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三章孤臣绝,毒牙露锋芒
    “喂,江大哥?你看这人,他是不是有点熟悉?”

    正当小龙女安排人打扫衙门时候,旁边武清却惊疑莫名,望着被自己搀扶起来的孙老。

    “他?”江离立马走到了孙老面前,脑海里面却不由掠过一副场景,讶然说道:“这不是孙应时孙前辈吗?我昔日里曾经在象山书院当小厮的时候,见到他和那陆大家谈笑风生,辩论天下大势。没想到一晃眼三十年过去,他居然还活着?”

    “陆大家?莫非是著名的存斋先生?”

    萧逸却如遭雷击,一脸不可思议望着旁边那昏迷不醒的孙应时,心中更是愧疚万分。若非自己将自家亲人送去交由他守护,如何会招致如今之灾?

    江离道:“正是那位陆大家。”想着眼前之人居然还活着,他更绝不可思议。

    自庆元党禁之后,那陆九渊的学说就被禁的差不多,就连侥幸还活着的人,也不敢妄自称自己为心学传承者。似孙应时这般心学传承者,更是被列入贬低之中,昔日里应当早就殁于邵武军之中,今日里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萧逸回道:“我年幼时候,曾经在鹅湖听过他和朱大家的一场辩论受益匪浅,故此才决定踏入仕途。”顿了顿,见江离一副警惕模样,又道:“后来初次到这里,幸亏得到他的帮忙,这才安抚住整个兴元府。至于他曾经是谁?我着实不知。”

    想着昔日里那陆九渊和朱熹两位大家彼此争辩的场景,他不由生出万千感慨,于朝廷之中的无边乱象更是厌烦之际,若是没有这些延绵不绝的争辩,整个汉家王朝如何会龟缩在这江南一隅,受着北边持续不断的侵蚀!

    然而这般难题,就连那些名士、大儒也无法解决,他一个从六品的知州,又如何能够找出解决的方法呢?

    不去理会这些糟心事,萧逸见到孙前辈胸前忽的猛烈抽搐着,立刻紧张起来:“他现在情况如何?”

    江离将手指扣住手腕,立刻感觉不妙,赶紧解开衣衫,将手贴在那干瘪近乎干尸一样的躯干胸前,摩挲了片刻之后,整个人都慌了神:“情况很不妙。他的脉搏几近于无,我完全感应不到心脏的跳动。难道说,他已经……”看着这瘦削身躯,犹自带着不可置信。

    “你是说,他可能已经——死了!”

    停顿良久,萧逸刚刚站直的身体又一次跌倒,犹自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这一切,那他岂不是对这孙应时亏欠的太多了吗?

    江离点点头,眼光黯淡许多,肯定了萧逸的疑惑。

    他并非医师,但是修行玄功长久,更兼于战阵厮混多年,也粗略知晓一些简单的治疗手段,如今没有感应脉搏和心脏的跳动,自然是死了!

    “不可能!”

    一把推开江离,小龙女在听见这边动静之后,就立刻赶来,将手按在了孙应时胸口之处,六识立刻开启,开始仔细感应着身下这具身体内部的生机,只是她当触及到对方身体内部之后,也呆在了原地,说:“你说这个老——老爷爷,死了?”

    一如江离所描述的那样,半分生气都没有,经脉血液流动、心脏的跳动声,全都没有了。

    “该死的老头子,别忘了你还欠着我一门功法。可别这么就死了。”

    只是小龙女却狠下声来,手指之中立刻窜出一股电流,直接跃入对方身体之内。旁边江离看的清楚,正是他昔日被救时候,小龙女打出的那道阻了斡烈兀林答长枪的雷电,其威力打入人体之内,当真是不可小觑。

    他当即开口说道:“死者为大,你莫要在这里胡闹了。”一双手伸出,就要抓住对方肩膀,阻止其继续手中动作。即使对方乃是自己救命恩人,但是江离见到这般辱及尸体的行径,也感觉极为不妥,故此有此一说。

    “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扭过头,小龙女却罕见冷着脸,本是笑着时候就会眯起来的柳目,此刻却透着寒冷,混无以前的俏皮可爱,反而更是透着严肃认真

    武清不自觉收回手臂,小声问道:“你真的能做到?”说实在的,小龙女如此庄重严肃的样子,武清之前根本未曾见过,但是一想到对方所展现的那些各种表现时候,心中却生出几分期待,看着她继续动作。

    “果然是因为使用能力过猛,导致心脏停滞,以至于大脑缺氧了吗?”

    仔细查看了一下,小龙女立刻就确定了孙应时的状况,手中不断做出雷法,将一道道电流打出,一下又一下,死死电光窜入身体之中,化入心脏之前令其猛地跳动了一下,企图令对方心脏复苏。

    她前世本就是一位医生,虽然是实习医生但是见到的各种病状也多了,耳濡目染之下自然知晓一些病情的基本发病原理和治疗手段,而在修行玄功之后更是不敢忘记,论其医术就算是太医院也只有既然你能够媲美。

    而以雷法刺激心脏,也不过时心脏起搏器的基本原理玄幻版罢了。

    旁边几人立在旁边看着,也不晓得这究竟是什么方法,只好呆立着啥事也不做,安静的看着其效果如何。

    “喂,刚才我看见在转动。”

    武清忽然惊讶起来,张口说了一句。

    江离立刻问道:“眼睛转动了?你确定吗?”

    “不仅仅是眼珠子,你看他手指都开始动了。”萧逸指了指那小指微微颤抖的样子,看着小龙女更绝稀奇了,心中暗道:“这小丫头难道当真有什么复活之术?”救活本该死去的孙应时,对他来说本来就是近乎于仙迹般的存在。

    终于,那孙应时张口呻吟了一下,双目猛地睁开,就见周围围着的人一个个具是喜极而涕的样子,嘴角却微微抖动,透着悲凉:“没想到,你们都来了。看来整个华夏就要就此沉沦了。”仰天哭泣,犹如孩童一样,透着悲痛。

    对他来说,仿佛之前的那一场战斗还在继续,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地狱场景,至于为何能够见到萧逸、小龙女等人,也不过是因为对方也被杀死,来到了这阴曹地府之内。

    “不,我们没死。是您回来了。至于那人,已经被我们打跑了!”萧逸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

    摸了一下心脏,孙应时那张枯黄的脸却像是僵尸一样,没有半分的情绪,简单的回道:“就是说,我还活着?”

    “没错。”江离赶紧说道:“孙前辈,您已经活过来了,而我们也将那家伙给赶跑了。”

    脸上忽然露出嘲讽,孙应时却煞风景般的回到:“就算活下去又如何?反正我这条老命,也活不长了。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或许我剩余的寿命,也就只有一两天的时间。”

    “一两天?我说孙老头,你能不能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行不?你又不是真的武侯,何必学他玩什么续命灯呢?”小龙女见到自己辛辛苦苦救出的老家伙居然不领情,立时就习惯性的辩驳道。

    “续命灯?哼!我这条老命有什么好续的?反正这样子,也快到时间了。早一天、玩一天有何关系?”孙应时不愧是榆木疙瘩,分毫不领小龙女的情,却冲着萧逸恳求道:“只是老夫此次前来却没带着棺材,却不知萧大人能否满足老夫最后的意愿?”

    “棺材?难道您真的打算死在这里?”萧逸惊讶问道。

    孙应时淡淡回道:“当然。”心中却念着过去的往事,暗道:“而且我早该履行过去的誓言,随着众人一起赴死。多活了三十年?也已经够了。”

    即使是现在,他也始终无法忘却曾经经历的事情。

    那场有朝廷主导的,彻底摧毁了理学、心学,并且将自家家师还有众位同仁一并贬低出去的肮脏事情。而那个名为庆元党禁的存在可谓是流毒甚广,以至于就连韩侘胄死了之后,都还有着众多士大夫轻开挑衅,斥责这个横行一时的权臣。

    “我知道了。”

    萧逸见此状况,如何能够拒绝?

    他立刻就走出府衙,开始联系城中的棺材铺,准备购买一副上好的梨木棺材。而且那些死掉的衙役、厢军也要安抚,可以说对棺材的需求量极大,再考虑到他们的妻女,只怕未来一段时间之内,是没有一个安歇之日了。

    远处,即使是整个府衙都陷入骚乱之中,但是有一处房屋却始终一片宁静。

    而这个房屋只要有人见了,就会明白这乃是杨琏真迦精修的场地。

    此时,他盘腿坐在石床之上,左手不断转着转经筒,右手捏着一串佛珠,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梵唱,周遭更是遍布芝兰芳香,那是点燃的香鼎中放出的香气,应着其身上放出的璀璨金光,当真如佛陀降世、普渡众生。

    “世尊!”推开门,野律巴格儿俯下身说道:“我去看了,那斡烈兀术答已经被对方打跑,而且吴曦也从这兴元府之中逃了。而那曾经阻我的老家伙,已经被装入棺材之中,应当已经死了。至于忠勇四将更是个个带伤。不知世尊有何打算?”

    杨琏真迦也不睁开眼,继续问:“那小丫头呢?她又怎么样?”

    “她还活着,就在这兴元府之内。”野律巴格儿回道。

    “好!”睁开眼睛,杨琏真迦当即从床上起身,充满自信说道:“既然双方都已经元气大伤了,那么现在就轮到我们登场了。”念及自己被抢去的东西,他对小龙女可谓是恨之入骨,如今逮到机会,又如何能够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