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章正商议,兵锋快如电
    且不论萧逸一家终于聚首,他看到旁边立着的孙老,虽觉有些高兴,然而一想即将到来的军队,却不免有些担心。

    这孙老实力固然强悍,然后终究只是一人,又如何能够抵住对方的虎狼之师?

    想着这些,他看着那一副风烛残年的孙老,不自觉感觉有些悲痛,问:“守护这兴元府本就我一人之职,你为何要来趟这趟浑水?隐居多年,若是轻易丧命,只怕并非好事。”

    “孙某早已死去。如今只是为这残躯寻一处坟墓。”

    那孙老忽的睁开眼睛,目光浑浊不堪,身体干瘪不已,仿佛一阵风就能够吹倒。依着他的年龄,此刻应当是作于高堂之上,望着众多儿郎于庭院中嬉笑、玩耍,偶然间露出一些慈悲,呵护着那些调皮的小家伙,然后在这安稳的日子当中,度过自己的余生。

    只是,他却在这狼烟四起、战火连连的时候,踏入这边陲之地,却不免让人感觉悲恸不已。

    萧逸无奈只要放弃劝说,自他遇见这人时候就明白,这孙老向来如此,一直都是傲骨嶙峋、孑然立于尘世之中。不过考虑到城中即将面临的危机,他也只好接受孙老的帮助,于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多一个人的帮忙也是很好的。

    废话不多说,萧逸心心念着城中事情,自然不会在这里久留,很快就带着一行人回到城中,开始整备城中厢军、分派各方任务,好抵抗此刻城外从天而降的金朝兵马,即使对方仅仅只是一只被蒙古击败的散兵游勇,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是夜,星辰无光、弦月黯淡,更兼微风不动,正是绝佳的偷袭时候。

    位于城中的府衙门外立着数辆轿子、马匹,旁边坐着的小厮、奴仆也是面色担忧、心情焦躁望着门内情况。而在此时,那衙门之中,俨然已经是灯火通明、人影绰绰,十几个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人物坐在下首,虽然面向和体格看起来并不相同,不过仔细瞧着就可以看出来,这些人个个都是身穿锦缎丝绸、于手腕、脖颈带着玉饰、镯子,显然是非富即贵的人物。

    只是此刻,他们却没了昔日里的从容,一个个具是面有焦躁,望着上首坐着的萧逸,若非是顾及对方官威,只怕早已经张口询问城外的事情了。

    终于,一位汉子忍不住,问道:“萧大人!不知道你今晚将我们召集到这里来,究竟所为何事?”

    “唉!”悠长气息缓缓吐出,萧逸睁开了那微微合着的目光,若有所思自这些人脸上扫过,说道:“想必你们已经知晓那金朝兵马的事情。所以我就想要询问一下你们的意见,关于那个斡烈兀术答的家伙,你们有什么决定?”

    这些人皆是兴元府之中的有头有脸的人物,每一个都掌握了一个产业,或是茶叶、或是青盐、或是粮食、或是布匹、或是草药……,可以说每一个在这兴元府之中,都算是能够翻天覆地的存在。

    若要聚集整个兴元府力量,抵御外敌的侵入,少不得需要他们的帮忙!

    果然,随着萧逸的话儿,有一人站了出来,问:“敢问萧大人,那斡烈兀术答可是北国完颜陈和尚坐下将领?若是其他部队倒也罢了,若是他的部下只怕我们兴元府就危险了。”

    这些个商人也算是消息灵通,尤其是所处之地乃是三国边境,故此自有自己的消息门路,于北方金国如今的遭遇自然也是清楚无比,比之朝廷众位大臣,更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正是!”

    萧逸也没兴趣继续掩瞒,信口承认了,有说:“所以我才连夜将你们招来,就是商议一下,如何才能够击退对方。令其从这里安然撤退!”

    至于击败对方?

    他倒不觉得自己手中那仅有数百名的厢兵,还有那些粗鄙简陋的武器,就能够对付对方那些纵横沙场的百战骁勇。

    这一下,立刻就似平地起旱雷,将这些家伙炸的是三魂消散、七魄无主,混似个没头苍蝇一样,唧唧喳喳的叫了起来,诸般的话语也自口中说了出来,平白无故让人心烦。

    “怎么可能是他?若是他来了,那咱们可就麻烦了!”

    “可怜我父亲传下来的基业啊,难道说就这样就没了?”

    “唉,那家中的三大仓粮食也就得这样没有了?”

    “…………”

    听见这些埋怨话,萧逸顿感糟心,沉着脸吼道:“全都给我闭嘴。这里是衙门,我们是讨论如何却敌的,而不是开一个菜市场。而你们一个个的,也算是头面上的人物,少说也得有些骨气,别露出这幅怯弱样子,平白无故让人发笑。”

    “没错。萧大人说的是,只是如何却敌,却不知几位仁兄有何意见?”绫罗绸缎也兜不住那肥硕的肚子,一位面部油光满面的胖子说道。

    这位却是德兴楼的老板,本名钱俊。

    见有人提出话头,立刻有人接口:“钱老板都发话了,各位就甭客气。只要是力所能及,我们当然会支持的。”他却是身体瘦削无比,细细眼睛、修长胡须,混似个偷油的老鼠一般。

    这人乃是这兴元府最大的地主,家中自由千亩良田,更有佃户数百,可谓是势力庞大。

    “舒潜,你都这样说了,那萧大人的邀请咱们当然得鼎力相助。依我看。那斡烈兀术答此次前来不过是求财,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每个人都出些钱粮送与他,这样的话我想那人自然会绕道而走吧。”又一汉子说着,这人倒是和之前两人一看就是不经锻炼的样子相反,一身肌肉相当结实,应当是长期锻炼的主儿。

    而他乃是贩卖青盐的盐户,附近百八里地的盐,全是此人自西夏之处贩卖过来的。

    旁边一人连连点头,对几人回答显然是无比赞同:“正如窦侯所说的那样,打打杀杀终究不是好的。更何况,若是被那家伙打入这里,那么我们幸苦半生的基业可就全毁了。不管怎样,先度过这一劫再说吧。”合着别人不太一样,这位却是一身儒士打扮,身上更是带着折扇、玉坠之类的饰品,令人透着几分高雅士子的气息。

    “没错。查苑的话正中心怀。既然如此,那我出一万贯钱如何?”

    “我出三万贯钱,再加上一百担粮食。”

    “我出两万贯,青盐的话,可以商量。”

    “一万贯,毕竟家小,只能如此。”

    “…………”

    几个人也没等到萧逸发话,商议了一下就定了接下来的计划。

    “各位。”见着几人一副兴高采烈甚至现在就打算这样做的样子,萧逸想着昔日里那所谓的合议以及盟约,顿时觉得有些荒谬,自旁边破了一桶冷水,说道:“若是依照你们的方法,那不过是扬汤止沸、饮鸩止渴,根本派不了半分用途。更何况对方目的不知,若是如此轻易就做出这等行径,只怕会被对方要挟,跌个粉身碎骨。”

    “嗯,萧大人。您这样说那可就不对了。”

    窦侯不觉有些不满,见到其他人怂恿样子,也起了胆色直截了当说:“我曾经入过金朝境内,知晓那地境一直都是混乱不堪。流民、匪军、官兵,个顶个的都是奸猾无比,贯会搜罗钱财。若是一言不合,更会持刀相向,我这胸口一刀就是被那金兵个伤到的。”

    说着,他将胸前衣衫解开,露出一道横贯胸前的疤痕,继续说:“可以说对那些家伙的凶狠程度我是相当了解。就凭我们兴元府,是断然难以和对方抗衡的。既然如此,为何不破财免灾,且让对方退去,好争取足够时间呢?”

    “没错啊。这计谋也算不错,如何不成?”旁边几人亦是练练怂恿,显然对那城外的兵马畏惧不堪。

    他们早就过惯了舒坦的日子,若是要拿起刀兵和那些凶悍之徒对抗,简直不可能!

    “哼!”

    看着这些人表现,萧逸整个人眼睛都透着光火,毫不犹豫就是训斥起来:“你们这群人,就知道这些话。但是你们知不知道,对方可未必就这么好说话。正所谓人心难测、更有谚语有云‘人心不足蛇吞象’。若是对方瞧出了我们的胆怯,只怕会狮子大开口,直接抢了整个兴元府。至于你们,只怕会被对方抓住,在折磨中将自家东西全都献出,至于你们的家人也甭想着能够安稳过下去。他们只怕也会一并被贬为奴仆,任由那些士兵驱使、使唤。”

    蓦地,他将那惊堂木一拍,吼道:“靖康之耻,你们难道就忘了吗?”

    然而那一声却始终无法将几人唤醒,个个都是一脸不明所以,目光透着不屑,显然没有当作一回事。毕竟在这些人的脑袋里面,可从来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若是一贯、两贯都不够。

    那就在给三贯、四贯!

    总之,只需要满足对方的要求,那么肯定就会保证自己的利益所在。

    这种商人的思维,早就第烙入了这些人的骨头之中,一时半会儿的根本就难以清楚。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传出几声喧闹。

    萧逸一惊立刻站起,就见远处丢来一个尸体,“砰”的一声落在地上,鲜血满地骇的人心惊胆颤,着目望去,就见远处数十位人影闯入这衙门之内,手中握着斧戈,正和那些厢军、衙役厮杀,中央一个手持长枪的更是骁勇无比,只是一枪就将挡路几人全部打死,直接朝着这边闯来。

    “战争,这就开始了吗?”

    望着这一切,萧逸感觉背后发冷,简直想要朝天大笑三声。