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二章形式缓,孽情渐渐起
    “果然如你所料,那家伙打算速战速决。”

    见到斡烈兀术答逃走,江离也没去追,而是护在萧逸之前,保证他的安全。在整个兴元府命垂一线的时候,若是萧逸突然事情,只怕整个城市就会彻底沦陷。

    “那个幸运E?就算他武力再高,终究还是玩枪的,早晚都会死。”小龙女却只稍作停留,只是细细静下心感知周遭的一切,心静通明、万物之声全数纳于脑海之中,远处飞奔几人剧烈跳动的心脏声如何能够逃出她的感应?

    她那小小身躯立刻平地而升,小脚丫于砖瓦之上轻轻一蹬,不过刹那就横移十数丈,身体周遭泛起阵阵云朵,正如传说中腾云驾雾的仙人一般,借着风势追去,只留下一句吩咐的话。

    “你们先保护这里,我去看看府衙内院的情况,免得被对方劫了眷属。”

    直愣愣看着那小小身躯消失无踪,武清良久之后,方才感叹:“这小丫头当真是不类常人。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胆识和本事,算得上是巾帼英雄。只可惜她却是女子,否则还不当真会在这世间掀起一阵波涛?”不到一日相见,他对小龙女早就从之前的黄毛丫头变成了如今的巾帼英雄,对自己居然如此顺服对方,更觉得稀奇无比。

    “若是孟将军在此,只怕也会欣喜若狂吧。”江离亦是感慨万分:“就算对方乃是女子,我估计他也会亲自教导,传授兵家要义。纵然无法成为国之栋梁,至少也能够为过争雄。”

    另外两人亦是连连称是,赞叹不止。

    毕竟若非小龙女,只怕他们此刻早就殒命荒野了。

    远处,小龙女几个纵越,不过一瞬就来到内院,将眼一扫立刻大怒。原来那和速嘉兀迪正率领一帮士卒,将萧氏三女合着几位侍卫团团围住。而那些士卒本就是精壮汉子,更兼敌国他乡,头上也没有个监管的,种种污言秽语自口中喷出,旁边几个侍女更是衣衫褴褛,仅有几片破布盖住娇躯、下体一阵污秽,显然已经造了毒手。

    此刻,那些士卒正在和速嘉兀迪率领下,将剩余几人围住,目光透着幽幽绿光,显然也是不怀好意。

    小龙女立刻愤怒起来,运起十成气力吼道:“几个男人,欺负一群女人算啥本事?”身如雨燕,迅捷无比落于地面之上,却是挡在了萧氏三人之前,柳目圆睁望着围来的十几位士卒。

    而那为首的和速嘉兀迪立刻恼怒:“哪里来的小家伙,一并杀了。”他素来凶悍嗜杀,哪管挡住自己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对阵时候都是一剑杀了了事,见到有人挡在身前,立刻将背后重剑取出,势大力沉、重于千钧,对着那娇弱稚童砸去。

    “杀我?就凭你这种货色?”

    小龙女立刻恼怒,瞅准对方长剑轨迹,将身后退避开锋芒,五指并拢却做雷法模样,凭空中一道霹雳骤然闪现,砸在了那重剑之上。和速嘉兀迪如何料到此处?半边身体如遭雷击,整个瘫痪下来动弹不得。

    见到对方露出如此空洞,小龙女心中窃喜,又是一踏出现在这彪形大汉面前,只将手在那重剑之上轻轻一抚,立刻打碎手骨夺重剑,旋即反手擎出捅在对方心脏之处,然后一阵猛搅抽出之后,那和速嘉兀迪胸前血流如注,目光兀自透着不可思议,“砰”的一声倒地不起,就此殒命于此。

    “死了?将军就这样死了?”

    旁边士卒整个人呆立了,目光呆滞望着眼前一切。

    若是那和速嘉兀迪被人偷袭,又或者被某个高人击毙他们或许会信,但是却被眼前这个尚未年满的小童正面击杀,那当真是不可思议了。

    “闯入此中大开杀戒,你们也不是什么好货。杀!”

    想起那衙门之前横躺的死尸,小龙女不觉涌出一股杀意,脚步似缓实疾、不过轻轻挪动就避开对方锋芒,而她手上的那柄重达数十斤的重剑更是轻若鸿毛、快若闪电,只在对方喉咙掠过,就将一条性命取走。

    纵然她身体尚未长成,然而在那炼体法门的强化下,气力早就不输于一般武者,更兼修有奇门八法、六识通彻,对付这些寻常士卒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过几个回合,昔日屠杀整个内院的士卒纷纷倒毙,犹自透着不信。

    立于内院正中央,小龙女环绕着周围的倒毙的士卒,忽的将目光看向萧夫人,问:“你们不是在武侯墓吗?怎么突然回来了?”今日里若非她及时过来,只怕这萧夫人和她的两位女儿可就糟糕了。

    “我听孙老前辈说道此处险境,所以就擅自做了决定。没办法,毕竟我是他的妻子。”萧夫人微微垂下头,两只手将身下的两个小家伙死死抱着,暗淡的目光也透着对未来的迷茫。

    她却没料到,这兴元府竟然沦入如此险境,就连自己也无半分容身之地。

    “娘亲,我怕!”

    突然回身,萧星将小小脑袋埋入萧夫人怀中,兀自不敢去看满地死尸。

    欢欢喜喜回到家中,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够过上一个快乐的晚上,孰料才刚刚将功课做完之后,就遇到了这种事情。如此血腥狰狞的场景,对萧星来说,实在是超过她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外。

    紧抿着嘴唇,萧月却混似个傀儡一样。

    她忽的松开了萧夫人的手,目光呆滞、缓步走到了侍女旁边,一下子蹲下来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人已经死去了,一边推着一边说道:“秋姐姐,你醒一醒啊!你不说了,会陪我放风筝吗?”小小的手儿沾上了血液,也犹未自知。

    良久之后,她方才醒悟过来,眼前之人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回应自己了,鼻子一抽一抽,终于还是哭了出来。

    “呜呜呜……啊!”

    滴滴泪水溅落在地上,洇开了已经凝固的血液,直到今日方才知晓为何自己会被送出去。

    如此地狱,又岂是她们这般不足十岁的幼童能够接受的?

    脸上忽的浮现一股戾气,那萧月却自那秋姐姐的头上掠过,将一柄发簪取过来,瞥见旁边倒地不起的和速嘉兀迪,也不管他早就死的干净了,挥着小手就朝着对方脑袋只上场戳着,戳进去又拔出来,一下又一下,溅出血液全都溅在小脸上,透着狰狞。

    而那哭声却早就沙哑,眼泪也已经流干,真真如同中了癔症一样。

    那小龙女在旁看着,立刻觉得胆颤心惊,暗想:“该死的家伙。没想到居然死了,还造成这般影像。”将身一掠,立马将萧月拦腰抱住,手指一点定住对方穴道,就将对方弄晕倒地,心中对引兵前来的那些金兵,更是厌恶至极。

    如此场景,对这两人明显会造成严重的心理疾病,日后纵然恢复健康,稍不注意也会复发的!

    “诺!”将萧月递给萧夫人,小龙女望着那沾上血丝的小脸,不由觉得有些悲伤,于是将随身携带手帕取出仔细的拭干净,抬着头庄重无比对着萧夫人说道:“她们两个今日遭遇这般场景,只怕心中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所以,这些日子你最好陪她们说说话、谈谈心,努力帮忙走出困境。不然的话,只怕她们日后……”

    “我知道了!”

    萧夫人苦笑着点点头,紧紧了怀中的萧星,才发现她早就已经晕厥过去,而那衣襟也早被泪水沾湿,显然也并非是平安无事。望着小龙女,她越发感到这人古怪,有时候思维跳脱令人抓不住路线,有时候却到严肃认真令人感觉踏实,尤其是见到对方身处地狱依旧谈笑风生,更绝古怪,不禁小声说道:“小龙女,你究竟是何人?”

    只是她千思百想始终不明,只好抱着两位女儿回到屋中,只是今夜注定无法入睡。

    小龙女却没注意身后萧夫人的疑惑,又重新回到了衙门之处,准备看一看那里的情况。而这衙门在忠勇四将的横扫下,剩余的士卒全都被一一击毙,总算是恢复了安定,只是地上四溅的鲜血、横躺的尸体,却不免有些煞风景。

    “没想到,今日又被你救了。”刚一迈步,萧逸只觉得脚下酥软,“噗”的一声跌倒在地。

    对他来说,自那锋锐枪芒之下生存下来,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能够勉强让自己稳定情绪不崩溃更是难能可贵的。要知道,旁边的那几位所谓的豪门大族早已经放声大哭,哀嚎不止,偶然间张口亦是破口大骂,简直和路边野狗没啥区别。

    “喂,你们还呆着干啥?快点将这些尸体都抬走,寻一处开阔之地放着。”那小龙女却扫过了一眼,当即就开口说道。

    旁边江离、武清几人却是有些诧异望着这已经开始指挥若定的小童,彼此对视一下,暗道:“这小家伙果然有些胆识,和寻常小子决然不同。”他们乃是战场的战将,见惯了生死,故此对衙门之内遍地的鲜血、死尸甚至泼洒出来的脏器没什么不适,只当作在战场上走了一遭。

    至于周围幸存的衙役、厢兵还有仆人却不太好了,一个个皆是脚步微颤、浑身哆嗦,偶然扫过了那些死尸之后,更是吓得赶紧退后,仿佛那是什么带着致命东西的邪恶之物。

    小龙女见这些人如此表现也觉生气,自旁边取过一根木杖,朝着那些呆立着的家伙砸去,吼道:“愣在这里干啥?还不快将这些尸体收拾了,难道就等着他们变成厉鬼,找你们吗?”

    “但,但这些可是!呕……”

    一人哆嗦一下,眼珠子稍微挪动,刚一看见远处被开膛破肚的尸体,嘴巴一张立刻干呕起来。而这版动作也像是传染病一样,不过霎那间其余人也是做出一般动作,扶着嘴巴跪倒在地,一张嘴巴撑的大大的,简直是想要将腹中的苦胆汁都给呕出。

    “可是啥?不就是一群蛋白质、脂肪和水的混合物而已?有啥好怕的!”

    小龙女立刻来了气,板子一阵挥舞,照着几人屁股,大的对方嗷嗷作响,方才罢休。

    至于眼前的这些东西?她另一世时候就在医院里面司空见惯了,依着某些人的话,那就是完全可以在旁边吃饭,根本就没有半分好惊讶。

    这些家伙,终究还是没见过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