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一章府衙中,血战几人还
    “喂,窦候你怎么跑了?”

    旁边一道人影窜出,几人立刻大惊。

    原来那窦候见这里形式不妙,就偷偷摸摸从旁侧窗户跳出,企图离开这里。因为从事的乃是危险性很强的贩盐商计,所以窦侯曾经拜过武者学习过武术,寻常人士那是根本不是对手。

    如今他执意要逃,其他人自然是难不住的。

    “不跑,难道在这里等死不成?”

    窦候听见众人叫唤,虽然吓了一跳,心中不自觉暗骂了一句,脚下速度速度更快,自窗户之处就跳入花园之中,旋即就运起轻功,就欲从这里逃走。

    只是刚欲翻过围墙跳出时候,一支长箭却插在其背后之上,令他整个人摔倒在地,身体抽搐不已,口中亦是涌出大量的血液,显然是死了。

    “将大堂中的人都给我拿下,不得放过任何一人逃了。还有和素加兀迪,你带领一队人马搜罗整个府,若还有藏起来的也一并擒了下来,至于反抗者?杀!”收起弓,斡烈兀林答也不理会那已死之人,看见堂皇大堂之内的众人,当即就下了命令。

    那些身穿黑衣的士卒听令,一个个具是眼中泛红、口作狼嚎,手上利刃滴下一滴滴血珠,溅落在地上化作了嫣红血花,似是在告诉众人他们的生命,或许也会和这血花一样,于最后的灿烂之中踏入地狱之内。另一队人马亦是在那和素加兀迪带领下,朝着内院走去,明显是要血洗整个府衙。

    战争之下,只有生死,没有无辜!

    “斡烈兀术答!你要杀人,杀我就是。何必殃及无辜。”

    听见这话,萧毅想起自家那娇柔妻女,纵然对方的确威猛过人,却还是缓步走出挺直身躯,昂藏七尺立于天地之中,浑然无惧那冰冷锋芒。若是他在这时退后,只怕整个兴元府就会彻底沦入这些凶残暴徒之中,到时候依着这些人血洗府衙的手段,那些百姓也是难逃魔掌!

    “没曾想,你们这群蛮子当中,到也有铮铮铁骨之人。”

    斡烈兀术答抬眼扫了一下,就将目光聚拢在萧逸那坚毅脸上。目光坚定如铁、身躯刚劲如松,纵然腥风血雨,我自岿然不动。

    好一个铁骨豪情。

    于刹那间一抹悲凉掠过,斡烈兀术答有点可惜:“只可惜国仇家恨,自然容不得半分怜悯。”说着,早将手中长矛朝着对方丢去,迅疾如雷、快若闪电,别说是寻常人士,就算是那江离、武清等人,也难以抵抗这附上沛然巨力的长矛。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不过是自己国家的延续,至于别的自然只有抛弃。

    望着那疾驰而来的长矛,萧逸静静的闭上眼睛,等待着长矛穿破身体,心中却一片坦荡:“若是无法挽救整个兴元府,至少让我为国守节也好!”

    只是良久之后,他除却感觉到一阵威风袭面外,并无本该洞穿身体的刺痛,睁开眼睛就见那长矛悬于眼前,分毫不动。

    而在前上方,一个老者缓缓立着,单薄衣盖不住嶙峋残躯,在击败野律巴格儿还有往利托罗那一战中,他实在是消耗太多,以至于伤及身体根基,实力大不如前了。

    虽是如此,那斡烈兀术答却觉得此人诡谲无比,正如一柄锐利弩箭,偷偷摸摸藏于阴暗之地,稍不注意就有殒命可能,五指死死捏着枪杆,微微撩起枪尖对准对方所在位置,正是枪法中惯常的起手式,问:“你是谁?”

    “一个死人!”

    嘴唇嗫嚅着,孙老似乎就连张口说话都稍显困难,一双浑浊紧紧闭着,俨然一副风烛残年的样子,若非那斡烈兀术答听力了得,只怕也未必能够听见对方话语。虽然如此,但是对斡烈兀术答来说,却觉得这人简直就是一柄绝世宝剑,无尽菁华藏于枯败身躯之中,若是爆发出来,只怕自己未必能够取得巧。

    心中害怕之目光虞,斡烈兀术答却念及此刻战况激烈,立刻挺枪直刺:“即是死人,不妨让老夫送你一程。”萦绕光辉于枪身之上明灭不已,一道道琐碎细小的气流缠在长枪之上,转瞬间竟然有龙吟呼啸之觉,显然正是他成名绝技——亢龙刺!

    如今看来,比之和吴曦争锋时候,更锐更强!

    其枪势尚未刺出,早已经将周遭数丈之内的石板全部碾碎,更是带着一股强烈旋风,吹的人面部犹如刀削般刺痛,这样子分明是存在一击致命的意图。

    “你知不知道,即使是死人,也会说话?”

    幽幽睁开双目,孙老那对眼睛却似炫亮至极的星辰一般,陡然间放射出丈余长精光。

    随着他的话,那石板却似被人压住一样,纷纷定在地上无法动弹,而那旋风更像是撞上了一堵沉重石墙,“轰隆”的一声化作了一阵微风不复存在,就连那萦绕着万千青芒的长枪,也如同被洪水冲刷过一样,再无分毫的动静。

    只余一条长枪,被硬生生定在空中。

    “好家伙,实力果然了得。”

    斡烈兀术答因眼前诡异事情心脏一阵跳动,暗道:“这家伙居然如此厉害,居然将我的亢龙刺也硬生生消去。莫非他一脚踏入地阶阶段?”心里面自然不信,手腕一抖就将长枪刺出,企图彻底结果对方。

    只是这一下,这长枪却似化为了灰烬一般,一粒粒的颗粒从其上面剥离,如同一阵青烟一样,刹那间消失无踪。这一下立刻唬得他心惊胆颤,刚要纵身后跃,就觉得自身体旁边一阵劲气飞射,混似无数箭矢径直射来,只是却浑然看不到分毫踪迹。而远处以坚硬桃木制成的大门,却不知为何“噼里啪啦”的一阵轰鸣,转瞬间就化作了一滩碎屑。

    这一下,若是打在人身上,非将对方打成筛子不成。

    “看来我真的老了吗?”

    昔日烁熠的目光变得黯淡,孙老望着远处一脸呆滞的金将,几行浊泪自脸颊之上落下,心中更是充斥着无尽悲意,努力想要驱使体内一星半点的力量,然而他此刻却就连抬起自己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孙老不觉悲愤不已:“贼老天,为何你让我在这最后时候,还无法为国而战!”

    “这家伙,断不能留!”

    侥幸自己逃过一劫,斡烈兀术答心惊胆颤望着孙老,布满血丝的眼珠子透着狰狞,立马就起了杀意。若是让这人继续活下去,当真乃是他金朝最大祸害。想着这一点,他立刻就挺身而出,一拳就朝着阖目老者挥去。

    却在此刻,一只箭矢劈空刺来,正好挡在他的路上。

    斡烈兀术答惊讶之余,立刻就见远处城墙之外,扑来四人。

    当先一人只将长锁一挥,立刻将扑来几人的长枪、大刀打退,见到他虎视眈眈的样子,立刻吼道:“金狗纳命来,今日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随着他的话,身后一人早将弓弩张开,正如流星赶月,一口气将十数枚铁制弩箭打出,上下四方将对方罩住。

    “忠勇四将?我还以为你们几人已经死了呢!”

    斡烈兀术答赶紧飞身后退,饶是他身手不凡,左肩还有手臂却被射中两只,只是依旧不肯坠了自己气势,张口就讥讽对方,当真是一个阵上悍将。

    看见周遭满地尸体,江离亦是恼怒无比,冷道:“有阎王爷开眼,知道你罪恶滔天。所以才让我们从阴间之中回来,正是为了杀你。”说着,早将轻功掠去,径直朝着对方攻去。

    “杀我,就凭你们这群货色?”

    斡烈兀术答将脚一踹,就将一柄长刀踢到空中,旋即握住,一脸鄙夷望着几人。纵然他刚才和孙老对阵,更兼失了长枪、丢了战马,身上也是中了几箭,十成实力发挥不足五成,应对这几人也是绰绰有余。

    “没错。昔日打伤我的恩怨,今日里和你一起算账。”

    那武清更是忍不住,早就跳入大堂之内,身形如风、刀光如影,不过是一霎那就将几人拦腰斩断,也不管那些喷涌血液如何血腥,见到斡烈兀术答想要逃走,立刻就来了脾性,扑上去一阵乱刀就要将其打杀在场。

    只是那斡烈兀术答着实厉害,纵然面对几人一起进攻,也未曾落入下风。

    而他见到旁边众人被另外两人一一击杀,也晓得今日里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当即说道:“今日之事就此罢休,各位我们撤退。”说着,早将长刀震碎,化作一团铁雨将几人逼退,将力量提升到极限,凌空一跳跃入十数丈高空运起轻功,早就隐入深夜之内。

    其余尚且存在的士卒也一一效仿,没有半分恋战,跳出围墙从这府衙之内离开。

    “妈的,若不是人手不够。小姑奶奶铁定将你们这群混蛋全留下。”望着那飞纵离开的家伙,小龙女心中起了恼意,不觉骂骂咧咧了起来。

    背后偷袭、以逸待劳、声东击西,小第四十一章龙女依照着自己看的那些个军事杂志小说制订了这次计划,只是这计划却存在着严重的漏洞,仅仅不超过五人的战斗力导致了这次的袭击并不算是完美,至少没有将那斡烈兀术答杀了这一点就很令她介怀。

    对方,终究还是成名已久的名将,绝非轻易就能解决的酒囊饭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