一样护住身体,问道:“那你今日的目的究竟是……”

    “杀你。”

    不等他话音说完,孙应时只将手掌一挥,旁边几个棺材应声而裂,一柄柄寒芒闪烁的长剑、大刀纷纷立起,一如它被铸造时候所赋予的目的那样对准目标,就等着一拥而上将目标彻底歼灭。

    “野律巴格尔!上。”

    忽的将手一拉,杨链真伽知晓自己短时间内难以提升力量,当下将旁边一般呆立着的野律巴格尔扯过来,而对方那好似盾牌一样身躯正好挡在身前,争取了好一段时间。

    野律巴格尔也未料到此处,于霎那间根本无法运起金刚伏魔咒,当即被这漫天兵刃覆盖其中。幸亏他多年精修炼体法门,纵然无法运转金刚伏魔咒,**强横也足以媲美钢铁,故此那些兵刃虽然砸在身上,却仅仅擦破血皮,并未伤到肉身根本。

    见到野律巴格尔挡在身前,孙应时立刻横生戾气,想着昔日被这厮给逃了更绝愤怒不已,众多铁器应心而动,吼道:“区区蛮徒,当死!”诸多长剑、大刀立刻飞窜而出,直接贴覆在那壮汉身上,只不过刹那曾经金光璀璨的巨汉立刻被众多兵刃裹住,分毫挣脱不开。

    又一挥,那满天兵刃立时攥紧,喀拉喀拉的钢铁扭曲声艰涩的让人难受,根根缠绕纠缠在一起一起发力,就要将野律巴格尔生生捏死在这。

    不过数日,孙应时这神念控物手段,比之之前却是更甚一筹了。

    “娑颇咤野!”

    凭空中,一阵梵唱正如雷霆乍起,轰然间响彻天地。

    在这沛然巨响下,那满天的兵刃立刻像是被抽出了魂儿,再无之前的玄异,纷纷掉落下来。远处杨琏真迦却通体泛着金光,金光璀璨夺目却散而不发,只在身体之外凝结起来,令他整个人仿佛置身于一个三丈于高的虚像之中,一双手内缚不动,粮食直竖合,将两拇指压在无名指之间,乃是不动明王十四根本印之一——独钻印!

    “多谢世尊出手相助。”得此救助,野律巴格尔立刻跳住,望着杨链真伽只觉羞愧。

    这一次,若非世尊相救,只怕他就要死在这里。

    余光掠过远处,杨琏真迦见到萧逸早自此地离开,当即吩咐道:“你去追那人。至于你这死人?不妨就让贫僧来超度?”旋即盯着孙应时,庄严宝相之中笑意浓浓,话中透着自信:“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佛家手段。以你区区残躯,若是不尽快皈依我佛,少不得要入那刀山火海,日日夜夜受着煎熬。”

    哈哈大笑,杨链真伽早将故作伪装的高僧模样抛却,露出了这般张狂模样来。

    此刻那斡烈兀术答被忠勇四将牵制住,眼前之人不过风烛残年,他只需要再努一把劲,便可以擒住萧逸掌控整个兴元府!

    如此良机,岂可轻易放弃?

    “哦?原来是不动明王真言咒?只可惜你邪心未除、根本不正,根本无法将不动明王真言咒练到极致。若是你突破关口,成就地仙一流,炼成不动明王法身,我又岂是你的对手?”悠悠然,孙应时对一地碎铁视若无睹,自黑洞洞眼眶中冒出的寒芒,只是盯着杨链真伽。

    他昔日师从陆九渊时候,就通晓典籍,对诸般奇门武功亦有研究,故此对这昔日大兴善寺所的不动明王真言咒也是有所了解。

    “只是今日,你当死在这里。”

    斩钉截铁,孙应时却将全身精神都凝聚在一起,虽然他的身体已然日渐枯竭,整个人就像是一具干尸,然而其内部却自然孕育出一道锐利无匹的真意。

    应着这真意,万千碎石凌空浮动,百丈劲草骤然绷紧,俱是以他为中心,化作一个森罗地狱。

    数百件兵刃好似又被重新赋予了灵魂,个个悬于空中,颤抖不已发出阵阵瓮鸣声,铿锵有力、剑气纵横,简直要将整个天地切碎、崩坏。

    “尔等在此处设伏灭我。尔等莫非当我是好欺负的吗?今日里,我就先杀你,再擒住那人,到时候我看这兴元府之内,还有谁能够抵抗我天可汗的兵威!”

    杨链真伽紧张起来,晓得眼前对方手段如何,原本竖起的两个食指收回,双数全然内缚,如同磐石一般,蓦地吼道:“恒罗么野”,一瞬间金光大方,望之好似琉璃状,化作一道坚硬屏障,将投射而来的诸多兵器纷纷挡住,一根根一件件全都崩裂碎裂,转眼间就变作无数铁渣,不复之前的威势。

    以宝山印还有不动明王残食咒的坚固咒,挡住这些媲美强攻劲弩的攻击,不在话下。

    听见远处传来呼啸声还有刀兵相交巨响,萧逸暗道:“拜托了孙前辈。”连连驱策身下战马,企图摆脱身后尾随而来的野律巴格儿。只是这劣马终究无能,而且那野律巴格儿功力尤甚,轻功虽然不及小龙女迅捷、快速,却胜在耐力强横,死死跟在战马后面,渐渐的将两者距离拉近。

    依着这般样式,估计一时三刻之后,他就能够追上战马,擒住萧逸。

    远处,小龙女瞅着这些,心中暗想:“果然,那杨琏真迦按耐不住,想要出来摘桃子了。”望见尾随萧逸身后迅速赶来的野律巴格儿,她当即清啸一声,旁边四人立刻窜出,正是那江离、武清还有铁辛、薛冷四人。

    萧逸吃了一惊,问道:“你们不是去守城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

    昨夜里那孙应时虽然被小龙女救了,但是却不知究竟为何,他一力坚持自己已经死亡,非要躺在棺材之中,说是要寻一个葬生之地。萧逸无奈,自然只有应允下来,并且在第二日之后就开始着手安排这些事情。而根据当时候的商议,小龙女此刻应当是在护着他的妻女离开府衙寻一处隐蔽的地方暂且住下,而那江离、武清等人则是在城墙之处,负责整个兴元府防御事情,以防那斡烈兀术答趁机进攻,至于他自己却来到这里,主持整个葬礼仪式。

    一切事情倒也算是安排有度。

    只是没料到那杨琏真迦却在此刻发难,若非孙应时自假死之中苏醒阻住对方,只怕他已经被擒住了。

    小龙女轻哼一声,回道:“还不是那些家伙,否则我们如何会过来?”目光落在那野律巴格儿身上,灵动的双目却浮现出怒气,对这些北地蛮子凭空中生出几分怒气。

    擅自挑起战争,没有尊卑劫掠妇孺,如此行径如何是江湖人士的行为?

    豪侠之气充盈心中,小龙女长啸一声,小小身躯宛如在暴风骤雨中飞跃的雨燕,一路上自树冠之上掠过,就冲到野律巴格儿身前,身体周遭萦绕无穷烟云,正如仙女下凡,手作雷霆霹雳,直接砸向那莽撞汉子。

    野律巴格儿亦是惊讶,为这小女如此修为感到诧异,身体陡然放出无量金光,直接变作怒目金刚,吼道:“小子敢而?”身躯好似黄金铸成,早将那些许雷电荡开,分毫伤不到身体半分。

    “江离,给我困住他。”

    然而小龙女却也知晓自己底蕴不足、真元薄弱,自然没指望就凭这一招灭了对方,当即唤道。

    旁边江离应了一声“诺”,立即自树冠跳下,身上环绕着的困天锁破空而出,轻轻一抖立刻旋转弯曲起来,活似一条铁质蟒蛇自四面八方将野律巴格儿罩入其中,顺着他的动作,那些铁链骤然缩紧,显然要将野律巴格儿困在中央。

    野律巴格儿顿时吓了一跳,望着旁边追来的其余三人,立刻晓得若是自己被这铁链困住,待会儿定然会被几人一并围攻。他虽然厉害,仅仅比那杨琏真迦差上一线,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同时对付这几人自然是困难重重,轻易间根本无法战胜对方。

    想及这里,野律巴格儿立刻将手上套着的铁环掷出,“砰砰”数声砸在那铁链之上。

    这一下,当即令江离手臂微动,原本由铁链构成的封锁圈也失去了控制,露出了一个空隙来,被对方抓住机会直接跳出了。

    不得不说,对方果然厉害,临阵经验当真了得。

    ps:昨天晚上断网了,所以更新拖到现在,现在补发,请各位不要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